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14章 炸鸡很香

第14章 炸鸡很香

  很顺利的扒下了围栏上这几只丧尸的衣服,把其中一件看起来比较干净的扔到小女孩的头上,小女孩蒙着脸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嘟囔了什么,扁着嘴,乖乖的把衣服给穿上了。

  我手上拿着刀,很锋利,把衣服对半分割,然后一左一右套在了袖口上,看着站在身后的小女孩叹了一口气,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做出凶恶的表情。

  “跟紧点,等一下我可顾不了你,自己看着点。”

  小女孩缩了一下脖子,把脸沉在了衣服里,手上却紧张的攥紧了裤缝。

  我没有在理会小女孩,毕竟要到达那一个冷冻库,还有一段稍远的距离,在此期间有两辆大货车拦在中间,货车上方有好几节被吃了一半的人,此刻早就已经腐化,变成干巴巴的干尸。

  在这个乱世里面能够活到老是一种奢侈的想法,就连自己的死法都不知道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说不定很有可能下一秒就变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因为天气开始回暖,并且太阳出现的缘故,这里的味道很大,那几句被扯的凌乱的尸体上方围绕着各种各样的苍蝇。

  就像是秃鹫一样,吃着这一具尸体过活,只是这具尸体看起来也没什么食欲,毕竟都已经干枯的不成样子了,也不知道这些苍蝇什么的是怎么活下来的。

  小女孩跟在我的身后,亦步亦趋,我倒没有刻意去忽视,而是在警惕身后的同时,观察了一下小女孩的动作。

  对方虽然看起来柔弱,但动作却有意无意的紧跟在我的影子里面,几乎是一脚一步全部都踩在我的影子,被我的影子包裹,根本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样子。

  估计是这样能够让对方感觉到更多安全感,我也没有怎么在意,而是把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其他方向货车的下方有一两个穿着保洁衣服一样的丧尸朝这一个方向走过来。

  动作幅度并不大,但却很顺畅,和在广场那一个区域看见的丧尸僵硬的举动,完全颠覆,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丧尸脸上青灰色的颜色,和身上基本上都没有一点正常的部位的话,我甚至很有可能会直接把这些丧尸给当成正常人。

  我把小女孩护在身后,用手抓住了她的衣服,就像提小猫一样,直接把这个小女孩给提了起来。

  倒不是我愿意这么做,而是小女孩刚才差一点就踩到了塑料瓶,目测那一个丧尸离我们两个人的距离并不远,差不多也就10来米,我可不愿意让对方发现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不同。

  让丧尸认为我和小女孩只是路边一个不起眼的垃圾就够了,毕竟我没有胆子确认现在这种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丧尸,究竟是不是会在其他的能力上也产生了一定的变异。

  越把危机因素排除在外,我就发现在我踏出那一扇门之后,所发现的世界越来越诡异,这个世界似乎并不像之前无线电里面展露出来的那一个样子。

  耳麦上电子流不断滋拉的声音,吵得人头疼,但我并没有选择把耳麦放下,说不定能够在一些其他插播的广播里面了解到当下环境的变化。

  就这样我和小女孩僵硬的站在原地,任凭眼前的这几个保洁丧尸,一点一点的离开我们的眼前,直到在这一条路的最末端消失的不见踪影之后,我们两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在此期间,小女孩的做法出乎意料之外的淡定,根本不像我之前看见的那一个会,因为一只猫咪的死亡而痛哭流涕,甚至引起了很多丧尸的围攻。

  如果我和小女孩没有及时离开那一个地方的话,估计我们两个人就直接被围困在那里。

  “安静,懂?”

  我把小女孩扯到自己的脸前,对她小声翼翼的说出了这几个字,小女孩点了点头,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我,仿佛是在说我吵的样子。

  “一边儿去!”

  我一口气哽在喉咙里面,不上不下,挥开对方试图牵上我的手不耐烦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家伙就是有办法能够挑起我的怒火,也不知道一路以来,到底是怎么能够这么平安的活到现在的?

  要不是我会看人,估计还真的能够被这一个小女孩给哄得一愣一愣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小女孩绝对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虽然才10岁,可10岁的小孩子在这个时代有有什么东西是不知道的呢?

