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约架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白如笙被冤枉

第三百四十三章 白如笙被冤枉

  “你有什么资格提我父亲?如果不是你,我父亲怎么会牵扯上心法。他变成现在这里,都怪你!”

  于晓婷并不在意白如笙的话,毅然的抬起手中的刀剑,就刺向顾北城的胸口。

  情况危急,白如笙也顾不上其他,把脚下的石头踢向于晓婷的刀剑,本该刺进胸口,却因白如笙的阻挠,直接刺穿了顾北城的胳膊,血沿着胳膊往下流,染红了整个手臂,顾北城疼得倒在地上翻滚。

  于晓婷冷漠地抽出刀剑,准备再次对顾北城动手。

  “杀了顾北城,你就再也翻不了身了。”白如笙忍住身子的不适,迅速跑到顾北城面前,却不想顾北城忽然站起来,握住了白如笙的肩膀,硬把她拖到身前挡剑:“你要杀就杀她,不要杀我啊。”

  顾北城到底是个男人,又有强烈的求生欲,此时的力气大得惊人,白如笙怎么也挣脱不了。

  眼看着不长眼的剑就要刺进白如笙的脖子了。

  傅司言把手放在口袋,一下子站起来,朝于晓婷跑去,就在离她只有一米远的时候,立刻拿出口袋里的粉末撒向于晓婷的双眼。

  剑刚刺进皮肤,白如笙的脖子已经了清晰的血流。

  于晓婷的眼睛被粉末灼得生疼,在也顾不上杀人,立即扔开手中的剑,捂住眼睛,惊恐大喊:“傅司言,快点给我解药!”

  剑应声落地,白如笙的身子也软了下来,倒在了傅司言的怀中。

  傅司言觉得她身子泛冷,立刻取下脖子上的玉佩,挂在她的身上,这才取出纸巾,压在脖子上的伤口上。

  “只是一厘米的伤口,不碍事。”她被压得不舒服,想要拿开傅司言的手,却被对方阻止。

  现在是最好的逃跑时机,顾北城跌跌撞撞爬起来,顾不得身体的疼痛,转身就拍。

  于晓婷听见动静,跪在地上摸索了一阵,最后捡起地上的刀剑,朝发出脚步声的方向刺去,只听见“啊”的一声。

  白如笙和傅司言同时回头看去,顾北城倒在地上,而那柄刀剑,则从身体穿过。

  “于晓婷,你不能再错下去,必须跟我去警察局自首。”半晌之后,白如笙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立刻站起来朝于晓婷走去:“只有自首,才能从轻发落,你才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傅司言也跟着白如笙劝导了几句,但于晓婷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只觉得白如笙居心叵测,想要她的命。

  “你们休想糊弄我,我不会跟你们走的。”于晓婷笑得疯狂,甚至眼泪都笑出来了:“顾北城的死也和你有关,如果不是你找到顾家来,他绝对不会死。”

  “于晓婷,你疯了。”白如笙已经确认了这个事实:“既然你不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

  白如笙一个箭步上前,趁着于晓婷不注意扼住了对方的咽喉,却忽然听见傅司言一声小心,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背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往前踉跄几步摔在地上。

  她迅速转头看去,却只看见黑衣人带于晓婷离开的背影。

  “如笙,我们去医院。”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白如笙重要,只要她能安然无恙,哪怕放跑杀人凶手也没有关系:“王宇那边已经接到通知,马上就会赶过来,剩下的就没我们的事了。”

  白如笙挥动了一下手臂,觉得身体没有问题,便摇头拒绝了傅司言的提议,轻声说:“我只需要调息便可,等王宇到现场来采集了证据后,我们再回顾家。”

  白如故这一等,就是一下午,弄到夜里七八点才被警车送到顾家。

  一到顾家,她和傅司言就直接回了房间。

  不想白如篌却忽然闯了进来,着急说道:“我妹妹说要去找树林的最高处于晓婷,你们帮我劝一劝她。”

  此时,白如笙已经精疲力竭,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白如竺的事情,便直言拒绝了白如篌的请求。

  “那明日一早你去树林可以吗?我找不到她说的那个地方,你了好几次树林,应该能找到的。”

  耐不住白如篌的再三打磨,白如笙只好先答应。

  傅司言本以为白如笙只是口头答应,不想早上一醒来,真不见了她的身影。

  白如笙如傅司言所想,真去了树林的最高处,也见到了白如竺和于晓婷。

  只不过,她到的时候白如竺已经软软的躺在地上,只剩一颗脑袋在左顾右看。

  “你把白如竺怎么了?”她冷冷发问。

  “我还没对她做什么,她就自己摔成了瘫痪,这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啊。”于晓婷是笑着说这话的,仿佛就算白如竺去死,也和自己没有关系:“白如笙,你竟然来会救一个想要你命的人,我该说你大度,还是该说你蠢。”

  说着,于晓婷抬起一脚就踢中了白如竺的身子,只见白如竺滚了一圈半之后,软软的趴在地上,脑袋艰难地转到于晓婷面前,恶狠狠的说:“难道你就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做过,不然你妈怎么会被风雅推入河中淹死。听说你妈是和别人偷会的时候,被风雅发现,又推入河中的。”

  说这话的时候,白如竺喘了好几口气。

  被用心保守的秘密,就这么被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她惊慌了一瞬,抬眸对上于晓婷的眸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晓婷愣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想到,母亲的死里竟会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好半天才缓过来,喃喃道:“不,不会的,我母亲不是那样的人,她很爱我父亲的。

  “爱你父亲,所以给你父亲戴绿帽

  字,这份爱真伟大。”白如竺笑了笑:“于晓婷,我不会给你自欺欺人的机会,我手里有证据,我用证据来交换我的命,如何?”

  “证据?你休想!你去死!”于晓婷忽然愤怒地踢向白如竺的脸,不想快要踢中的时候,却被白如笙阻止。

  “不要再继续犯傻了,大于师兄最不想看见你这副样子。”

  “滚开,这是我和白如竺之间的恩怨,和你没关系。”于晓婷往后退了两步,站稳之后看向白如笙。

  白如竺觉得这是个挑拨的好机会,立刻出声道:“你看她那表情,像是没关系的样子?说不定她早知道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