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逃杀 > 第2章 糟糕透了

第2章 糟糕透了

  把想法付诸于行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当我被盯上的这一瞬间,腐臭的味道穿透玻璃进入鼻腔,差点儿令我窒息。

  迫不得已微微后仰,我一动,丧尸同样朝我凑了过来,或许是感觉到车窗玻璃的障碍,也很有可能是想要就近观察,腐烂的手臂朝我微微抬起。

  下一秒,直接握紧拳头死命的轰在我面前的车窗,剧烈的撞击让整辆车都颤抖了起来,难以置信这么一个小女孩丧尸身体里面,居然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见鬼的驯服,我能够活命就已经很不错了,我真的是脑子抽了。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来不及多想。

  剧烈的撞击声相互交错,车窗爆裂,蜘蛛一样的龟裂痕迹在上方游走,发出滋拉的声音,最后一拳头转瞬即到!

  “该死的!”

  破空声头皮炸裂,自我保护意识让我的脑袋一片空白,紧绷的身体下意识做出了开车门的举动,试图要逃离这个狭小危险的区域,但紧追而来的爪子阻止了我的动作。

  条件反射向窗户那边看过去,瞳孔骤然缩紧,女孩丧尸对着我露出了一个僵硬而扭曲的微笑。

  因为惊愕,脑袋被丧尸剧烈抖动的爪子转往旁边一拍,顺势撞上挡风玻璃,脑袋一刺,疼得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嘶吼吼!”

  然后还没等先我惨叫,女孩丧尸就发出了刺耳粗砺的吼叫,尖锐的声音差点没让我耳朵聋了。

  咬牙转过头,女孩丧尸的手臂卡在了玻璃窗的正中间,上面的玻璃刮出了一大块的血肉。

  因为没有收力的缘故,在玻璃碎了一大半还健在的前提下手臂穿过受阻,惯性作用来不及停止,硬生生将溃烂腐臭的肉体刮伤,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我浑身颤抖,在女孩丧尸盯着我的同时,一点一点把自己往安全的地方移动。

  直到爪子上尖锐的指甲彻底离开了我的眼珠子,将身体抵住门,我发现自己有点腿软,后知后觉的摸了一把左手,上面全部是被打湿的冷汗,黏腻得令人反胃。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丧尸恶狠狠的扭过头看着我,衬托着灰朴朴娇小的身体,看起来稍显可怜,大半身子探入车门,手指堪堪到达我的眼前,却没有动作。

  仿佛在控诉,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样,原本只是想要进来和我玩,结果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受伤?

  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极了小孩子不知所措,因为手臂上的疼痛而不敢乱动?

  似是被蛊惑了,我犹豫了一下开口。

  “你……”

  你会疼吗?

  但还没说完一个字,就被我死死捂住。

  草!我是真的疯了吗?

  用牙齿死死的咬住了拳头,这种人性化的揣测差点把我搞死,有可能吗?

  确定不是因为宅在家里快疯了,所以才幻想出这么多可能性?现在居然还奢望一只丧尸能够听得懂人话?

  就在我反复自我否认的一瞬间,女孩丧尸突然间发出了呜咽一样的叫声,以肉眼可见的状态,骨头里除了流出来的脓液之外,还生长着鲜红的血丝。

  对方的样子根本算不上可爱,就连味道都比末世前臭水沟里面的垃圾还要难闻,却在此刻和我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对峙。

  松开被咬出印子的拳头,我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事实上从刚才开始,这只丧尸就没有伤害我,或者说在它觉醒后,种种迹象表明,就像是一个幼稚学前儿童一样对这个世界怀有极大的好奇。

  “你……”

  “我帮你把这个处理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为了验证这个猜想,我试探性的朝着窗户和女孩丧尸手臂皮肉的连接处伸过去,身体却已经做好了应对所有危险的准备,只要对方敢给我一爪子,那我,那我就死了算了。

  好吧,开玩笑,能够在这个紧要关头开这种玩笑,我对自己也是服了,天知道我是多么怕死的一个人,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今天绝对不会再出来了。

  但很可惜,我没得选择。

  索性当我把手触碰到玻璃上的时候,女孩丧尸除了把半截身子凑进来一点,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中途她似乎有一点想要把脑袋挤进来,把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缩回了手,估计是注意到我的这一个动作,她的脑袋最后也老老实实的靠在窗户上没有乱动了。

  这个认知让我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另一种猜想浮上心头,这是不是意味着对方还保留有意识?变异丧尸终有一天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不过这一个念头还没有来得及得到猜想,在我把旁边的窗户碎片清理之后,女孩丧尸就迅速的把自己的手臂给缩了回去。

  头也不回地立刻从车头跳下,就像是对车窗有了心理阴影一样,跑在远处冲着我威胁性的怒吼,两三声后,转身三两下消失在车海之中。

  等到对方彻底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时,我还呆愣在车里僵硬的不敢乱动,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手下意识抚上胸口,顶住呼吸,心脏狂跳的不可思议。

  这就完了?

  然而等待着我的却并不是劫后余生的庆幸,用眼角的余光瞥见窗外,大多数丧尸摇晃着断肢残骸,在外圈朝我的方向靠近,其中一些像狗一样拼命的趴在地上狂嗅。

  我知道它们在闻什么,车窗上破了个大洞,根本没有办法阻挡我的气息。

  本着趋利避害的本能,在变异丧尸的味道没有去除干净时,这些丧尸只敢在远处观望,但只要有一丝可能,它们全部都会冲上来把我撕碎。

  把车后倒,后视镜出现了被碾断的丧尸肢体,一点一点挪动离开,我必须确保在味道没有消除干净时回到酒店。

  地上断裂的躯体,并没有出现几个月前所说的自我分裂增殖的现象。

  注意到这一点,我隐晦的松了一口气,舔食了干裂的嘴角。

  从破洞口眺望酒店,低头抓住装得满满当当的背包,拉开拉链拿出矿泉水一饮而尽,把空瓶子扔到一边,松懈的躺在座椅上,嘴里低喃。

  “还有,一段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