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11章 丧尸狂潮

第11章 丧尸狂潮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你的脑袋里面不断的乱钻。

  细细密密的密集感在脑袋里面差点没把我给弄死,等到我大喘气的时候,发现眼前一片模糊。

  耳边是喘气的声音,旁边有很多人在我的身边擦肩而过,并且急促往前冲,仿佛在尖叫,又像是在逃命一样惊慌失措。

  我费劲的眨了眨眼睛,举头望过去,所有人的眼神中都露出了惊恐的目光,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伤口,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有什么东西把我给撞倒了,还没等我来得及破口大骂,我突然就意识到自己的喉咙好像有一点受伤了,用手摸了摸,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上面往下流了下来。

  紧接着我以一种特别奇怪的视角看着周围,那就是视线一歪,就仿佛我的脑袋以一种365度的一样倒转了回来一样。

  脑袋顶朝下,脸朝上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天空的颜色是红色的,就像是夕阳一样,让人看起来格外的不舒服,大片的火烧云染红了半边天。

  仔细的往身上瞅,在看清楚眼前的样子时,突然间一个惊恐的想法从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跳跃出来,我现在究竟是什么?

  事实上此刻我的姿势是脑袋在后背上,脖子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砍了,又或者说是被咬了,只剩下一点皮肉连接在身体脑袋,因为重量的缘故,所以自然而然的向下垂着。

  刚才撇了那一眼,我清楚的看见自己喉咙上的伤口在一点一点蹭蹭的冒出血来,味道还挺香的,最后仅剩的那一个骨头就这么直白的裸露了出来,白得吓人。

  卧槽!

  这tmd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鞠躬,眼珠子不受控制的左右乱跳,在脑袋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从下往上看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在我的身后有一大堆的丧尸。

  准确来说是在末日前的丧尸。

  难以言喻我此刻的心情究竟是多么的复杂,但可以清楚的看见在繁华之下分崩离析的那一刻,所有人恐惧的感官。

  诡异的是我心里面在恐慌了一秒后居然觉得还有一点猎奇的兴奋,我想我真的是疯了。

  左右不断摇晃的丧尸在最开始的时候动作也不是很利落,让所有人都震惊了,直到最后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了某种感染,所有人才意识到了不对。

  就有了我在最初看见的那些人,尖叫着离开的样子,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向上推了推,视野一片混乱之后,我双手扶着把自己的脑袋给搭了回去。

  除去最初开始的震惊之外,我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了一眼双手,还有衣服上的血迹,混在丧尸里面,压根就没有人会理我。

  记忆的最后一秒就是之前看见的一个丧尸朝我扑过来的样子,鬼知道我的滑铲到底为什么没有用?

  实际上在那一次打斗之中,我也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所有的记忆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雾一样。

  看了一下周围所有的丧尸,在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晃动着身体,一点都不像我有意识一样站在原地,除此之外我也会因为血液的香甜味道而难以控制地露出了口水,就好像有一个意识告诉我,只要我把这些东西给吃了的话,我就能够做到很多事情。

  这种感觉很奇妙,更奇妙的是,只有我一个人保持着清醒的态度,以旁观者的视角来观看周围的环境,我也曾经历过这一个恐惧的时刻,但一年以来的独居生活让我无法真正融入进去。

  毕竟龟缩在一个区域总是安全的,只要不去了解,不去刻意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这些东西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咽了咽口水,把欲望压了下去,我艰难的移开了,看着旁边被咬断了大腿的一个年轻人,不过我不动,不代表其他丧尸不会动,一窝蜂的全部都给拥挤了上去。

  仔细看这里的城市,或多或少有一些熟悉,站在原地扶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如果没有错的话,这个城市应该就是国际科院在的地方。

  里面有很多研究资料,出差来过一次。

  确认了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我立刻就冷静了下来,很快在外围,刚才逃跑的那些人中,同样出现了一批武装力量,那些人在强势的在外围隔离出来了一道红线之后,就让那些没有受伤的人离开。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身上佩戴着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不过据我刚才的观察,这些东西应该就是防止那些人受伤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不太好让自己的臆断直接就这么暴露在其他人的视野中,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差距,因为现在大部分的丧尸全部都跟个癫狂的羊癫疯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在大多数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这一个事情应该只是一种病而已,顶天了,只是在传染的过程中会发生某种不可逆的因子,毕竟在人类已经成为了食物链的顶端之后,大多数的地方总是会暴露出一些基因上的缺陷。

