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魔道剑魂师 > 第三十一章不知去向

第三十一章不知去向

  “黄氏,今日我们就做个了断吧!”

  看着已经被摧毁的密道那蛮元礼目露凶光的自言自语,说完他便化作一道残影冲了出去。

  “哈哈~蛮俊杰当年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依然不是,和你的家族说永别吧。”

  一个黄氏的老者,把蛮氏的长老蛮俊杰踩在脚下猖狂的说道。说着用剑刺向他。

  “想杀他先得问我同不同意!”

  说时迟那时快,蛮元礼突然出现直逼那黄氏老者,黄氏老者见状马上闪躲开来。

  “老子都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儿子了。”

  那老者看清来人后嘲讽,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是不是对手打了再说。”

  蛮元礼见老者嘲讽,毫不在意,打赢才是目的。

  老者随即使出武技朝蛮元礼而去,蛮元礼见状大喊道“空灵聚剑。”

  刚喊完他右手处居然凭空出现一把寒铁剑,冲过来的黄氏老者见状暗道不好,然后一个转身朝后方跑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

  蛮元礼武技已使出,怎会让其轻易离开?

  “轰”

  一阶黄阶武技直接击中黄氏老者,将其击落。

  这还没完,只见他再次使出家族武技,“蛮技.无刃斩”

  “轰”

  那逃跑的老者瞬间就被劈成两半。

  “蛮元礼你敢杀我黄氏之人,你就不怕被我今天黄氏灭族吗?”

  黄鹏飞看见自己家族的一个长老被杀,顿时怒火冲天的朝蛮元礼大骂道。

  “你们不是来灭族的吗?难道是来做客不成?”

  那蛮元礼见黄鹏飞这样说他感到好笑。

  “哈哈~,说得好,既然是灭族,那怎能少得了老夫呢?”

  蛮元礼的话音刚落下,随之一道声音再次响起,随声望去一个身穿星辰宗服装的老者缓缓落下。

  “参见老祖。”

  那黄氏之人看到此人,纷纷跪在地上恭敬的施礼,老者一个手势示意他们起来,然后面向蛮氏之人。

  “你居然是黄氏之人,”蛮元礼看清此人后大惊的说道。

  “没错,我黄德云不仅是黄家之人,还是星辰宗太上长老,”

  黄德云一脸孤傲,根本不把在场的蛮氏众人放入眼中。

  只见他面色大改道:“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他随手一挥一股威压朝那蛮氏的人而去,蛮氏之人见状立马开始防御起来,那黄德云见蛮氏的人在防御,他再次使出威压。

  就在这一瞬间,在场的蛮氏之人全部化为血雾。

  看着化为血雾的蛮氏,黄德云面向黄家的人说道:

  “烧光这里的一切,以后风雨城就归我黄家所有。”

  “父亲!父亲!”

  看着自己父亲死在面前,他却无能为力,蛮大哭成泪人。

  风雨城不远处的小山丘上,一行人正朝着已经被熊熊大火包裹住的蛮氏府邸跪拜着。

  “小姐,我们该走了,不然少主要醒了,”那侍卫对蛮青恭敬的对蛮倩儿说道。

  “蛮青带他们往魔都方向去,我一会就跟上,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蛮青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那蛮倩儿打断。

  蛮青没多说什么,他怕蛮海醒来那时就麻烦了,所以现在得走。

  临行时,告诉蛮倩儿此处不可久留,毕竟去魔道的路上惊险万分,她一人怕是不行。

  蛮倩儿自然知晓,也不在多言,而是双眼直视着家族的方向,直到被化为灰烬。

  “黄氏,我不管你背后背谁,蛮用之仇我定报!”

  蛮倩儿冰冷地说了一句,然后往蛮青他们所去的方向追赶。

  来到洞内,蛮大依然哭成泪人,目光明显呆滞着。

  “看看,看看,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呐,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早在你离开风雨城不久就已经发生了,你会恨自己吗?”

  声音略带几分讽刺,却又带几分假同情。

  “你想让你怎么做?”

  蛮大突然调整好心态,语气冰冷无半点感情,眼泪也在慢慢停淌。

  他知道不管墙内是什么,既然让自己看到这些,说明对方有求自己。

  “简单,只要你能放我出去,别说黄氏,就连那什么狗屁星辰宗,我都帮你灭了。”

  声音略为激动,他知道蛮大已经上当,只要自己再说几句煽情的话,那自然便能出去。

  接着他又说了一大堆,蛮大终究是没能控制住,听从他的话在墙的某处用力一击,随即一声巨响随之响起。

  “哈哈~千百年了,我终究自由了,玄道,你输了!”

