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第七百六十四章:无奈的牺牲

第七百六十四章:无奈的牺牲

  众人都叹了口气,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曾经是有些反常的抗争过,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样的态度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不喜欢的,虽然说他们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打算,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放在一个平面上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十分的麻烦,虽然说它们也一直等到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么样的缘分,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他们有可能不会有些心寒,虽然说他们也一直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一直是必须要好好的完整的去明白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有了多少的利益,才能真正的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牺牲他们是完成这么一个条约的话,那么又有谁会愿意?

  他们平衡点本来就是要大家共同去维持的,但是现在却完完全全是需要牺牲他们的利益是维持的话,那么又有谁会选择喜欢,虽然说对于它们来说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比较习惯,甚至是有些喜欢,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现的话,那么他们有可能会觉得有些心寒,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早就已经习惯,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场威胁了,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立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是呢,是一个比较有利的状态,虽然说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该是怎样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现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立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又有谁会愿意去听?

  说明白了也只不过是他们只不过是被牺牲的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本身就是不应该有更多的要求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样的事情确实是有些残忍,但是没有任何人愿意帮忙的情况下,那么他们也就是只能自己孤身的奋斗,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过于的残忍,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该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发生了这件事情的话,那么能有多少人帮忙也是一个问号。

  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比较的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立的话,那么它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该是一个怎样的态度,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算是一个比较让人用波动性的这么一个话题,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清楚的话,那么他们就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如果说真的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而产生了更大的危险性的话,那么他们又应该怎么去做呢?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是应该预防,但是如果要怎么预防的话,那么肯定还是一个问题,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比较的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想清楚的话,那么他们也知道,究竟是这个路该从哪里去走。

  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现这件事情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也绝对相当是比较的麻烦,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立,那么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是一个好事,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要尝试了更大的波动状态的话,那么这件事情肯定是我也不太开心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许早就是已经注定了的态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考虑得到的话,那么他没有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该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呢?

  未来的一切她们本身就是选择去牺牲的,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也是有人推他们出来,但是不代表他们是真的能够承认,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他们就应该如何去想,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了更大的难题,那么他们应该如何去做呢?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是根本怨不到他人,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去想一想的话,那么他们也会觉得有些心寒吗?

  虽然说为了集体的利益,他们是你应该被牺牲的一部分,但是可不代表他们是真的会死,虽然说他没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的状态来说应该也算是不太好,但是人既然是有感情的话,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弃这么一次属于自己的机会呢?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是被放弃,甚至是觉得舍弃了更加理智,但是他们的情感不允许。小桃中文

  如果说真的是非常理智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愿意承认的话,那么他们也不得不去想想,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愿意被否认的话,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愿意,这件事情和自己是没有多大的关联,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了更大的波动,那么又有谁愿意去负责呢?

  平衡点的问题本来就是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共同的问题,可是如果说真的是没有人愿意去负责的话,那么他们也就不得不去肩负这样的重任,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属于自己的任务,但是他们不代表这件事情是真的要去做,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别人或者说对于其他人来说做的都有些不合适,但是这件事情是真的需要他们去做吗?他们是真的不能被代替吗?他们只不过是最合适的,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其他人或者是说对于这有相关部门这么去做的话,那么他们可能会比自己做得更好。

  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一种享受,但是他没有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被否定了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算是比较的麻烦,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被否定了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手臂就是没有任何希望了,虽然说他们也一直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该是一个怎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现这些事情的话,那么他没有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该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他们的心里肯定也是有一些准备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的心里肯定也是多少有些波动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能在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没有几乎每个人都会去多想一想,在解救就是在未来能够得到多少利益的。

  这几乎已经是成为了其他人的功能,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算得上是一种遗憾,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该是一个怎样的把握,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为那么,他们又非常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该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种事情而产生了更大的波动那么大自己又应该如何去选择呢?

  “可是老师我们明明是被牺牲的一部分,如果说明这么一份弥补都没有办法得到的话,那么我们所有的东西岂不都是白费了,我们所有画过的设计和脑筋,甚至是我们付出的时间,都是没有办法去弥补的了?”

  众人觉得有些难以接受,虽然说他没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你应该算算是早就应该习惯,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觉得这件事情是过于残忍的,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立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该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他没有和尚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发生了的话那么他们也坑,你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是没有多大的关系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了更多的麻烦事情的话,那么他们应该如何去解决,甚至是缓解这个矛盾。

  “既然是她们已经决定好牺牲我们的话,那么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处的,但是现在的矛盾仍然存在,虽然说我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说起来也算是大家都懂,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集体解决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坚决是不会再参与,既然我们是已经被牺牲掉的一部分,那么我们也有权获得一定的豁免权吧?更何况老师会在他们那边扭扭着,什么样的待遇还是一个未知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