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12章 肚子有点撑

第12章 肚子有点撑

  要说我的感受,就像是一口银牙打碎咽在血口里面一样难受,这不成心在跟我作对吗?

  要是有块豆腐,我都能够直接秃噜的撞上去。

  身后的丧尸一波接着一波踩着我的身体跑了过去,脑袋被死死砸在地上,眼前一片眩晕。

  不对,我不是应该是丧尸啥知觉都没有吗?怎么又会晕了?

  随着这个一闪而逝的念头,往脑海里面乱窜之后,眼前一片模糊的景象逐渐发生了改变,面目狰狞朝着我扑过来的丧尸被某种东西直接切成了两段。

  像切胡萝卜一样嘎嘣脆,飞溅起来的黑红色的液体就像是番茄酱一样鲜艳,或多或少加了点酱油,涂在人的身体上,莫名的让人感觉到有一点香。

  不对,我怎么会有这个念头。

  一瞬间回过神来,我又回到了天台。

  鬼知道刚才的那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旁边的大鸟举着巨大的爪子,把另一边的丧尸给踩在了脚底下,还有半边被某个东西给拖住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逐渐减少。

  后背发凉,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还好,我的脑袋没有被砍成两段,身体的每一个关节也很正常。

  朝大鸟的方向看过去,也不知道大鸟究竟是什么意思,用脚底下踩的的这一半截丧尸朝我的方向扒拉了过来,就好像是在说让我把这个东西给解决掉一样。

  解决个毛线!

  我能怎么解决?

  仔细一看,另外半边的那个丧尸被几个毛茸茸,不对,准确来说是湿漉漉的东西全部都给生吞活剐了。

  虽说看起来个头挺小,但整个身体却在一定程度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膨胀起来,或许是因为吃的东西过多的缘故,在身体膨胀到一定的巅峰值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球。

  如果不是这些小家伙身上毛茸茸,还有特别轻易辨认的体貌特征的话,我肯定会认为这玩意儿就是头猪。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大鸟又把丧尸往我的身边扒了过来,与此同时,丧尸的爪子锋利无比,快准狠的朝我的脸上狠狠地来了一下,要不是我的老腰在这个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我估摸着就要去见上帝了。

  大鸟看见我躲闪的样子,一脚踹在了这一只丧尸的手上,整只丧尸就被对方的爪子给彻底碾成了肉饼,看起来极为凄惨可怜,好在除此之外,大鸟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有一点疑惑,似乎在疑惑,我这只幼崽究竟为什么不吃饭?

  我……

  我不饿。

  只能够微笑。

  天知道我宁愿自己不要去明白这一只大鸟脑子里面想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敏率值又更高了,还是我对事物的观察本身就是这么厉害,我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从这一只大鸟的行为举动中看出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简直……太让人高兴了。

  哆索着双脚让自己可以更加冷静的站起来,我用浑身上下避让的动作表示我不需要这些食物,大鸟似乎是接收到了我的想法,看了我一眼之后就扑棱着翅膀飞走了,留下这几只小鸟,还有我,还有一只丧尸的尸体躺在天台上。

  其他的小崽子似乎很亲近我,主要是因为在第一眼的时候就把我给当成了母亲,叽叽喳喳的想要往我这一个方向冲过来,不过一个一个肥的跟皮球,要是撞上来,不要说我的老腰了,就连我的脑袋都可以,有可能会变成地板上面的那盘肉泥。

  所以我一股脑的直接把旁边的东西给扒拉了下来,摔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往旁边去骑,在圆滚滚的球要撞上之际,从旁边的缝给丢了出去。

  唯一不好的,那就是地板上面有很多灰尘呛鼻,差点没把我给咳死,泪水就像是根本不要钱一样,拼命的往外掉。

  其他几只小鸟把地板上面的那摊肉泥给堵到了一边,而我也就趁这些鸟在拼命吃东西的时候,偷偷的从另一个地方离开。

  不是我不愿意想把这些小鸟也给带走,只是这些小鸟看起来攻击力也特别的强大,尽管有第一眼的雏鸟情结,但谁知道这种东西真正养起来会不会是一个祸患呢?