  只是这种缺陷一旦没有展露出来的话,那么就不算致命危险,就算展现出来了,在科技的力量还有医疗不断前进的方向下,根本就不算什么。

  总而言之,我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旁边的高楼,那边有一个垃圾桶,还有向上的楼梯,如果有人要来抓我的话,那么我跑上楼梯也应该没有问题。

  其他的丧尸对我的这一些刚刚涌现出来的新鲜血液都不感兴趣,也不知道他们喜欢的是鲜活的跳动的心脏还是怎么一回事,反正我自个儿闻起来还是挺香的。

  就像在我旁边拿起了一根,也不知道从谁身上拽下来的大腿,美滋滋的咬着的丧尸哥们一样,我有样学样的从地板上面拿起了一只手。

  就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个可怜的家伙落下的,把脑袋抵在墙体,然后一只手用力的扯在了一边扶好,另一只手就可以空出时间把这个手臂挡在自己的脸前。

  这个距离是我刚才精心计算好的,可以清楚的听见那些人究竟在说什么,毕竟这个警戒线虽然划分的还算是比较及时,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成了丧尸的缘故,我现在的耳朵听力还算是挺好的。

  一百米之内的距离压根就不算事儿,不仅可以清楚听见,甚至觉得自己跑步的速度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提升,在这种感知下,我心彻底惊了。

  等一下,话说如果丧尸在最初初期的时候就有这种能力的话,那么再次进化岂不是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加的凶残?

  不,不对,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出现了这种状况。

  “……请有序撤离,没关系……是的,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请放心……”

  旁边被厚厚的围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武装人员,原本我还算是能够听到那一个男人再说点什么的,但是很快那一个男人就把注意力全部都转向了别处。

  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我注意到那是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和我一样看起来像是丧尸摇摇晃晃的,可又一点都不像丧尸,因为她的身上特别的干净。

  就连我自己身上都是一片黑色的污泥,好吧,准确来说是被鲜血给染的深色的恐怖样子,这只丧尸看起来就像是特别惊慌失措,被眼前的场景吓得苍白的普通人。

  在想要穿过警戒线的时候,得到了强力压制,上面有一些人想要寻问这一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但女人根本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想要往前冲,毕竟外面还有很多的普通人,如果现在就采取非常行动的话,说不定很有可能会引起较大的反弹。

  男人立刻制止了正要进行火力压制的部队,让旁边的人递给了他一个望远镜,我却不需要望远镜,女人除了身上很干净这一点之外,长得特别漂亮。

  就在我顺着女人的脸一直向下看过去的时候,对方却突然的转过了脑袋,目光死死盯着我,就仿佛有意识一样。

  吓得我连忙后退一步,差点没把自己的脑袋给砸了下来,等到我再次扶好了脑袋之后,突然就听到了强力的枪响。

  一片火花带闪电巨大的炮轰击,直接朝女人的方向冲了过去,那是一个小型的类似于加农炮一样的玩意儿,女人身体瞬间四分五裂,被轰击之后摔倒在地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是的,已经搞定,确认,应该是物料作用,该死的那些家伙到底搞出了什么玩意儿?不行!”

  男人言辞激烈,被气的脸红脖子粗,愤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旁边临时建起的桌子上,在不断火力压制中声音断断续续,不过我还是可以清楚的听见这一个男人愤怒的咆哮。

  “有本事你们就把那个家伙给我搞出来啊!我压根就不知道这里到底怎么一回事,他妈的这是人啊!”

  “该死的,你们就不能给我想办法吗?都干什么吃的?”

  我默默的为男人咆哮咒骂的那一个家伙抱了一点同情的心态,不过现在这种事情也特别的棘手。

  因为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叹了一口气,身体往后一退,躲过了子弹后,我在墙壁的边缘看着旁边还在啃着大腿的老哥,撇了撇嘴。

  虽然我是想做出特别无奈的表情,但脸上的僵硬程度,肌肉坏死在一瞬间变成了面瘫一样的东西,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做出和蔼的举动。

  想要发出声音却只发出了赫赫,这种感觉就像是七老八十的老爷爷老太太在弥留之际发出的向死而生的渴望,于是我立刻就闭嘴了。

  我用手把脑袋向下移了一下,看见了一个老哥,身边除了那个大腿之外还有好几部手机,这不得不让我想起了一年以来我从来都没有打开的那一个软件,说不定这个手机里面的内容很有可能会和我现在的这个状态有什么关系。