  光一个手机就足够让再小的孩子了解到这一个社会上的各种各样的事情了,信息高度发达的后果,就是让越早启蒙的孩子越能够了解这一个社会上的方方面面。

  就是不知道这种好处究竟是能够给这些孩子带来更加光明的未来,还是能够让这些孩子过早接触所本不应该接触的东西。

  不过现在再来谈论教育和这个时代的发展,就太过于想当然了,我倒希望自己还是曾经的一个社畜,整天除了上班咖啡之外,就是喝点小酒在酒吧里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沦落到带孩子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活下去,实在是太过于强人所难了,更何况我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够养活自己。

  没有心理负担的走在前面,至于这一个小女孩究竟是死是活,我才懒得管呢。

  握紧了刀柄,从货车的右下角绕过去货车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敲击着,我并没有理会,我原本是想要从货车的前方离开的,但是鉴于车窗玻璃破碎了一片,说不定很有可能丧尸受到刺激之后就会从里面破窗而出。

  尽管我不认为这里的丧尸像我之前遇到的那一个小女孩,丧尸一样会感觉到痛,但只要有机会,我想这些丧尸是很乐意可以直接把我给生吞活剐了的。

  幸运的是在第二辆车上方并没有其他的丧尸,除了几个死人的脑袋悬挂在一边之外,其他的一切安好。

  至于那种把脑袋给吊起来的样子,我并不认为是丧尸做的丧尸可没有这么聪明,而且吊挂的手法一看就是特别老练的屠夫。

  刚一看见第2辆车的时候,我差点没被这一个人头给吓得尖叫,这么大一个人了都还没有旁边的小女孩淡定,让我羞愧的同时不免认真的观察了一下这些脑袋。

  一连串的全部都是男性,死的时候眼中还表露出特别惊恐的样子,就是不知道把这些脑袋掉挂起来的人究竟是心理变态,还是因为这一个末日的到来而产生更加疯狂的想法。

  脑袋下方有一些肉芽,就像是原本脑袋应该要在丧尸末日到来的时候再次变异的,但最后却不了了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烧焦了一样脑袋的封口全部都被封上了一层黑色的胶。

  有效的阻止了这种变异的出现,还挺好用,我认为这一个杀人狂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根据每一个脑袋之间吊挂着的那一个悬挂线的距离和长度来看,一丝一毫特别精确。

  用手触碰了一下,脑袋有一点晃动,就是不知道那一个疯子把这些脑袋这么挂着,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是真的为了恐吓还是觉得这样子纯属是更美观一点?

  所以这家伙还是一个特别完美的艺术杀人凶手?

  呃,在我陷入思考的时候,旁边的小女孩扯了一下我的衣角,然后把手给指向了我们要去的那一个目的地。

  也是随手拨了一下脑袋的下方上面的胶水顺着我的指尖流到了手臂,有点刺痛,但总体来说还好,随便用衣服一擦就干了。

  就有一点稀奇的是,这些液体居然到现在都能够保存到如此流动性完好的样子,我摸了一下小女孩的脑袋,顺道也心安理得地蹭了对方的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很没有精神。

  看着小女孩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我就心里面暗爽,这就是报复!活该你头发乱!

  要知道根据传统定理,无论是七老八十还是刚出生的婴儿,只要是女孩子绝对会注重自己的仪表,虽然不知道这一个定理是不是真的适合每一个人,但在我观察中这一个小女孩绝对属于其中一类。

  心情都好一些,我可不会觉得自己的这一个行为不耻,给这个小女孩找一点心情糟的小事儿还是不错的。

  怀着这种心思,我和小女孩顺利来到了冷藏室,有一个透明的小窗小窗可以从外面进去的,看见里面前半部分的样子,前半部分有一些黑色的液体在地板上一面已经被冻成了冰块。

  足以想见这里的温度在经过了一年左右,说不定已经达到了一个很低的温度,我裹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虽然是从丧尸身上扒下来的,但还算暖和。

  小女孩也有样学样的,学着我的动作来了一下,看着我从透明窗户看进去的时候也扒拉着旁边的小台子跳了上来。

  “叔叔,我们是要进去吗?”

  等一下。

  叔叔?

  仿佛有点耳背,话说按照我现在的年纪,虽然和着一个小女孩的确是差了很多,但听到这一个名称的时候,总感觉好像有一点不爽。

  “没错。”

  小女孩立刻闭了嘴,倒是挺会审时度势的,只是在我动作之前率先敲了一下窗户,把窗户的一个边角给敲开之后,里面突然就冒出了一顿好大的味道。

  死鱼混合着臭袜子,在夹杂着一些海带丝和看起来像是厕所一样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相互交杂,然后放在大热天里面烘托了一下。

  这种味道简直绝了。

  我tmd就直接当场吐了。

  脸色青黑,再给我件破烂衣服,我都现在都可以直接去cos丧尸。

  主要是我胃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压缩饼干能够支撑这么长时间的消耗,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我背包里面的物资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可能拿出来。

  能够顶一会儿是一会儿,只是吐出了一些胃酸,然后用旁边的矿泉水润润喉咙之外,身上难受的感觉好了一点。

  看着这个冷冻库,我不免皱紧眉头话说这里不是冷冻库吗?老子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结果却tmd告诉我,这里的冷冻库已经坏了,里面放着的东西全部都腐烂了?