  更何况我那里可没有什么吃的可以养活这些小鸟,倒不如让那一只大鸟来把这些小鸟给好好的带去喂养,而我只要在一边专心致志的偶尔上来给他们打个交道,让它们认识认识我就可以了,说不定我这个后娘养的还很有可能会轻而易举的取代他这一个亲妈呢,唉不对。

  现在究竟谁是后妈还不知道呢。

  呸,是后爸。

  总而言之,一脸难以言喻的从楼梯口的梯子上面下去,除了耗费了大量的体力,还有经历了一番胆战心惊的过程之外,对我其他的规划并没有太多的用处。

  地板上面全部都是乱扔的罐头,我捡起了几个朝窗户的一个小口,往外面扔了下去,也不管这个举动会不会在掉落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声响,从而引起其他丧尸注意。

  根据这一次突如其来奇怪的变化,我的心里莫名的有一种奇怪的恐慌,动物是最危险的。

  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对我展露出类似于亲近的现象,直觉告诉我动物是我的敌人。

  无论是什么动物。

  在这一次的变异过程中,动物进行了爆发性的增长,我不能够确认这一个楼层里面还有其他的动物,但我可以很肯定的是一旦继续这么增长下去的话,说不定很有可能会导致一种难以预料的后果。

  这个后果是我难以想象的,但当一个东西在无限之扩增之后,必然会出现某种限制,这是自然界的定律。

  可在天台上看见的那一个现象,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没由来的错觉,就好像这种变化将会再一次席卷世界。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把自己丢到床上,心里一沉,腰边有一个膈人的东西,拿起一看是手机。

  上面正不断的发出密密麻麻的震动,上面是昨天晚上写的计划日程表,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去做一餐还算是能够补充营养的晚饭。

  但我选择放弃,关闭日程表。

  我从窗户往外面跳往拿起望远镜朝远方的山脚下看过去,那里是两个城市之间的交界线。

  我无法确定刚才是否真正进入了那一只丧尸的记忆,还是另有其他可能性,令我很在意的就是那一个地方地貌特征,脱离了原有的样子,实际上在我刚才搜索电脑的时候,里面展现出来的资料和一年前的那一个方向的大致是吻合的,但还有一部分是不一样的。

  闭上眼睛仔细思考,那一块区域很整洁,一点都不像末日到来,甚至有一定繁荣的倾向,然而周围却出现了大部分的丧尸,我之所以会在最初断定这里应该是一年以前的末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一点。

  所有人眼中的恐惧根本不像是假的,同样他们第一次看见这种丧尸惊慌失措的样子,也根本不像是装的。

  一股没由来的怒火从心中不断涌起,这种感觉很陌生,就像是其他人的感知连接到了我的神经系统上,传达到我的脑海里面一样。

  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变得冷静,可惜这种方式没有用处,所以我直接往旁边的脸盆里面泼了一把水,冰冷的感觉让我脸上的燥热逐渐降温了下来。

  “烦死了……”

  泄气的坐在床上,一会儿后,我从地板上掏起了长刀,用毛衣把刀口擦拭了好几遍,顺道着在地板上面捡起了一两根试管。

  这些东西全部都被我散乱的扔到地板上,其实很多的东西都没有被很好的分门别类。

  这些试管是我在停车场那一块区域捡到的,遗憾的是在我捡到的时候那一个朝着我不断攀爬过来的男人,在短短的一秒钟内就变异了。

  所以我只能够把对方彻底碾碎,在惶恐中掏出了对方的行李袋,里面就装着这几款试管,上面写着镇定剂。

  在末日能够保持一颗冷静的脑袋是极为重要的,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能够控制好自己情绪的人,有的时候我总是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动作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为此也被别人在我的身上贴上了一个怪人的标签,其实在那个时候的我看来,只不过是做了一个解剖实验而已,把小白鼠的身体里面的内脏掏空,然后在一定程度上进行烘烤。

  这其实很有意思,有的时候出乎意料之外,小白鼠活得特别坚韧,就像是路边的野草一样,压根就没有死绝被我烤在火上的时候不断发出了尖叫。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女同学意外闯入了我的实验室,看到这一幕场景顿时尖叫了起来身后,其他几个要做实验的小伙子,自然而然就以护花之名把这一个女孩子给带走了。

  仔细想来,其实我应该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人,就连我自己也觉得我奇怪,有的时候我觉得在这一个世界上是不真实的,但有的时候只有通过一定程度的行为动作,才能够让我自己感觉到我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想要去回忆那个女同学的脸,还有那些学生的脸,全部都是一片模糊,就好像格式化的程序,硬生生的塞入我的脑袋,故意给了我设定了一个旁白背景。

  这应该是不正常的。

  我意识到了什么。

  但我没有说,只要留在这里,很多的东西都不会改变。

  镜子里面的我看起来还有点小帅,只是因为长时间未剪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有点邋遢,脸上没有伤口,就像是一个文弱书生一样,站在那里一点都不起眼。

  可现在是末日,在末日里面还能够保持着这种干净程度,一向是会引起其他人群的注意的,那些人在注意到我的这副打扮之后,总是会认为我是小白脸。

  除了小白脸之外就是大肥羊。

  他们不止一次的跟着我尾随摸上来,因为我知道简单通向上方的通道,而楼层里面的其他住户除了闭门之外就不敢再出来,我见过其中一个小伙子,试图联合在场的所有居住者,让他们一同抵抗。

