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13章 小女孩

第13章 小女孩

  天蒙蒙亮,我背着皮包,穿着皮衣在广场的右侧吃着易拉罐里面的水果罐头。

  这两天雾霾清晰度比较好,可以让我更加方便躲避其他的丧尸,脖子上面围着一层用铁片制成的钢圈,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护我的脖子不会被这些丧尸给咬破。

  之前脑袋掉了那件事还是让我心有余悸的,我可不想自己死的那么凄惨,就算是变成丧尸了,至少也要留个全尸。

  我带的最重的物品,除了水之外就是充电宝了,主要是无法确定我在前进路上的房子里面是否有充足的电源,谁让手机那么重要。

  基本上我的所有路线全部都规划在地图上,一旦有什么意外事故的话,也可以让我更加轻易的分辨逃跑的路线。

  在信息化的时代,如果真的像电影里面对周围的东西一问三不知的话,那么才是真的完蛋了。

  一口饮尽罐子里面的水果,甜滋滋的感觉,带着些许的酸味弥漫在口腔,下意识舔了舔嘴,恰好看见了罐头底部的生产日期。

  难怪我说怎么会感觉到有一点酸,原来生产日期是两年前的啊。

  ?

  等一下,tmd两年前?

  我操都发酵了好不好?

  嘴角抽搐的把罐头扔到了垃圾桶,看来以后筛选物品应该先看一下保质期,尽管我这种做法看起来太过于奢侈,在这种末日里,有点吃的东西就已经很不错了,甚至还有很多人是饿死的,而我还在这里嫌弃保质期?

  估计那些被饿死的家伙,就算是从泥里面爬也要爬出来找我算账。

  抓了把头发,肚子没有感觉到不适,从下往上看,天上的大鸟往侧下边划过,带起的风浪把我帅气的头发都吹到了另一边。

  往后退了退,躲在阴影里,戴了口罩,也带了手套,浑身上下就连一点皮肤都没有露出来,我认为此刻我应该是安全的。

  大鸟用爪子抓了地板上面的几只丧尸后又飞起,估计是去喂那几只小鸟,我沿着墙角边一点一点往前走。

  有两只离我离得稍远的丧尸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看起来我全身上下的防护还是做的比较到位,只要我不露出气息那么这些丧尸就很难闻到我的味道。

  主要是之前我也做过了一回丧尸,比较有经验,能够了解丧尸在什么情况下会对人体产生一定的免疫功能,就是什么时候闻到人血就不会那么兴奋,不会那么冲动。

  小心翼翼的绕过了旁边的木板,从这个方向继续往前走,有无数的高楼穿梭其中,有点棘手,我拿出望远镜仔细勘察了两边大马路的通道。

  左上角是之前的那一家食品站,上面还摇摇晃晃的走着好几只理想的丧尸,不仅如此,食品站里面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影子,估计还有其他的丧尸也围困在里面,一旦门被冲破,那么很有可能等待着我的就是接二连三的丧尸浪潮。

  右下角是一片宽大的马路,望远镜没有办法看清楚两边的居民楼里面是否有聚集大量的丧尸,只能够从路边晃荡的零散几之中看出,比起另一边,这里还算是比较安全的。

  我可不敢大摇大摆的在丧尸中过去,所以只能够一点一点跟着丧尸离开的方向绕着,或者,制造另一个稍大的动静引起这些丧尸的注意?

  这个计划可行。

  我拿出了压箱底的自制手榴,用一个铁片一样的小布包包着,外围闻起来有点像硫酸,但实质性触摸起来却并不会腐蚀人的手掌。

  里面混合了一些其他的话和物质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只不过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小儿科罢了,把这个东西用牙齿咬开,另一只手拿出矿泉水瓶,把小袋子给装进去,切割对半后,瞅准左上角的方向扔了过去。

  轰隆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声,果断引起了大白天唤醒了些许知觉动作的丧尸,沿着旁边的路边缘的丧尸,直接朝着我计划的方向跑了过去,把手心的汗往旁边的布料蹭了一下,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跑动着。

