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10章 顺手牵羊

第10章 顺手牵羊

  索性心里面一横,直接把这一颗蛋给暴摔在前方,不管怎么样,只要大鸟对我有任何攻击意向,我就跟这颗蛋同归于尽。

  就在我紧张万分的时刻,大鸟的翅膀推了我一下,似乎是在催促我,诧异的回头看,就看到堪比恐龙面目狰狞的大鸟嘴里面叼着一只丧尸。

  四目相对之时,对方直接把这一只丧尸丢到了我的面前,差点没把我给吓死,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一只丧尸在摔落在地板上之后,闻到了我手上勒出来的血腥味,顿时就像是发疯一样,死命的往我这一个方向冲了过来。

  我的天!

  现在的鸟的智商都这么高了吗?

  还懂得借刀杀人?

  瞬间魂不附体,我只能够绕着这一个天台往旁边跑过去,那里是刚才的蓄水池,上面破了一个大洞,估计是被天外陨石给砸的,暂且不提这一块陨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要把这个丧尸绕进去的话,那么我的生命安全就能够得以保证。

  至于旁边的那一只鸟?

  转头看过去就见那只鸟爪子抓在天台的边缘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一个方向,眼珠子一帧一帧转动,紧紧的盯着我后背的包。

  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面,用力的捶了捶胸口,马不停蹄的往旁边绕了过去,把分神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回来,我开始认真思考该怎么把这只丧尸给引到那一个方向。

  “吼吼!”

  这次丧尸的速度很快,如果不是因为我这段时间有充足的锻炼,稍微有点成效的话,甚至很有可能在打照面的一瞬间,我就直接被丧尸给吃了。

  我必须要做好体力下降的打算,尤其是那只丧尸,差点没把牙齿给咬到我的手臂上,硬着头皮往蓄水池的方向踩了过去,主要是这一块地方是铁皮的,很容易刮伤,一个操作不当,甚至腿很有可能会直接被割裂。

  然而被丧尸抓紧追击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思考任何事情了,脑子一片空白,一脚踩踏下去,幸运的是并没有见血,因为刚才的举动,这里破了一个大洞口。

  我转过身来,看见丧尸朝我方向冲过来之时,抡起了旁边的棍子,身后背着的几颗蛋摇摇晃晃,仿佛想要从我的书包里面钻出来一样。

  千钧一发之际,我拭目以待,丧尸会进入我刚才挖好的陷阱,毕竟虽然现在的境况看起来稍显离谱,但还算是可控,至少牛顿还可以安心睡在棺材板里面,不用出来。

  顶天了,只是增强了一些身体的能力,看起来稍微超出了人类普通的阀值而已。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笃定这只丧尸会直接踩进那个蓄水池洞的时候,这玩意儿居然直接给我绕了过去,从蓄水池的旁边朝我跑了过来,速度极快!

  我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确定不是在演我?

  速度快到极致,转瞬即逝,直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腥臭的口腔,一年以来都没有刷牙,闻起来能够熏倒一头牛,连你的液体滴落在我的身上,就像是刺入皮肤一样,让我下意识的摸住了右肩。

  靠,口水有毒!

  就在我屁股尿流的想要爬起来躲避这致命一击的同时,刚才一个屁股墩摔在了靠墙边的时候,包裹上的东西全部都硬生生砸到了墙壁边缘,不过主要是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实在是太过于迅速了,以至于我根本没有顾及身后究竟是什么情况,只是想着可以逃命而已,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可不想要在这一个地方先死。

  结果听到清脆的一个响声,包裹里面的蛋彻底碎了开来,里面有一些白色的液体,从包裹的是围一点一点向外渗透。

  到这个紧要关头,我脑子里面想的都是玩了,就连蛋炒饭都没办法做了,鬼吃蛋炒饭啊我自个儿的小命都快要没了,怎么吃啊?吃什么鬼?

  目眦欲裂,甭管成不成身体的下意识举动,直接让我条件反射拿起了刚才那一个包裹,然后迅速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这只丧尸在我出乎意料之外的动作中没有任何停顿,反倒因为这种顺畅的连贯性动作,差一点被我顶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震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刚才那一下好像我身上有很多的力量,无所穷无尽一样,甚至给了我一种只要我能的话,那么我就肯定会占领这个世界的错觉。

  占领世界?

  统治宇宙?

  这可太tmd坑爹了。

  这么大年纪,居然还能这么中二,我自个儿都没眼看,所幸这些纷乱的思绪仅仅只是出现了一瞬在我反应过来之后,那只丧尸的动作在我的眼前就像是慢动作一样,出乎意料之外,有一点奇迹的不可思议。

  也甭管这种状况究竟是好是坏,只要能够保自己的命,那么这些东西暂时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包裹朝丧尸冲了过去,正面刚!

