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9章 巨大鸟蛋

第9章 巨大鸟蛋

  离开总统套房的计划暂时搁置。

  原因很简单,这里并没有太大的危险。

  况且因为前几天那两个人的便利,楼下一层除了几个丧尸外没有其他异状。

  不过也正是因此,我必须紧张起来,心里有一些不踏实,总感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样。

  未知的事物总是会让人没底,如果说,第一年的进化是某种分门别类的筛选的话,那么足以预见,在接下来进行淘汰的过程中,将会比起以往来说更加残酷。

  在彻底走过一遍后,我对整栋酒店的布局了然于心,整体框架形成了一个尖字塔形状的三角,透过总统套房的天窗,我用衣服布料搭成了一个软布梯子,踩踏着向上。

  顶层楼是一个小花园,原本应该是一个露天游泳池的,但在末日到来初期,上面的水就已经被蒸腾消失殆尽。

  旁边有一些泥土,上面种着绿色的花花草草,这些花草在这个时间段里面格外倔强,明明是名贵的娇惯品种,却长得比野草还旺盛。

  最旁边堆着一个小土包,因为没有石碑,所以我只好用自己的手指在上面画出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墓碑一样的图案,是那个传入我的房间的老人,基于我那点怜悯的同情心,里面没有太多的东西,但有一些当时剁烂了的肉泥,估计现在都已经变成肥沃儿的花草肥料。

  人死为重,就是不知道灵魂是否有真正可以存放的地点。

  如果有的话那么死亡对于一个人而言其实并非解脱,反倒在某种程度上来看更像是一种束缚。

  望远镜戴在眼上,用手弹了一下带子,确认不会掉之后,我从天台的边角绕了过去,那边有一大块的蓄水坝,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阴影。

  远处是不断盘旋的大鸟,估摸着像恐龙博物馆里面的那些鸟纲目,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末日基因变异导致的返祖,还是新的进化。

  深吸了一口气,掏出后背上盘旋的布条,把这玩意儿打在侧边的瓷砖上,用力的扯了个死结,从上往下,可以清楚地看见在尖角的夹缝和栏杆电线的旁边,有一个足以承受一人大的鸟窝,最重要的一点是,鸟窝里面有一个看起来五颜六色的鸟蛋。

  大鸟在远处觅食,从望远镜里面看过去很清晰,停留在酒店前的广场上明目张胆一口咬在丧尸的脑袋上,而丧尸却像压根没看见大鸟一样,继续做着毫无意义千篇一律的动作。

  重复性。

  丧尸在没有目标之前会在一定区域内行动,除非某个饥饿值达到一定临界值才会进行自主觅食。

  我看了好半会儿,确认了大鸟不会在短时间内回来后松紧了胸口上绑着的绳索,让自己喘了口气,下一秒眼睛一闭脚踩高台,然后轻轻屈膝向后一推。

  在空中晃荡的眩晕感,让我想起了被蜘蛛摇晃的样子,恶心和难以喘气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不过好在这个感觉只出现了一秒。

  下一秒双脚就踩在了干枯的鸟巢里,鸟巢并不大,跳下去的时候,我差点就把自己的屁股蹲给摔在了鸟蛋上,好在神经反应在这段时间的训练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不然的话这么费尽心机下来,我最终只是得到了一盘蛋炒饭,会让我心里面不平衡的。

  没错,我看中了这一个鸟蛋。

  这很有可能会为我在接下来离开酒店做准备,因为我见过那些大鸟在觅食的时候的样子,它们压根儿就不害怕丧尸病,甚至还把丧尸当之为可以饱饭的虫子。

  也多亏了这些变异鸟,每一次扫清路障的后,我都偷偷摸摸的进去翻食物,一个星期下来就已经顶得上我之前一个月的储备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还留在这里的最重要原因。

  第一次看见大鸟和这个鸟蛋,猜测到关系后,我不止心里面特别兴奋,更重要的就是从这一个方向上去能得到更好的结果。

  认主什么的,听起来超爽。

  当然我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之前我莫名异想天开的想要收服那一个丧尸女孩。

  果然有的时候逆袭流看多了,像我这种普通人压根就没得排面,甩去了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想法,我用手摸上了这一个鸟蛋。

  鸟蛋的周围围绕着一层白色的薄膜,轻轻一撕扯就可以露出里面色彩斑斓的样子,我从背包里面拿出黑色的毯子,4周有一些小洞,被我用麻绳穿越过去后,形成一个活结扣。

  不得不提一下的是,这个鸟蛋,虽然说是鸟蛋,但它压根就不符合普通鸟蛋的重量和质量,就算我翻成死白眼都没有办法把这一颗鸟蛋给抬起来。

  最后还是经过我聪明的脑袋瓜子利用杠杆原理,在楼下废弃的房门上拿出了一个巨大木棍,并且顺道而把这玩意儿给抬上来的。

  过程虽有点波折,但最终结果是美好的,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拖到门口,向上一抬头,我清楚的看见大鸟向这个方向飞过来。

  面目狰狞的鸟头上覆盖着一张血腥恐怖的人脸,左半边脸全部都被撕扯了个干干净净,估计应该是大鸟正在享用美食之后,粗略一看结果发现自家孩子全部都被有心不轨之人给带走了,说得清的话,对方怒火冲天也是理所当然。

  简单来说就是我后面的那三个大蛋,差不多有我一人高,只是我略微有点好奇这个大蛋究竟能够生出什么来?

  种族的某种共性是相通的,此刻在大鸟紧紧盯着我的时候,我清楚的了解对方是忌惮我直接拿蛋当人。

  不然的话也不会就只是挡在我的面前,没有做出其他的举动。

  在这一瞬间身体紧绷,心脏狂跳的不可思议,巨大的鸟毛在我的脸颊旁边划过,逼不得已,我必须死死的抓住旁边的带子,不然的话,那么到时候我摔下去了,可是没有什么人能来救的,况且下方万丈深渊,掉下去还能不能活的还是个未知数。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