  居民区有一些门是开放着的,也有一些是锁着的,我专挑那些门被锁住了的方向前进,绕过两辆自行车就可以看见马路的末尾,那里是一片小树林。

  用手紧了紧背包,浑身上下不露出一丝懈怠,只要没有到达目的地,提着的一口气就绝对不能够松开。

  墙壁上全部都是黑色的血迹,用手蹭了蹭,路过比较低矮的一个小窗户,下方的墙壁上画着好几个救命的字眼,血淋淋的看起来就像是恐怖片里面的场景。

  硬着头皮走过去时,突然间从窗户里面伸出一只苍白的手,就像在这个时候专门等着我一样,吓得我魂不附体,不到两秒,这只手臂又缩了回去。

  可还没等我松一口气的同时,这只手又突然的出现,如此反复,每隔2到3秒,反复出现,又反复收回,无限循环。

  我:……

  好吧,继续往前走。

  我捏了一把脸颊,试图让自己的精神和注意力更加的集中,其实我现在也没有离开太远,身体就已经感觉到轻微疲惫。

  用脚两个地板上面攀爬的蚂蚁,全部死透了,在这场生物进化中,估计也就只有这几只蚂蚁,还亘古不变的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等我彻底离开这一段路,来到小树林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冒冷汗,我有一点低血糖,多希望生物进化的时候能够把我给捎带上,这样子的话能够让我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强壮。

  从口袋里面抓出了一把牛皮糖,丢到嘴里嚼了起来,缓解了眼前的眩晕,小树林原本是一个人工造景的园林。

  上面有的时候因为广大市民的猎奇和好奇心,在除了美观整齐度之外,也增加了一些其他的休闲活动,就有一些普通市民自家养的植物全部都会放来这里,来举办所谓的植物观赏大赛。

  不巧的是举办这一个大赛的那一天,正好就是末日开始的初期,零零散散的堆了好几盆,看起来特别漂亮的花草,只是经过了这一年的风吹雨打,全部都变得特别的粗糙。

  有一两个很有意思,第2次进化变成了巨型食人花,然而说是食人花却在我路过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看到我一样,恰恰相反,反而是一直追着我的那一只闻,到了我味道的丧尸冲过来时,被这只食人花给一口咬下。

  这也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猜测的食物链必须要循环闭合的理论,只是看着这个食人花,我还是会感觉到有一点毛骨悚然,快马加鞭的离开这个区域。

  在这个地方大部分是一些老年人丧尸,除了刚满月的孩子之外,没有太大的攻击力,这些老年人丧尸想要追我还差了点,直接被我一棍子给打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就在我心情稍显放松的时候,远处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哭泣,声音很尖,就像是夜半女鬼在床边不断尖叫,搓了搓鸡皮疙瘩,任何一个在我视野范围内的东西,全部都会引起我的注意。

  不过我迟迟没有看见那一个声音的发出地点,看了一下天,因为现在是上午的原因,太阳出来后还是会有一点温度的。

  所以我就纳闷了。

  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呢?

  皱着眉头左顾右盼,最后在五点钟方向看到了一撮毛。

  神情冷峻,拿着刀,一步一步慢慢的朝那个方向走去。

  脑子却在不断疯狂思考,丧尸还能发出这种声音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一次净化中丧尸也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某种不可预知的变异?

  边走的过程中,一边把手机插上耳机戴在耳朵里面,听着里面的最新广播,除了开头嘈杂,一连串的声音划过之外,接下来就是一个女人时刻警惕大家不要抛弃希望,并且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到达某个地点会合的声音,没有什么新意,所以我摘下了耳机,脚步停顿。

  当越过茂密的草丛后看见背着我身子坐着的那一个小孩子后,脑袋突然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间撞击了一下。

  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过来,吃痛的用手抓住脑袋,就接二连三的再一次遭受到了石头的重击。

  “卧槽!”

  透过手缝看清楚眼前的这一个小孩子之后,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连忙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大喊。

  “停!”

  “哎哟,等一下,等一下!别打了,我是人,我不是丧尸!别误会啊,喂,小鬼!”

  在我冲着对方喊出了这句话之后,果然没有遭到袭击,然而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尖锐的哭喊声,对方一个熊抱直接抱在了我的大腿上,直接把眼泪鼻涕抹在了我的裤兜,那滋味真的叫一个酸爽,一点都没有刚才把我给当成陌生人来警惕的戒备。

  重点是哭喊的声音,那叫一个惨不忍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在这里鬼哭狼嚎,鉴于对方的声呗实在是太大,我只能够出此下策,一把用手捂住了对方的嘴。

  小孩子瞪圆了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我一脸难以言喻的看着自己的裤子,那一块地方湿了一大片,还没等我开始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孩子,对方就牙尖嘴利的咬了一下我的手,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归根结底是因为我手上戴着的手套还比较厚实,像脖子一样我在手上装了钢板,这下子到底谁折腾谁的还不一定呢。

  一刹那小屁孩眼泪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哗啦啦的流了下来,挣脱了我的束缚后,捂着自己的嘴,又想嚎啕大哭,被我一瞪立刻止住,要哭不哭,委委屈屈的控诉我。

  “你你是坏人!”