  可最终提议的那一个小伙子却在所有人的掩护下逃走了,我也不知道哪个人究竟逃得了多远,只是等我在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他在一个食品站的附近变成了摇摇摆摆的丧尸。

  用手抓了张脑袋,庆幸的是这么长时间也来,虽然头发长了点,但我也没有秃顶的烦恼,比起那些平常工作看起来谢顶的家伙还算是比较幸运的。

  等我七老八十之后,也希望能够有这样子茂密的头发,但愿我能活到那个时候。

  抓了一把桌子上的匕首,把这个东西掏在了单肩包的后面,顺手就可以直接拐着弯拿到,将腿上盖了一些护膝,用绳索绑住。

  铁链子没有任何的用处,所以我直接把这一个东西扔到了一边,最有用的其实就是医疗包了,不过很遗憾我根本没有办法携带多少,毕竟如果从我这一个地方要去沿海岸口的话,还算是比较困难的。

  过多的负重并不能够给我带来一丝一毫的安全感,还有我这一头长发也需要剪一下了,拿起了剪刀随手往旁边剪了个利落的短发,胡须摸起来特别的扎人,习惯性的把胡子全部给刮了。

  因为我这里没有皮衣,所以我只能够穿着一些看起来比较结实的衣服,身后带着一些镇定剂,压缩饼干还有鱼罐头这种东西必不可少,泡面很香,不过遗憾的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在途中吃这种东西。

  我开始把这一个总统套房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给翻了个底朝天,不能够带走的东西先就地解决,能够带走的自然而然也要选择性思考一下空间和负重。

  明天我就要离开,食物不多,这连一个小书包都没有办法装满,从那两个人身上得到的匕首是一件不错的武器,考虑了一下,再次从书包里面掏了出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上面,用绳子绑了一下,以便我可以方便的使用,同样也不会妨碍我的行动。

  我想我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如果那个地方真的是幸存者的天堂的话。

  瞅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时间点快要过去半个钟头,用望远镜从上往下看了一下我即将离开的通道,那里没有很多丧尸的聚集地,尤其是最近出现异常巨大的生物,总是会把这些丧尸给吃了。

  也为我减轻了一点负担,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生物链的一种,再一次进化将食物链扩大化,并且基因更改的同时也颠覆了人类原本帝王的地位。

  一物降一物,说起来也挺讽刺。

  摸了一把脸之后,我进入了梦乡。

  这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睡得最香甜的一次,我梦到了一个女孩子,很有意思的是,那一个女孩子,和我之前在那一个丧尸脑子里面看见的女孩子长得一模一样。

  其实我也很奇怪,如果我之前是处于那一个丧尸的记忆的话,那么为什么我还能够行动自如呢?或者说我只是处于对方记忆里面的一个微小粒子,根本不重要吗?

  撇去了这些深奥的思考,我开始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一个女孩子,虽然对方是丧尸一样的模样,但整体看起来却总是有一种惹人怜爱的感觉。

  然而当我要触碰到对方的时候,对方却猛然间对我露出了獠牙,眼珠子红的,奇怪的是我很平静,没有产生任何恐惧的感觉。

  甚至不过对方的这一个看起来特别恐怖的样子,直接冲了过去,把对方给拥在怀抱里,下一秒肩膀一刺痛对方死死咬住了我的肩膀,然后一点一点把肩膀上面的肉给啃个干干净净。

  嘴角抽了抽,顿时我有一种感觉,特别后悔,早知道我就不跑过来抱着这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子了,而此刻有着这一个想法的我,瞬间被弹出外面。

  以第三人称的视角来观看的时候,我才发现刚才跑过去的其实就是在天台上看见的那一个丧尸,或者说不是丧尸,而是即将要变成丧尸的人类,估计那一个女孩子是对方的女朋友。

  心甘情愿做了对方的口粮。

  我应该要吐槽,就连这一个紧要关头都被别人塞了一嘴的狗粮,但我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心里面莫名的感怀着一种惆怅的样子。

  有的时候真正让人感动的,其实就是这些在生死紧要关头中都不愿意放手的执着,心里面空荡荡的,有什么东西没有,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失去了,看了一眼天空。

  天是红的,脚底下,血流成河。

  那一个女孩子似乎哭了,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是再眨了眨眼睛的时候,那一个男人变成了呆愣的丧尸,死死抱着那一个女孩子。

  就连变成现在这副面目狰狞的样子都没有选择放下,还真是感人的爱情呢。

  我摸了摸鼻子,这个梦还挺不错的,就是肚子有点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