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6章 血色太阳

第6章 血色太阳

  什么宝贝?

  来不及多想,就在我以为男人发现我了的下一秒,女人那边突然就传来了巨大的轰隆声,痛苦的呻吟响起,肯定被砸出了个深坑。

  “卧槽!”

  男人骤然惊醒,咒骂了一声,拍了蛋壳一下后转身就跑,声音渐行渐远。

  “唐潇潇!哦该死的!这地方怎么有这玩意儿!……”

  唐林?

  唐潇潇?

  是兄妹吗?

  等了一会儿,外面重新恢复成一片安静,似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只是错觉。

  我顶住了呼吸,一点一滴细微的声音都能够在这极其安静的环境中不断放大,无法确认是什么导致那两个人仓皇而逃,难道是这里又出现了更加恐怖的怪物?

  不,没有任何声音。

  可如果这种新出现的变异丧尸根本不需要任何动静,就可以证明自身的恐怖呢?

  甩去了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想法,随即苦笑了一下,现在我都自身难保了,还在考虑别人。

  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脸颊的温度突然升高,要是有参考物的话,脸颊两边就像仲了煮熟的虾一样腾地老高,心里一咯噔,融化开始了?

  五脏六腑都被火烧着,喉咙干燥,我甚至觉得自己就像喷火龙一样,可以直接吐出一大堆的火焰来,温度到达到极致的同时,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融化了,就连脑子里面的东西都已经开始变成液体。

  就在我拼命挣扎着撞了一下蛋壳后,脚底上有液体流动的动静,惊悚的感觉瞬间连着脊尾骨爬上大脑,一股没有来的后怕寒心。

  我融化了。

  死亡的感觉如此逼近,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神的话,那么我现在眼前已经出现了重影,迷迷糊糊中有某种东西站立在我的眼前,手上拿着巨大的镰刀。

  草!

  可是我不想死。

  我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犯傻没有喊出口,如果让女人注意到我的话,甭管会不会被怀疑,至少我都有活下来的可能。

  而不是在这里漫无目的的等死!

  咬牙切齿,把前几分钟的自己在心里面疯狂边鞭尸,用脑袋撞着蛋壳,原本毫无知觉的触感,在不断撞击的过程中产生应激反应,隐隐约约的刺痛,密密麻麻的从头皮传导。

  我并不明白,这一瞬间自己的眼睛亮的吓人,但在我摸到旁边的小刀后,内心的狂喜却是难以言喻的。

  东西在左下角,是那个名叫唐林的男人,在最后离开这个地方做的,所以那个人一直都知道在这个蛋壳里面是有人的?

  或者说是在赌,无论输赢,对方明显都不亏。

  如果这里面有蜘蛛的小虫崽的话,那么这么一刀下来肯定会死,但如果里面有被关着的神志不清的人的话,那么这个东西或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对方。

  就像我。

  双手在颤抖的过程中死死握住小刀,锋利的触感在我摸索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被刮了一下,瞬间皮下见血,吹毛求疵,简直比起任何一件看起来价值不菲的小刀,还要更加的独特。

  用手握住就有浓浓嗜血的杀意,不断的在耳边嚣张的狂吼,像起哄一般拼命的教唆着我要去杀人。

  深吸一口气,身体不受控制用力的捅向蛋壳,巨大的撞击力让我整个人都向上压了过去,小刀的尖锐部分对准蛋壳的右下角哗啦一下,在滑动的过程中时不时会发出细碎的声音,听着就像是恶魔的低喃。

  但我对这玩意儿压根就不感冒,所以彻底凭力气往下,一刀两半的瞬间一分为二,蛋壳发出最后不堪重负的声音,在我一左一右两脚并用的前提下,踹开了大部分的壳子。

  窗外的第一缕夕阳划过侧边,我瘫软在地上,看着旁边的壳子在夕阳的照射下逐渐融化松了一口气。

  心跳像打鼓一样,所以刚才感受到的液体,压根就不是我身体在逐渐融化,而是这个壳子在不断的融化。

  融化了?

  是光线。

  条件反射的看向了窗外,许久不见的太阳穿透云层,在降落的时候逐渐变成昏暗的黄色,天空很晴朗,能够清晰的看见澄澈的颜色。

  所以这一个蜘蛛丝的弱点就是惧怕真正的光线?在阳光的照射下会逐渐融化。

  察觉到这一点,我用手挡了挡眼前,光线在身上的液体不断蒸发的同时并没有伤害到我,阳光并没有变异。

  但莫名的,我却总觉得有一点灼烧的感觉,仔细看着手掌却又什么都没有。

  除此之外,许多不知为何物的大鸟在上方盘旋,发出诡异的咕噜声,不过很快就飞走了,树木不断挺拔,和之前我看见的样子截然相反,就像是得到了某种营养品一样疯狂滋长。

  甚至有一些幼苗瞬间变成了深山老林里面的百年老树,所有的一切在绝对安静下不断改变,最终变成了藤蔓缠绕的废墟。

  莫名其妙,就像是本能一样。

  我突然间明白这种变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了,这是第二特征的改变,自然选择的第二步。

  收回视线,我把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这一条长廊里,令我好奇的就是刚才那两个人为什么仓皇而逃,可在这一个地方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除了那一只早就已经被他们杀死的蜘蛛。

  特别诡异的是看着这只只剩下两三只肢体的蜘蛛,我居然会感觉到有点可怜,这种感觉和之前遇到的那一个变异丧尸女孩的感觉一模一样。

  突发性的思绪占据了我的大脑。

  那两个人给我带来了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在他们的眼中这一块地带是较弱的,然而在区域外却有着庞大的变异丧尸。

  是否是因为想要在末世中寻求一片净土,才来到这里还有待商榷,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里似乎和其他地方有着某种截然不同的东西。

  朝着楼梯口走了两下,一滩绿色的液体凝固在地上,混合着红色的血迹调成复杂的黑,味道很刺鼻,有点像消毒水,但更多的是一种类似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