  同时左手的木棍被我一扔,直接甩在了丧尸的额头上,并没有多大有效用的攻击,只是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对方前进的方向,并且顺便把对方的身体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个个而已。

  我相信,上身闻到了我身上新鲜血液的味道,绝对不可能会拒绝,想到这一点,我硬生生的从自己刚才刮伤出来的那一个伤口里面,刮蹭出来了一点血,多的真的没有了,疼得我龇牙咧嘴。

  谁知那只丧尸虽然是被我的味道给吸引了过来,但是在我刚才的举动中并没有太大疯狂,或者是因为原本的癫狂状态,掩盖了闻到了鲜血的样子,但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上次是现在的这一个负面buff并没有消除掉鬼,觉得这一种疯狂的狂暴样子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解除,而且旁边还有一只大鸟在一边虎视眈眈,要说那只大鸟对我没有任何想法是不可能的。

  一股寒意从脚底涌上脑袋,该不会对方是想要把我给当成宠物吧,所谓的宠物就是我们人类对待这种物种的看待态度。

  尽管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有濒危保护动物,同时这也是为了保护生态平衡和物种多样性的方式,但不可置否的是,因为人类世界在一定程度上对各种名义和东西进行了限制,哄抬物价之后这种珍惜的保护动物,自然而然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某种利益交换的遮盖物。

  所以也在对方看来,说不定很有可能我们的定位需要到各个儿来,也就是说那只大鸟迟迟没有任何举措的原因,就是想要再看一看我这只所谓的人类宠物,或者说两脚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心中一柄马上把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思绪给压了下去,不管怎样我现在的对手是这只丧尸,尽管丧尸现在的状况很不容乐观,并且直接朝我的方向冲过来的时候,然后差一点就咬上了我的裤脚。

  但我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捡起棍子就往丧尸的脑袋上死命招呼,紧接着我一个滑铲,从对方的下方滑过,在丧尸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掏出了旁边的小刀,决定从下往上直接把这只丧尸开膛破肚。

  我不确认这种方式究竟是否可行,但我可以笃定的是因为脚底下不小心一滑有水的缘故,以至于我磕碜的碰到了地上,脑袋撞击在石头上,差一点就直接昏过去,不省人事。

  但是丧尸对我这种小伎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伤害,就像仿佛只要我不把这家伙脑袋割下来的话,那么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就算划场又怎么样划,破了肚子不照样可以顺利从这一个方向冲过来。

  天知道现在只不过是一只丧尸而已,就这么难缠,但我可以笃定这只丧尸绝对不会是普通的丧尸,至少也是有好几个等级了,至于和之前那一男一女相比较究竟谁更厉害不能够得出,但从现在脑子里面想象的对方的临危不惧的表现来看,说不定很有可能是因为见过了大世面。

  两眼一抹黑,等到末日之后发现自己简直就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对很多东西从来都无法了解,就算想要了解的话,那么对于这种生产变化而言的东西,是根本不可能到现在还能够以崭新的面目和我见面。

  靠,这一次真的死定了。

  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紧张万分,肌肉的每一个细胞全部都在叫嚣着要把这一个丧尸揍的面目全非,剁成肉泥。

  虚弱的双手撑地,巨大的影子笼罩在我的脑袋上,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甚至丧尸冲击而来的动作硬生生的,被一只爪子给抓在了手上,并且用另一甩直接甩到了旁边的窝里面,现在里面还有一些很多其他的东西,就像我之前所看见的一些特别稀奇的小东西,所以我根本没有想到居然是搞这个。

  这只鸟疯了?

  心脏狂跳不止,我不知道现在的这一个状况究竟是出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要知道我刚才可是把对方的蛋给打碎了,换个普通人来说都绝对不可能会原谅我所作所为吧,而且这些东西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像那么简单。

  真的是奇迹,大鸟居然没有追究我任何责任,甚至还直接把旁边的蛋给叼了回来。

  然后扑腾着翅膀飞到我的面前,直接把这些东西全部都给甩到了地板上,在我石化之后,所有人全部都聚在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和谐,甚至根本没有任何的其他物品,周围的一切,只是在外面比较冷而已,很多东西都是难以一见的啊。

  在这一个屋里面就这么混,意外的出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丧尸,沾染上草地上的一些黑色的液体,看起来极为恐怖。

  但更恐怖的是丧尸被这只鸟一爪子给拍碎了脑壳,然后用力的叼着丢到了旁边的悬崖,除此之外。

  大鸟就直接把注意力全部都给转向了我,准确来说是转向到我身边的这几只小鸟,没错,就是小鸟当我打开书包的时候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是震惊的,话说刚才我那么一摔不应该是直接把鸟给摔破吗?怎么现在小鸟都已经出来了?

