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第七百三十二章:能量暴动

第七百三十二章:能量暴动

  “你说他们这一回是真的还能回来吗?如果说真的还能回来的话,我们又应该做何决定了,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我们也从来都是没有必要去多加考虑的,只不过是一个传称者罢了,如果说真的不是缺少传真者的作用,那么我们应该也是不会被选上的吧?”

  方诺涵对于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深信不疑,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也算得上是比较的打击,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把握,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一直是心里有数,但是真的是要在自己的心里扎下这么一刀的话,那么他们的心里还是很疼的。

  “其实我觉得还是不能这么说的,不管怎样他们曾经还是对我们很好的,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她们也算是给了我们现在所要的条件,只是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本来就是有着属于自己的任务,所以在这当初他们也是说清楚了的呀。”

  系统和数据系统表示不解,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速度,表示了十分的懦弱,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可实在是太难了,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最初的她们来说,本来就是已经明白的事实,只是有人不愿意相信,甚至也是沉溺其中了而已,如果说真的是要沉溺其中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完全算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认清自己的身份,否则的话对于自己来说也就相当是一场折磨,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他们已经算到是做到位了,但是对于我们而言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我们可能还会心疼。”

  默默地考虑了许久之后,他们也说那是直接明白了这些人在他们心中的位置,也许确确实实是十分的重要,但是在这些人的眼里,这些事情却完全没有必要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性质是在于这样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们想的也只不过是留下传承,然后将这件事情传承下去,自己也能够好好的去救自己曾经的同事。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们自然也是不会管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早就能够有所明白,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清楚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有多危险吧。

  竟然是因为懂得这件事情有多危险,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肯定也算他是打好一定的安全牌,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算得上是意外,但是只要是有成功的可能性,那么他们自己也肯定是不会放过的。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情况吧。

  “既然他们都已经把传承留下来了,那么她们就肯定是带着必死的决心去的,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也孙老师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作为和他们相处得如此之久的朋友,他们也应该算老师能够理解你根本无法接受的信息,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就算了事,从来都不愿意在此事上多言了。”

  毕竟这件事情也没有必要去多说了,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把握,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它们也肯定是不会客气,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有人会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十分不公平的话,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是说一句命运戏人。k

  方诺涵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这样的一个举动,虽然说他们也表示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是在意料之外,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清楚的话,那么她们也表示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状态,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是不是也说明早就是已经明白这件事情是无可挽回的,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让他们去接受的至于他们接不接受他们现在因为是没有办法给他们做一个时间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就只能让他们默默的承认。这件事情如果说真实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只怕是让人难以抗拒,甚至是根本不愿意去承认这件事情的存在。

  “你说我也确实应该明白,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有多重要的意义,如果说我真的是不愿意去承认的话,那么我们肯定也会将这件事情办得更加糟糕,不管怎样,这件事情既然是已经给了我们选择,我们又愿意承认去这么做的话,那么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本身就是没有什么去反对的,其他意见虽然说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确实是十分痛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想的合理的话,那么他没有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打算呢?”

  既然已经同意了这么一个交流我们本身又是没有问题解决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十分痛苦甚至带来多少伤害,但是既然已经这么决定了的话,那么我们也就只能是带来这么一个痛苦的决定,之后仍然继续坚持下去吧。

  默默地思考了半响之后,对于这样的事情,气筒也算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打算,如果说真的是愿意承认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个究竟是给自己带来了一个怎样的伤痛,只是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应该是早就习惯的,甚至是早就应该知道的,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件事情给彻底划分清楚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能带,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而言是一个怎样的情况呢?

  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也是不会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吧,他们只会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负面的能量,已经不知道扩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如果说真的是这么源源不断的在不断的产生的话,那么他们能够影响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又或者说他们会有怎样的扩大范围,会不会产生污染,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算算是早就已经有所担心,但是只要是有这么一个存在的话,那么他们就必须考虑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认为执行。

  他们能够成功吗?这件事情她们自然也是说不准的,甚至早就已经认定了失败,否则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不会将这件事情彻底的说明白,虽然说他们也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打算,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他们的心里又何尝不会有一种淡淡的悲伤,虽然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承认的话,那么他没有何尝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说也许早就已经是认定了的态度,正因为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活路,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的同伙方式以及其他的传承之人。

  “有的时候人的希望真的是没有办法去改变任何的东西,虽然说给他们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幻想,但是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有多么的残忍,正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情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完成,所以他们才会觉得这件事情其实是有着多多的残忍,他们谁都明白,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去完成的事情,甚至是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压力,可是他们没有办法去否认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有着怎样的影响,或者是说其他的想法,因为它们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在这件事情彻底的明白或者是说说清楚。”

  他们真的是能够说出口的嘛,自然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件事情给彻底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他们自然是没有办法去求行的,只是明白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接受的话,那么按照自己现在的心脏似乎还是有点困难。

  “你说人也确实是一个复杂的生活呢,他们确确实实可以非常的冷漠无情,可是又偏偏的动了很多很多的心思去保护一个人,甚至是想留下这么一份传承来给后人一个启示,但是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拥有这么一个善恶的转变呢?又或者说对于这样的事情,是否还是真的会存在一个开关,然后让人不断的引导,或者说被引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