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 第五百六十章:冰封世界——酋雷姆之迷,遥远的北极

第五百六十章:冰封世界——酋雷姆之迷,遥远的北极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总之不是好事。”

  李想并没有分享不幸遭遇的习惯,更何况这里人多眼杂,不适合讨论。

  金银童子很识趣地没有追问。

  两人的家庭环境决定了以他们的眼见,当即便看出那根蓝色羽毛极可能来自某只传说中的小精灵——急冻鸟。

  李想出门一趟,遇到急冻鸟了?

  宫煦颇有些兴奋,他对传说中的小精灵自然也是非常好奇。

  长这么大,他唯一一次亲眼见到传说小精灵,是和家里人出去旅游时,当日夜晚透过窗外,看到的四只大型四足小精灵。

  ——三剑客和它们的弟子。

  宫煦的爷爷这么称呼那些小精灵,并告诉他这些传说小精灵会在全世界迁徙,它们使用的【圣剑】和一般小精灵截然不同。

  没想到时隔那么多年,李想也遇到了另外一种鸟类传说小精灵,还拿回了它的羽毛。

  好奇心便难以抑制。

  很想继续问下去,却不知道该怎么张口,李想又不是他爹,有什么义务告诉他全部?

  另一边,宋桀环视了一圈李想的身体,又看了眼他的脸色。

  并没有发现异状后,微微松了口气。

  遇上传说小精灵往往是一件值得高兴,又不值得高兴的事情。

  因为对方往往非常强大,且对训练家或者说人类不全是抱有善意。

  很早以前,他家的公司在寻矿的时候,不小心路过了闪电鸟的临时地盘。

  这家伙为了惩罚入侵者,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降下了一片落雷攻击寻矿队,最终导致了相当惨重的损失。

  【传说小精灵并不友好。】

  宋桀他父亲吃了这个亏后,心里就一直记挂着,时不时就拿出来告诫宋桀。

  一来二去。

  宋桀对传说小精灵的印象也跟着不好了。

  三人的后方。

  徐鹤捂着胸口,一副差点折寿的样子,身边是安慰他的潮。

  万一李想真出事了,他这个教练绝对是主要责任,搞不好教练生涯就到头了。

  教练生涯都算小事,李想可关乎到雾都大进阶全球级,和未来的崛起。

  徐鹤听到李想出事没晕过去都算他承受能力强。

  ‘再让他一个人乱跑我就吃屎!!’

  秃顶中年人只觉得自己脑袋上面的最后几根毛在呻吟,估计没几天寿命了。

  一群人归还了象牙猪,趁着天还晴朗,驱车走人。

  ……

  刚回宾馆。

  窗外轰隆一声,有阴沉的雷云汇聚,狂风呼啸不止,空气逐渐变得潮湿。

  才下完雪马上又下雨夹雪,这种鬼天气真是让人吃不消。

  李想听到前台在抱怨这几天的异常。

  他知道,估计是巡护员联盟想办法封山了,就像前几天急冻鸟用大雪封山一样。

  场面好大。

  用了黑科技还是很多小精灵?总不可能请来了神兽吧。

  李想畅想着,属于他的批斗大会却开始了。

  徐鹤真的很生气。

  坐在位置上的时候脸都起哄了。

  当着校队所有人的面,大声训斥了李想一顿,语气极重,并让他上交五千字检讨,当着校队所有人的面诵读。

  苗爽在边上说好话,才把检讨给免了。

  李想全程保持虚心受教状态,乖乖认错,也不顶嘴,五千字检讨临头没说一句话。

  也幸亏不用写。

  最终。

  他站在一干表情或是担忧,或是揶揄,或是好奇的学姐面前,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保证下次不再恣意妄为。

  事情便到此为止。

  徐鹤和苗爽这两个领队都无意将这件事情闹大,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只要李想认错,也就过去了。

  捅到校理事会那边,对谁都没好处。

  事后。

  一堆人追着问李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想随口编了个骑鸟兜风,被野生宝可梦袭击的事情,敷衍过去了。

  说实话就有鬼了!

  但这个理由骗不过见到羽毛的金银童子和潮。

  三人都见过羽毛,知道其中必有蹊跷。

  可除了宫煦以外的两人,都很机灵地没有问下去,收敛了自己的好奇心。

  宫煦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李想,一副想说话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

  李想都被他整笑了,却还是没有满足他的心愿,祸从口出的道理谁都懂。

  好好地泡个澡放松了一下。

  他回到房间,看着急冻鸟的尾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都知道火焰鸟的羽毛可以燃烧,燃烧起来的火,被称之为圣火。

  那急冻鸟呢?

  急冻鸟的尾羽有啥用?装饰品?卖钱?

