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邪君都市纵横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那帅哥长什么样?

第二百七十三章 那帅哥长什么样?

  唐子俊顶着奇怪的发型一路小跑从侧门出了风雨阁。

  “一群**!”唐子俊见路上行人目光望来,自己如今形象全无丢不起这人,回头看了一眼风雨阁,怒骂一声向着自己的车跑去。

  “吱吱...”车辆急刹车声传来,唐子俊看着眼前差点撞到自己的兰博基尼,当即开骂:“你特么的怎么开车的......”

  “卧槽!”衡少坤看着车前的流浪汉,虽听不清对方具体说了什么,但见其上蹦下跳的姿势,应该是在跳脚大骂,本是赶时间不想计较,但见其不走开还在原地挡着路,当即骂咧一声开门下了车。

  “你这神经病特么的大白天的也敢出来碰瓷?赶紧从大爷面前消失!”衡少坤下了车听到对方不堪入耳的脏话,也是丝毫不客气的开骂。

  “你...哎呦?坤少。”唐子俊还想再骂几句撒撒气,仔细一看车门前的这人,还是个熟人。

  “滚滚滚,赶紧滚!今天没时间收拾你,你的发型劳资记住了,劳资下次见了你一定要打的你生活自理!快滚!”衡少坤一听对方的称呼,语言更加的激烈了,只当是对方特意找上自己碰瓷讹钱的。

  “卧槽!坤少,我是唐子俊啊。”唐子俊脸色很是难看,看在衡少坤家世的份上,忍了下来解释了一句。

  “唐你**!快滚!别耽误劳资的时间!”衡少坤根本就没有在意细听对方说的什么,赶苍蝇一般的连连摆手,见其还是不为所动,随之伸腿向着唐子俊的腹部踹去。

  唐子俊还没把手无缚鸡之力的衡少坤放在眼里,接住其踹来的腿,另一只手撩开因泡了水粘贴在额前的头发。

  “我...唐少?噗!哈哈哈......”衡少坤这次是看清了对方的长相,可不就是自己认识的狐朋狗友中的其中一位唐子俊嘛,看着唐子俊地中海的发型,很是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唐少你这发型太特么的独特了,你的品味果然与众不同啊!哈哈......”衡少坤看着眼前自己这酒肉朋友的发型,依旧忍不住笑容。

  唐子俊闻言苍白的脸色有些酱红,不想多说也不想多待,急切的说道:“坤少,你的手机给我用下。”

  衡少坤看着唐子俊不仅发型挫,此时身上还湿漉漉的,脸上闪过嫌弃之色,很是不想借给其手机。

  唐子俊眼中悄然闪过恼怒之色,衡少坤的表情根本就不加掩饰。

  “唐少,不要介意,我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只是在想你怎么会成了这副模样。”毕竟是朋友,衡少坤出言解释了下,只是脸上的笑意根本掩饰不住。

  “我出了点意外而已。坤少,我有很重要的事,手机麻烦借我用一下。”唐子俊与衡少坤接触几次,也知道对方就是个傻*富二代,而如今自己这发型,不用看都知道搞笑到了极点,心中虽然恼怒,但正事要紧。

  “好好。”衡少坤点头答应,莫名的有些虚荣心,只因自己的发型比之唐子俊好看多了。

  唐子俊接过手机就走到了一旁,衡少坤也不介意,对方也是有身份的人,还不至于霸占自己的手机。

  电话接通后,唐子俊不敢先开口说话,等待对方先行说话。

  “找我何事?”听筒中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语气略微有些不满之意。

  “义父,我发现承影剑了!”唐子俊深知此刻打给魏延廷扰了清静,不敢多说废话,直接道出自己的重大发现。

  “承影剑!承影剑在哪?”对面先是传来了瓷器破碎的声音,继而魏延廷急切的问话传来。

  “承影剑在风雨阁,在一个少年的手上。”唐子俊立马回答了问题。

  “你确定是承影剑?”魏延廷的语气显得很是激动。

  “我...我确定!那少年手持一个古朴的剑柄虚空对着我斩击,然后空气中就随之出现了一道紫色剑气!那应该就是无形之剑承影剑的莫大威力造成的!”唐子俊自然是没见过承影剑真容,但刚刚那神奇的剑柄与承影剑传说中是把无形之剑完全吻合。

  “哈哈哈...好...我马上到!”魏延廷闻言大笑一阵后连连叫好。

  唐子俊听着魏延廷有着结束通话的意思,赶忙说道:“义父,还有一件事。”

