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4章 蛛网密布

第4章 蛛网密布

  巨大的老鼠头被重力砸在我的面前,与之相对应的是这个老鼠头下半身连接着的蜘蛛,无数肢体向外扩张,在阴冷的光线下看起来锋芒毕露。

  “吱吱吱!”

  老鼠头从地上腾起,天知道这玩意儿只剩下一个脑袋,又是怎么活动的!

  脑袋朝我滚动,蜘蛛紧随其后,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瞬间从心底弹起兔死狐悲的感觉,而我,就是那一个被所有人争抢的鹬蚌。

  出乎意料之外,我以为我会慌张,结果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却显得异常冷静,就在老鼠即将撞上我的同时,被我一个闪避直接绕开了对方强有力的冲击。

  左手渐渐恢复知觉,我犹豫了一下,咬破动脉,这滋味不是一般人能够感受的,血液在飞速流逝的同时,也让我的身体在不断的干瘪了起来。

  而鲜血的刺激瞬间就激怒了其他楼层的丧尸,像是闻到了难以抵抗的美味一样,直接不管不顾的冲上来。

  同时也吸引了在楼梯口旁边不上不下游荡的丧尸,因为长期没有鲜血刺激,现在猛的闻到这个味道,不仅激发了原本的凶性,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和老鼠头撕杀。

  “吼吼!”

  “吱!”

  所有的声音乱成一团,不仅是老鼠,甚至就连旁边的那一只蜘蛛也把攻击的目标转向我,但因为被丧尸纠缠,所以没有脱身。

  这是我最好逃离的时机,踉跄的后退扶着墙壁才能够勉为其难的站着,没有时间,来不及处理手上的血液,看了一眼楼梯口,上面的蛛网划下了一道很长的痕迹。

  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拔腿就跑!

  不过跑的方向不是楼下,而是继续往楼上,一大片的蜘蛛网挡住了上去的道路,同样在蛛丝里面还存在可以麻痹人的神经的物质。

  这一点我心里有底,蜘蛛网再密集,右手早就已经没有知觉,用力拨开也没有关系。

  老鼠的尾巴又粗又长,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身上全部都蹭到了我刚才甩出去的血液,被丧尸误认为活体一口咬下,发出狰狞的尖叫,转头无意间看见老鼠,居然硬生生直接把那一个丧尸的脑袋给啃下来,两个脑袋齐刷刷的摔在地上,发出轰隆的声响。

  看得我目瞪口呆,最后反倒是丧尸那边不断抽搐,老鼠浑身膨胀,也难怪这个种族从古至今一直以来都顽强活到了现在,极强的生存能力和身上所携带的变异基因,让老鼠的能力变得更加强大。

  尽管我的动作已经十分隐蔽,但在老鼠发达的神经系统下,全部都无济于事。

  看到我有逃跑的意向,老鼠头放弃和丧失的撕咬直接朝我的方向窜了过来。

  心里一惊,虽然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可是到零头还是让人后背一凉。

  出乎意料之外,就在我慌慌张张冲上去的时候,那个老鼠瞬间一跃而起,露出狰狞的面容就想要对着我的后脖颈来上一口,可砰的一下,老鼠在楼梯口像是无形中打到了某种东西,脑袋撞到无形的屏障后,摔在地上。

  等到老鼠再一次反应过来,我居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忌惮,很遗憾并不是对我的,而是对楼梯口的某种看不见的东西。

  蜘蛛一直都在旁边扮演着玩具角色,甚至就连我都被欺骗过去,老鼠停顿的一刹那,它瞅准时机吐丝结茧,老鼠惨叫一声,浑身抽搐的同时,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哐当一下,在身体接触到地板前就已经结茧。

  我用力握紧了扶手,脑袋上的眩晕瞬间清醒,思路在一瞬间通畅,尤其是在注意到蜘蛛有意无意离开这个楼层的时候,我立刻就想到了今天的上下楼分布占据优势,同时可以察觉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大多数的丧尸并没有真正的离开楼层。

  这种现象就像普通人死了之后变成地缚灵,只能够在一定的区域内活动,但现在的这个情况又有一些特殊,或许是这个限制自然选择进化过程中的某种必要因素?

  确认周围并没有其他危险的存在,我选择停留在原地,如果能够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话,或许能够让我彻底明白这段时间以来这些丧尸身上的变化究竟是为什么了。

  所以最终我并没有直接回到房间,而是站在这个楼梯口,从上往下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个地方。

  老鼠头在没有了我当挡箭牌的前提下立刻溃不成军,在蛛丝里面瞬间化为液体,被爬行而来的蜘蛛吃了。

  只能说当时的情况太过于惊险,吸食液体的声音听得我头皮发麻,但还是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蜘蛛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的话,这种蜘蛛是非美的一种毒蜘蛛,注入微沫毒液,都能够让一个成年人死亡,但从我刚才的接触中,这个蛛丝上的功能情景只有麻痹而已。

  或许是因为产生了一种出乎意料之外的变异,所以才会导致毒素变低了,当然,也很有可能是因为潜藏在体内的潜伏期变长了,这种情况也并不少见。

  想到这一点,我就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不过很快松开,心里面捏了一把汗,蜘蛛的节上有很多看起来像是眼睛一样的东西,但在白色的强白炽灯前提下,这些东西都会逐渐隐藏。

  如果不是因为体型像成年人一样大的话,我或许对这种蜘蛛从来都不会有想法,就连在床底下爬,我都绝对不会用鞋子拍死。

  蜘蛛的口器像蝴蝶一样,但似乎又有一点不同,脚步微微前倾,全神贯注中蜘蛛捕捉到我的视线,瞬间从楼梯口的蛛丝旁跳了进来。

  在我强硬撑着身体不脚软的同时,覆盖在我的上空,所有的一切在我的眼中就像是慢动作一样缓慢进行,目眦欲裂。

  “卧槽!”

  不是说好的这些蜘蛛应该要待在原有楼层,不能乱动吗?

  可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