  仔细绕了,房子周围一圈发现在上方的一个有关电线一样的东西,全部都被切断供应,特别齐整的菜刀口,还有旁边被菜刀磨出来的痕迹特别明显。

  估计是有人在此之前就已经把这里自动供应的发电机给抬走了,不然的话,也绝对不可能会让这一个原本就应该可以自动续航的,冷冻室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也不管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丧尸,反正我们的这种目的地必须要更改。

  这地方根本没有办法藏人!

  我用力的按压住疯狂跳动的青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这一个冷冻库没有用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必须要去寻找另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一到晚上丧尸的活动范围还有活动时间会加大。

  晚上是最不安全的,现在看时间已经到下午快到傍晚了,如果我们还不能够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晚上就去给丧尸当口粮吧。

  现在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冷冻库的旁边是一个独栋的居民楼,上面有很多看起来像是蜘蛛网一样的痕迹。

  这一块区域比较靠近旁边的小树林,小树林,又在第2次变异形成了一大片的类似于原始森林一样的地方,而这里就是连接那一块区域的地点,说不定有很多动物也产生了变异,所以我不选择从那里开始走。

  倒是这一个冷冻库对面的一个看起来像是特别小的砖瓦楼,引起了我的注意,砖瓦楼看起来一点都不如原本的大楼坚固,但里面的各种东西确实应有尽有。

  能够满足我所需要的一切东西,眼前一亮,这就叫得来全不费工夫,哦不对,简单来说就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让小女孩呆在外面等我,我自个独自先进去探索一番,或许是因为这里原本是一个老人在这里居住的,除了一些看起来像是老人衣服的东西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物品了,估计就是连那些在末日逃生的人都觉得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捡的,简单来说就是穷的连强盗都不愿意来这。

  旁边还有零零散散几户像这样子装瓦楼一样的地方,而在此之外还有好多个独栋别墅,上面有很多正在晃动的声音,我不敢上去。

  用木棍把窗户上面的一些原始锁给翘好,然后大门一闭,再用一些坚硬的石头堆在上方这里就形成了一个稍微比较密闭的空间。

  这里还是有一点缺点的,那就是这里的装瓦不知道会不会被有一些天赋异禀的丧尸跳上来,然后压掉,这点担心很快就被我给掩盖了,然后在后门那边留了个小空间,一旦有丧尸想要进入或者说已经进入的话,那么我和那个小女孩就可以直接从这一个方向利用机关离开。

  原本我还挺疑惑,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房子,但后来想到这里其实是一大片钉子户居住地,就能够理解这里为什么会有好几个看起来一点都不伦不类的房子出现了。

  我把门打开,小女孩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会儿,才舍得迈开脚步进来,注意到这一点,我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不就是担心我有没有被里面说不准存在的丧尸给伤到。

  这里根本没有疫苗,也没有任何可以抑制丧尸病毒的传播的东西,也就是说一旦被伤害到,那就肯定会变成丧尸,如果变不成丧尸,那么也是个死人无异。

  米缸里面有几只小老鼠,是白色的,也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宠物老鼠跑出来了,在这里把大多数的米全部都给吃了个干净,生了几窝胖胖的小崽子之后就在这里定居了下来。

  “喂,吃老鼠吗?”

  我用手抓住了其中一只老鼠,白白胖胖的大腿,把头转向了旁边脸色僵硬看着我的小女孩,一脸不可思议地冲着我说。

  “吃吃吃老鼠?”

  “废话,这里又没有其他可以吃的东西,不知老鼠吃什么,难道你指望着我给你吃的吗?怎么可能?你不要想太多了!”

  听我这么说,小女孩还是坚持着自己原来的想法,认真的朝着我摇了摇头。

  “……不吃。”

  我挑了挑眉,把不断疯狂抖动的小老鼠给丢了回去,被我放生一马的小老鼠立刻从边远的缝隙给逃走了,拍了拍手。

  好吧,刚才只是逗逗小女孩而已,这种在末日里面还不知道身体会不会发生变异的老鼠有没有毒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把这个东西拿去当成肉食呢?

  我可不是神农,尝百草,结果最后直接把自己给毒死了。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之前的一男一女,说的那只蜘蛛的腿是鸡肉味一样,那嘎嘣脆的声音听得我直流口水,顿时特别想念某肯基,早知道会变成现在的这种境况,我肯定在末日前叫一桶大炸鸡吃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