  我……

  微笑。

  不过鉴于我此刻身上全部都全部武装滴水不漏的缘故,被这么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像是一个坏人也是很正常的。

  心态调节良好,反正在这末日以来的一年里,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只不过是被骂做坏人而已。

  是的,我的心态很好。

  不过在我让自己努力保持平和的态度时,好好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一个小女孩,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污渍,如果不是对方的父母把这一个小女孩保护的很好的话,那么就是这一个小女孩有什么问题了,只是鉴于这一个问题,我更倾向于对方的脑子有问题,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这一个让我恨得牙痒痒的存在。

  除此之外,小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把小脸露出来的时候,看起来特别可爱,眼珠子是蓝色的,不知道是混血还是其他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个10岁左右大,眼睛澄澈一片。

  就像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个混乱的世界,当然,也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实在是太会伪装,在同等情况下,老人和小孩总是更会让其他人忽视。

  更让人注意的是,在这一个小女孩的身边有一只黑色的猫,很熟悉,感觉像是在哪里看见过一样。

  只是这一只黑色的猫躺在地板上面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像是死了,所以刚才这一个小女孩是在为这只猫死了伤心?

  一脸难以置信,在这么危机四伏的末日里跑到大老远的小树林里面来,就是为了把这一只猫给埋了,我都看见在小女孩身后挡着的那一个小坑,不大不小,刚好可以把这一只猫给装进去。

  同时我也没有忽略,刚才在我想要靠近的一个小女孩还没有发现对方的时候,对方比我更加率先做出的反应。

  毕竟那个时候我还根本不清楚这到底是人是丧尸,脑袋就直接被对方给敲了个大包,由此可见,这个小女孩的反应能力还算是不赖的。

  我叹了一口气,摸着小女孩的头发,蹲到了对方的面前,因为脑袋上戴了口罩的缘故,说出来的声音有一些闷闷的。

  我嫌弃这个东西不透风,所以直接把它给摘了,毕竟小女孩的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新鲜血液的家伙站在这里等同于一个特别明亮的闪光灯,简直就像是在对丧尸说快点来吃,我难怪我刚才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那就是在越往这一个方向的时候,丧尸感觉更多了一点。

  好在这里没什么风,要是有一大风直接把我们两个人的味道给吹出去的话,估计会引来更多的丧尸。

  “走,跟哥哥走吧。”

  不需要多说什么,这一个小女孩一个人在这里就已经可以了解很多事情,周围的居民区虽然看起来比较靠近,但在我过去的时候特别安静,安静到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

  小女孩并没有拒绝,而是被我握住了手心,一点一点拉扯了出去前提是我书包里面掏出了另一个口罩给这一个小女孩,给戴上顺带着把小女孩身上的帽子给她把头发给兜了起来。

  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小女孩除了我给他带了个口罩之外,浑身上下也被包的严严实实,手掌心的右下角是用超市里面的保鲜膜给捆了起来,这种感觉其实是很不好受的。

  但不可置否的是能够极大有效阻止味道的散发,一圈一圈在我把小女孩手臂上的衣服扯开的时候,发现全部都缠绕到了手臂的上方,就是不知道在身体上有没有这些透明的保鲜膜。

  我当然不是bt,所以也不可能会在这个地方把小女孩的衣服给扒了,要是真的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来,我可以断定对方绝对活不到现在。

  别看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像是特别傻乎乎的,随便让人稍微牵一下手就乖乖的离开了,但这种熟练动作却让我感觉到心惊。

  在这个末日里面有很多东西都在一一点碎,然后打碎重组,我不知道现在的这个世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我可以清楚的判断,经历了末日的人绝对不可能会像原本的那个样子单纯了。

  没有说话,主要是害怕声音会引出其他丧尸的注意。

  我拿出手机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即将要去的那一个地点,小女孩就乖乖的站在我的身边,双手捧着原本属于我的午餐。

  在看了我一眼之后,乖乖的低下头去吃,很安静,就连吃东西也没有发出较大的声音。

  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手机上面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就是我等一下即将要到达的安全点,至少在我认为算是比较安全的,那里是一个独立的仓库,仓库里面或许有一两只丧尸。

  但绝对不可能会多,因为那一个仓库是所有人一般都不怎么会去的冷冻库,这并不意外,一般来说在居民区的某一个区域会有一个集中点的供应区,就算那块区域有丧尸在,较低温度环境下,丧尸的动作也绝对不可能会像平常一样迅速。

  确认好方向,我开始在周围找寻较厚的衣服,前面就有一两个栏,杆上悬挂着几只,看起来有一些滑稽的丧尸,死的时候太过于凄惨,像是被某个东西连串的串在了栏杆上。

  嘴角发笑的同时,又不免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