  随着墙内一道白色身影直逼天际,声音刺耳,欲将整片天地撕裂。

  不远处,正在修炼打坐的小妖兽,听到这动静不禁摇摇头,脸上尽显惋惜。

  “不久的将来,他有多强,你便有多难,蛮氏算是到尽头了!”

  小妖兽喃喃自语几句,便换了一块比较安静之地开始打坐,但内心却极难平复下来。

  剑冢内的动静也引起其他长老的注意,他们迅速前来一探究竟,但只见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而原本与两头飞翼兽打斗的杨艳二人,也消失不见。

  “你们可有发现什么?”

  不知何时,这里已经聚集无数外门家族弟子。

  他们都是被刚才那阵异响吸引至此,但都除了眼前的大坑,什么也未发现。

  遣散所有弟子,长老自己一人开始四下寻找起来。

  不管他如何寻找,也找不到身处剑冢边缘的杨艳三人。

  爆炸之前,杨雨见情况不对便带着蛮大同姐姐离开。

  此时蛮大昏迷不醒,姐妹二人只好将他先带回去。

  剑冢内,小妖兽仍然在某个地方打坐,一点也不在意所发生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这才缓缓挣开眼自言道:“看来该去寻他了。”

  说着便往一个方向而去,看样子应该是难以平复内心的不安,没多大一会正前方便传来打斗声。

  它小心靠上去,只见两道人影正在打斗,正是童刚与许拾。

  “童刚,你我不是已经约好,三个月后演武场见吗?为何现在还要杀我?”

  许拾被童刚击倒在地,脸上尽显不服。

  只见童刚放声大笑,也许之前他会放过许拾,但现在不行了,因为赵冲要追杀自己。

  如果被赵冲发现自己,别说三个月,三个时辰他都无法活到。

  与其这样,倒不如先杀了此子,死之前拉个垫背的。

  小妖兽见状,脸上露出玩味,找个地方躲起来,想看看许拾今日如何脱身。

  “受死吧!”

  只见童刚拔剑便要刺向许拾,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一柄玉剑迎面而来。

  “轰”

  只见童刚被击飞数米,接着一道倩影随之出现。

  她正是杨艳,本来想带着蛮大离开的,但发现这里有异动,便好奇带着妹妹前来一探究竟。

  “杨艳!杨雨!”

  童刚看到两人,不禁一愣开始退缩,他知道自己并非二人之手。

  “滚,不然死路一条!”

  杨艳怒呵一声,不想与之废话,其实她现在已经无力与之打斗,如若不然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此举正合童刚之意,虽然没能击杀许拾,但重伤他已经足以。

  扶起许拾便往金宗外门方向去,独留小妖兽站在原地。

  剑冢的动静吸引无数人前往,就连内门也有不少弟子前去一探究竟。

  所以伤痕累累的蛮大一行人,并没有被人发现。

  傍晚时分,杨艳独坐在墙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雨不知何时凑上前来,躲在其身后安静地看着她。

  “你说,那许拾到底是什么人?今日在后山为何会突然发狂?”

  杨艳总觉得许拾并没有被媚惑,而是被某种力量控制了。

  但她不知道那股力量来自何处,现在她都心有余悸,回想当时自己已经是破境者二阶,而许拾却只有灵武者修为。

  可就因为这种修为竟与自己战成平手,她想弄清楚那力量从何而来。

  “也许等他醒来,你自己问会更好些。”

  杨雨也表示无奈,但她知道这个答案也许只有许拾才能帮忙解答。

  但杨艳知道,一旦许拾醒过来,对之前的事肯定一概不知。

  “我听说杨言失踪了!”

  长叹一口气,杨艳有些累了,这几日杨氏出的事情太多了,她完全失去方向。

  “那将你逼进剑冢的人,目的是什么?家族还是散修?”

  她并不关心杨言,对她来说杨言在外门几乎无敌,无需再意,倒是杨雨,杨艳很想知道是谁会去害她。

  但杨雨却摇头不知,只知道当时抢了别人的东西后,他便疯狂报复自己。

  “原来,你抢了人家东西?!”

  这时,杨艳才知道为什么杨雨会被追杀,敢在宗内抢东西,怕无人敢这么做吧!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有人敢挑衅自己的家族,现在看来她多虑了。

  “明日把东西还给人家,若他去宗门告状可就没人帮你了。”

  杨艳知道,宗门有规定,若有人敢在宗内抢他人东西,便是对宗门不敬,凡宗内弟子匀可与之为敌!

  现在被抢之人还未告诉宗门,杨雨还有得救,如若不然后面可不好办了!

  杨雨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答应杨艳,明日一早便物归原主。

  她嘴上虽这般说法,但心里却不是这样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