  毕竟用的不是自己的手机里面打开的软件,也不是安装在自己手机上的,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抱着这种想法,我一点一点蹭到了那一个老哥身边,然后在对方无动于衷的状态中,一把抓住了旁边的那一部手机。

  上面有一连串的红色警戒线,和我刚才看见的,在外围竖起来的那些东西很相像,然而我忘记了,每一个手机上面都有保护锁,我又不知道密码,又不是真正的主人,指纹识别压根就没有用,泄气的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转而我又浑身上下把自己身上的东西给摸了个遍,两袖清风,掏出的口袋全部都是空荡荡的,裤兜都比我的脸干净。

  没办法,现在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如果记忆没有错的话,我刚才在醒过来的时候,手上应该拿着什么东西的,估计就是手机。

  不过可惜的是一不小心把那个东西给丢了,估计就在我之前站的那一个位置附近,我想要回去看一下。

  层出不穷的丧尸往警戒线的方向涌过去,除了那里的人员比较多之外,更重要的是,连我自个儿都忍不住想要扑过去,咬上那脖子上面涌动的鲜血。

  好在我的意志力比较强大,借由着这些丧尸的掩护,我这么一个活蹦乱跳的家伙混在其中还算是不太起眼,期间我路过了刚才被轰炮走的那一个女人,主要是这一个女人被炸的实在是太狠了,除了浑身上下被炸得只剩下一丢丢东西之外,就连之前我觉得特别漂亮的脸蛋都只剩下一层皮。

  比我可怜。

  “砰砰砰……”

  走到快要中间的时候,声音逐渐加大,之前还是密集的枪声,现在却变成了炮轰,一炸一个土坑,直接把丧尸给埋在里面了,这下倒好,连墓碑都省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继续偷渡前进,只是隔三差五的会有一两只丧尸撞在我的肩膀上,差点没把我的脑袋给掉下来,好在我比较机智,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用什么东西把自己的脑袋给缝一下。

  就是我不知道现在的这一个状况会维持多久,如果没有错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处于一种很特殊的情况中,虽说记忆有一些紊乱,但我可没有搞错,之前的一只大鸟把我给当成崽子的印象还是特别深刻。

  所以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就是出现在那个丧尸身上了,又或者说,是我的身上?

  习惯性的甩了甩头,不过我忘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压根就没办法做这个动作,所以只能够认命的继续往刚才出现的那个地方走过去。

  那个位置挺显眼的,唯一的好处就是当我还没有到来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在地板上面的一部手机,手机周围没有其他的东西,除了一两块血肉之外,还算是比较干净。

  这应该就是我的那一步了,想到这一点我就不由自主的高兴了起来,然而当我踩在那一个方向上的时候,旁边的一只手臂突然间暴起直接拉住了我的大腿。

  瞬间就把我给绊倒,扑通一下双膝跪地,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前甩一下,脑袋也在我无法控制的身体中给掉了下去。

  在飞起的过程中天旋地转,最后看见了一只手臂不远处的一个脑窟窿,眼珠子全部都是空白,一片但诡异的是我居然觉得那一个被炸的焚毁的脑架子是有意识的!

  惊悚的感觉瞬间凉了后背,伴随着脑袋摔在地板上眼前被一片泥血糊了一大堆,最后兜兜转转转在了旁边的手机。

  而我刚才看见的那一只手臂左边一点一点长出了红色的血肉,是真的,我可以清楚的看见,这种过程虽然缓慢,却在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我擦,果然丧尸只要不灭干净的话,是真的会重生的,就是我不太懂,这种能力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消失的?

  手机在接触到我的脑袋后发出了嘎吱声音,屏幕碎了,被我脑袋给砸碎了,我去这脑袋有这么硬吗?

  尽管如此,屏幕还是亮了,这算是一点安慰,红色的光线让我清楚的看见了之前开启屏幕的样子,不需要验证。

  因为一亮起就是那个软件被开启的东西,在过度了一堆看不懂的东西后,出现了非人类防沉溺系统。

  我tmd就直接三个问号?

  这啥玩意儿?

  非人类防沉溺系统?

  下一秒,就是用血腥的四个大字组成的游戏开始。

  好吧,不管前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算进入了正题,就在我满怀期待的时刻,这破手机,没电了。

  卧槽尼玛,就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