  此刻我在看了一下那一只大鸟大鸟看下来的眼珠子和这些小脑转动的时候的眼珠子,特别的想想,所以和着这些东西压根就不是什么之前的那一些什么投影仪,而是一种灯的光线!

  更诡异的是,这一只鸟似乎已经把我给当成了对方的儿子,话说这些当爸爸妈妈的鸟,根本就分不清楚自家主人和鸟类的区别吗?

  想到这一点,我咽了咽口水,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一边,结果发现果然没有什么鸟来找茬,除此之外,那只丧尸现在还安分,书包里面有很多只看起来像是傻乎乎一样的,特别威猛的笑得特别大声的动作,那几只小鸡仔是的我决定叫这些小鸡仔了,扑腾的翅膀从书包里面全部都给跳了出来,而在书包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掉了一地的鸡毛。

  以至于每一只出来的时候,还要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一样,直接从我的脑壳里面跳出来一样。

  差点没把我给踢成脑震荡,这些鸟虽然看起来爪子很锋利,但实际上在对待我的时候还是会收起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雏鸟情节,所以这些小鸟在看到我的第一瞬间就直接把我给认成了妈妈了,大鸟都还在一边当面出轨这玩意儿实在是太顶不住了。

  话说如果是个普通人类好孩子的话那么还算是可以,我也会勉为其难的收养一个的,但这可是已经跨越了生殖隔离甚至是物种隔离的植物啊!

  可就算如此,这些东西实际上根本就不容我选择,在扑棱的翅膀朝我的身边飞过来的时候,我心里面彻底绝望了,话说这些东西被大鸟看见了,确定没有问题吗?

  还是说当我一回头的时候面对的,那就是大鸟特别用力的一嘴棍子,那到时候我才是真正的变成了无头骑士。

  索性我的担忧并没有成功,也很有可能是我之前的一个猜想得到了验证的,就是这只鸟同样把我给当成小崽子来看了,毕竟我从一开始出现的地方就是那个鸟窝,说不定对方认为我是那种折翼的天使。

  好吧,生平这么大,第1次用这种东西来形容自己,没有翅膀在淘汰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会通过一定的选择死亡,但如果这种选择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逆转,肯定会有人疑惑,这究竟是为什么,而恰好这一只鸟就有这种疑问。

  说不定在我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对方就直接把我给当成了这种要淘汰的鸟,结果现在还出现在这里,或者说其实还有一种特别强大的可能,现在就是其实对方一直在等我,而很多人基本上都在等大鸟看着自己的崽子,究竟什么时候会死?

  心态瞬间炸了。

  二话不说我就想揪起这个家伙,好好的讨论一番,结果没有想到。除了跨越物种甚至隔离之外,还有一种语言障碍,实在是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我死死的一只手抓住了小鸟。

  小鸟因为身上有一些痛而不断的叽叽喳喳叫了起来,不过很遗憾的是并没有引起大脑的注意力,反倒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差点没让我自己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不一样了。

  那就是旁边在鸟窝里面不断怒吼,打着周围的边际地带旋转的丧尸,再一次被那一只鸟给捉了进来。

  尤其是看到那只鸟看起来似乎特别想要炫耀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完蛋了。

  扑腾着翅膀就往我的方向飞了过来,我直接蹲下,二话不说抱头,结果就看见这只大鸟从自己的鸟窝里面再一次把那一只跑得贼快的丧尸给丢了进来。

  好死不死又砸到了我的眼前,我嘴角直抽搐心里面吗买皮,但脸上却不能够有任何慌张的样子。

  没错,淡定。

  是的,不就是一只身上四肢全部都被拔了个干干净净的怪物吗?这么长时间看见丧尸,难道我还会害怕?尤其是这种小货色。

  不过是一个被限制了身体的运动能力,而不断的对这一个世界产生绝望而已。

  越想越感觉自己的前途太黑暗了了,一至于差一点没有看见从地板上面摇摇晃晃爬起来的丧尸,对方突兀的直接出现在眼前,吓得我心脏骤停,一两秒后才逐渐能够感觉到四肢。

  不过这就已经够了,我直接拿起了旁边的那个脑袋,掉头拔腿就跑,然后再继续。试图把那一只大鸟的方向冲了过去,不管怎么样能够拉一个垫背是一个垫背。

  咬了咬牙,我直接攥紧了手中的胡椒粉,一把灰在了桌子旁,经过刚才几十部手机的鉴定,对方更加喜欢红色的。

  遗憾的是这些都是这只丧尸在身前喜欢的东西,就像走马灯一样一点一点在我一刀砍了对方脑袋的时候,强制性的塞了进来。

  一秒钟头炸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