  李想不太了解,心想如果是洛奇亚或者凤王的羽毛就好了。

  人家的羽毛在特别篇里,可以做成收服雪拉比(时拉比)的GS球。

  还能向凤王挑战啥的。

  ……算了,本就是白来的东西。

  李想上网搜了一下,发现除却有人愿意出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收购外,没有任何用途的说明。

  哦,什么磨粉泡水延年益寿的忽悠人话是有的。

  暂时放着,等日后想到用途再说。

  李想转移视线,开始搜寻有关酋雷姆和北极的讯息。

  然而。

  网络上有关传说宝可梦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传闻,和李想前世的一些设定也冲突,说明都是猜的。

  有关北极。

  和前世不一样,前世的南极是南极洲,北极是北冰洋。

  前者冰川陆地动物,较多且不归属任何国家,后者大部分区域都是海水,且许许多多的区域都被不同国家瓜分了。

  但在这里,北极和南极是一样的。

  或者说这两个玩意儿变得平均起来了,都是有海有陆地。

  同时。

  和前世不同。

  北极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劣,据说北极科考队十月到来年三月,这五个月里只会待在基地内部,一步都不敢出去。

  南极倒是好一点,甚至还能去旅游。

  以前李想看到这些东西,可能还搞不懂北极环境如此可怜的理由。

  现在么……

  他觉得应该是酋雷姆的锅。

  ——【冰封世界(こごえるせかい)】。

  这个属于酋雷姆的专属招式,在游戏里威力不强,但动画宝可梦世代中的表现力却很可怕。

  双龙市被一瞬间冻结的那一集,名字就叫做冰封世界。

  但这也意味着,那群去北极捕龙的人要在十月份之前找到酋雷姆。

  十月之后,估计没有抗寒的黑科技会不太好受。

  对巡护员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十月份之前抓不到那群人,他们就不得不退出北极。

  啧。

  想去。

  李想抓着呆愣愣的恶魔猫,在它脑壳上来回摆弄,有些不甘心。

  他也好想去北极,好想去抓酋雷姆……不是,好想去阻止那些人抓酋雷姆。

  当然。

  就他现在这种实力,请他去他都不会去的。

  李想只不过是处于一个想去又不敢去的区间里,来回折腾自己。

  现在他的感觉就是游戏的大型资料片开了,可活动有等级限制,他这个萌新没办法参与,只能先练级,过其他的剧情。

  或者看着别人打活动。

  难受得要死。

  带着这种想法,李想沉沉睡去。

  ……

  次日。

  外面的雨夹雪好像停了。

  李想便照例下去晨练,由于徐鹤坚决不让他一个人出门,只好拐上宋桀。

  结果刚下楼。

  在大厅前看到了一个熟人。

  “钟叔!”

  李想微惊,宋桀眼睛微眯。

  正向出示证件,向前台询问雾都队房间的钟海也转过了头,双目微亮。

  “嘿!省得我上楼找了!”

  钟海依旧叼着他的牙签,目光扫过宋桀,“嚯,小少爷也在,都起这么早,了不得现在的年轻人。”

  “海哥。”

  宋桀冲钟海点点头。

  嗯?

  李想侧过头,“等等,你叫他什么?”

  “海哥。不用说了,你比我小一辈。”宋桀把他的头扭了过去,面容中隐隐有些笑意。

  李想扯了扯嘴角。

  放弃了和宋桀争论辈分的事情。

  他没想到宋桀居然会和钟海认识,是因为他家里的公司?

  话又说回来,巡护员基地是没人了么,咋每次都是钟海。

  “时间有限,小少爷,我就不和你多寒暄了。李想,咱俩找个地方聊聊吧。”

  钟海一如既往地雷厉风行。

  宋桀并无意见,虽然好奇李想身上发生的事情,但也不至于不识趣到一定要插足其中。

  他坐在大厅的沙发等。

  而李想和钟海,则来到服务员找钥匙开出来的一楼咖啡馆里。

  两人面对面坐着。

  “嗯……开门见山吧,你这小子,是真不让人省心。”

  钟海叹气,“雪岭这种都是野生小精灵的地方,能瞎闯么?”

  李想尴尬地笑了笑,也不去争辩自己就在天上飞一圈之类的话。

  “但也托你的福,雪岭上那三批人全部抓到了。”

  钟海直接告诉了他昨晚的结果。

  李想道:“那北极呢?北极那边是什么情况?那批人抓到了吗?还有斯兰卡王国的首相!黑市!”

  “别激动。”

  钟海让他稍安勿躁,“接下去的话,你也懂的,不要去外面乱说。”

  “北极的话,没这么容易抓,七月份是野生小精灵在外围活动的热潮,加上特殊环境,不是很好追踪。”

  这位首席巡护员先报了个忧,再报喜。

  “但是,龙的遗骸也不是这么好找的,我们每年派大批大批的人出去,到现在都没找到,更别提临时起意的他们了。”

  巡护员联盟也没找到?

  李想便问,“那如果龙的遗骸被带走,极北会发生什么变化?”

  “不清楚。”

  钟海很诚实地摇头,“有关龙的遗骸,我们只有极北前代超能冠军的预言和传说。”

  “预言?”

  “对,预言说,当一位英雄怀揣着理想和现实,找到了龙之遗骸,它就能获得真正的解放。”

  “真正的解放……”

  “传说的话,你应该也知道,龙之遗骸一旦被消失,极北会遭受灭顶之灾。”

  钟海说完句话后,笑问:“是不是一头雾水?”

  李想确实一头雾水,他明白所谓的真正的解放,但不清楚为什么说龙之遗骸消失,极北会遭受灭顶之灾。

  “我们也不清楚,所以一直想要搞懂。”

  钟海取下牙签,“至于你说的斯兰卡王国,我们去了,首相确实被催眠了,但是黑市里卖东西的人,也是被催眠的傀儡。”

  这么难缠?

  李想皱眉,发觉塞州事件后,异界人越发谨慎,一个两个都成了阴沟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