  “待我到了再说吧。”魏延廷显得很是迫不及待。

  “义父,我的修为被废了啊!请您帮帮我!”唐子俊急忙说出自己遭遇到的问题。

  “是那少年废了你?欣儿不在风雨阁吗?”魏延廷问道。

  “是的义父,那少年在风雨亭把我踢入了湖泊里,然后我就发现我丹田处的玄气无法动用了。”唐子俊赶忙说出原因。

  “那少年为什么在风雨亭中?”魏延廷闻言开口问道。

  “我听宁欣的小妹说,那少年是宁欣的贵客,此前更是在风雨亭中用餐,那少年借着承影剑逞凶之时,宁欣根本对我不管不顾,反而对着那少年百般讨好。而且,我听那少年的妹妹说,那少年就是宁欣找的小白脸......”唐子俊面色阴毒的对着魏延廷打起了宁欣的小报告。

  “欣儿的男朋友?嗯,我知道了,待我到了再说,你现在去看着那少年的动向。”魏延廷交代一声便是挂断了通话。

  “玛德!宁欣宁欣!整天把宁欣挂在嘴边,真特么的偏心!我的修为被废竟然都不过问一声!”唐子俊听着手机中的盲音怒骂一声。

  “唐少,你这是怎么了?”衡少坤见唐子俊拿着手机破口大骂,显然是通话很不愉快,他很怕对方拿自己的手机撒气。

  “没事。”唐子俊脸色极为难看,继而对着衡少坤说道:“坤少你来这里干嘛?”

  “是欣姐打电话让我来的。”衡少坤带着笑容回了一句,目光却盯着唐子俊手中的手机。

  “呵呵,宁欣那骚娘们找了个小白脸,还会叫你来?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女人多的是,你就别念想着宁欣了。”唐子俊想着刺激衡少坤去找茬,心中同时暗骂衡少坤真是瞎了眼,竟然会看上相貌不敢恭维的宁欣。

  “哎呦!唐少你可别乱说,我可没有对欣姐有任何的觊觎之心!”衡少坤闻言想到了凌天邪,赶忙出声解释。

  “是吗?宁欣现在可是和那个小白脸在风雨亭里恩爱呢,你还是别去打扰了。”唐子俊自然不相信衡少坤的话,自己也不是没想拿下宁欣掌控风雨阁,但宁欣那长相却是下不去手。

  “小白脸?那个小白脸长什么样?”衡少坤听出关键,赶忙追问,暗暗祈祷事实不是如自己猜想的一般。

  “小白脸还能长什么样?面容还算帅气,一张脸极度苍白,看来没少被宁欣索求,哈哈哈......”唐子俊恶意的败坏着宁欣的名声,想要从其中得到些安慰。

  “还算帅气是多帅?比之你我如何?”衡少坤继续追问。

  “呸!那小白脸无非年轻了些,相貌不及你我十之一二。”唐子俊自问自己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

  “那小白脸,呸呸...那年轻的帅哥是不是叫凌天邪?”衡少坤说完,呼吸都是停止等待唐子俊的回答。

  “不是。”唐子俊摇头回道,他只以为在之前宁欣呼喊凌天邪时喊的是其名字,凌鬃狮。

  “不会吧?”衡少坤自语一声,难道宁欣背着凌天邪找姘头了?还是说宁欣与凌天邪根本就是假的?

  “坤少,我有件事要麻烦你。”唐子俊面带笑容的说道。

  “什么事?”衡少坤心中戒备起来,对方与自己无非就是酒肉朋友,应该是要借钱了。

  “你能不能进去帮我盯着一下那个小白脸?他此时应该还在风雨亭中。你放心,你只要盯着他去了哪里就行,我待会就进去。”唐子俊此时都不敢再进风雨阁,更别说还要盯着凌天邪不要逃跑了。

  “哦,就这事啊,可以可以,我正好要进去。不过你要我盯着那小白脸干嘛呀?”衡少坤闻言放下心来,只要不是金钱的问题都好说,同时他还留个心眼,唐子俊为何自己不去盯着,而且之前可是很狼狈的在街道上奔跑。

  唐子俊微微思索后说道:“我和他打赌输了,就变成这副模样了,我现在自然是去找人来报仇了。”

  “你们玩的还挺大的啊。”衡少坤敷衍了一句,只是此时又注意到了唐子俊的发型,于是又很不厚道的露出了看笑话般的笑容。

  “呵呵,那小白脸只是运气好而已,不然被剃头和游泳的就是他了。”唐子俊的笑容很是牵强。

  “呵呵,唐少还真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要是我可不会答应坏了发型。”衡少坤根本没有聊天的兴致,暗骂唐子俊真是没眼力见,自己的目光可是一直在看着自己的手机。

  “既然赌了,那就愿赌服输,待会我会去找回场子的,那小白脸我会让他比我凄惨百倍!”唐子俊犹自安慰着自己倍受打击的心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