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5章 一男一女

第5章 一男一女

  用最狼狈的方式转身爬楼,但无济于事,很快我就被蜘蛛前端两个假脚一样的东西勾了起来。

  心里一咯噔,整个人的双腿就被倒吊了起来,脑袋朝下也让我的视线天旋地转,蜘蛛的口器张大了尖锐的牙齿,看起来就像是不需要等着把我化成液体,就想生吞活剐了。

  卧槽完了。

  脑壳瓜子有点凉。

  闭上眼睛等死,一左一右摇晃的我头晕,不过幸好我在出来的时候没有吃其他的东西,胃里面不会胀的难受,这样就算是消化起来的话,那么也更加容易一点吧?

  就是不知道我比起那只老鼠的味道尝起来怎么样,再怎么说我也算是末日前食物链的顶端,怎么着也应该会更香一点?

  不知是不是蜘蛛的毒丝发挥了作用,脑袋昏昏沉沉,诡异的是对方并没有直接把我塞进嘴里,而是从口器里吐出了蛛丝,把我整个人都缠绕了起来。

  就是现在的样子比木乃伊更夸张,把我给包成了像一个蛋一样的东西,粘在最靠近窗户边的巨大蛛网上。

  在蛋壳里面看不见外面的景象,只能够依靠着耳朵注意的动静,做完这一切后蜘蛛没有动作,只是在发出细细嗦嗦的声音后,往我面前爬了一会儿,就驱动着细长的腿离开了。

  有可能是在等我自己进行消化成液体,也有可能是吃刚才的那一只老鼠吃饱了,总而言之,我得了一丝喘气的机会。

  手指不断的拼命抠挖着边缘,但在接触后全身麻痹无法动弹,不知道这个蛛网究竟是怎么构造的,虽然是在狭小的空间内,但还可以呼吸到新鲜的氧气。

  一时半会也死不了,因为全身麻痹的原因,就算双腿溶坏了,我也感觉不到,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这一点,本来我就是一个比较怕疼的人。

  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发现呼出来的气在黑暗中居然形成了一层白白的雾,是温度?

  不,我没有感觉热,也不会是冷,就算身体没有知觉,但我还是能够清楚的对温度进行把控,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一分钟也有可能是一小时,对周围时间的感知变得迟缓。

  神经毒素?

  闭上眼睛,默背刑法。

  很好,脑子很清楚,记忆没问题。

  在背到公司法之后,我把眼睛死死的瞪着自己的双脚,依稀可以看见有一片阴影,茧子呈椭圆形,在我故意把自己的身体左右晃动的时候,并没有听见水声。

  也就是说身体没有发生异状,还没到分解的时候,绞尽脑汁尝试了多种测量方式,最后我得出自己彻底没戏。

  压抑着呼吸,我在拼命晃动挣扎的时候,敏锐的察觉到外界的动静,有什么东西朝我的这一个方向冲了过来,很急促。

  “哦,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女人顺着楼梯走了上来,低声咒骂着,手上持有的金属物品在和楼梯口发生碰撞的时候,发出铁质的声音,应该是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物体发生的意外。

  我眼前一亮,不管来的究竟是什么人只要能够把我从这该死的破蛋壳里面扯出来就可以了!

  想到这一点,抬起脑袋就想要撞在边缘,撞破是不可能撞破的,但闹出点动静让女人注意到我是没问题的。

  说干就干,就在我要砸过去的时候,女人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心里一惊,我根本没有听见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也正是这一个犹豫,让我错过了被女人发现的最好时机。

  “得了,你可拉倒吧,就知足一点,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不错地方,和前两天的那个小城镇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男人的声音很兴奋,明显从女人身后传出来,手上拿着小型步枪,衣服摩擦的声音很厚实,像是把手搭在了女人的肩膀上。

  “而且你的基因链早就重组过,这种小虾米怕什么?不过是一些低等级变异而已,况且有我在,你觉得你还能死?”

  女人似乎是对男人的这种骄傲不屑,但又有点无可奈何,往周围观察了一番,自顾自的在一边上膛。

  与此同时,极其细小的声音在墙壁上面摩擦,从蛛丝的震动中传到我的身上,心中一凛,一股寒气冒上了头顶,是那只蜘蛛回来了。

  就在我紧张万分的时刻,传来了一连串的射击声,胸口一痛,明明我的感官早就已经被麻痹了,同样也很确定,我所处的位置并没有遭受到枪击的炮轰,但子弹进入肉体的感觉还是诡异的传导到我的身上。

  这又是什么操作?

  没来得及思考,女人脚踩马丁靴,就一脚踹在了蜘蛛的身体,巨大的撞击倒塌在墙壁,巨大的力道差点没把我这一个虫茧给抖下来。

  “啧,C级变异人面蛛,类型很罕见。”

  男人吊儿郎当的走到女人的前面,似乎是用手拨了一下蜘蛛,在注意到蜘蛛吐出的蛛丝有略微细微的毒素时惊讶道。

  “这玩意儿不应该是在马亚那一块地方吗?”

  “不一定,估计是这里以前住过蜘蛛养殖爱好者,唐林,你注意一点,说不定还有其他类型的蜘蛛。”

  警惕性很高,但我对女人的说法并不赞同,他们在进来的时候压根没有观察一下这里的地形吗?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谁吃饱了撑着来这里养蜘蛛。

  很快女人就掰断了蜘蛛的腿,我不确定粗壮的外壳里面包裹的是不是白花花的肉,但是我清楚的听见了啃咬的声音,瞬间头皮发麻。

  “味道不错。”

  女人点评了一下,然后掰断了另一根丢给了男人。

  “像鸡肉,吃着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疑问,这应该是我们来到这一栋楼看见变异等级最高的一个了,才c级,很有意思,为什么这里的生物变异等级这么低?”

  “我也很意外,在外围高等级的丧尸层出不穷,咱俩都差点死了,中心圈却弱的不可思议?”

  男人左晃右晃的脚步声终于出现,最后在我的面前停顿了一下,手指摸上壳子,语气难以琢磨。

  “你说,会不会这里有什么丧尸要保护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