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过早的明白

过早的明白

  既然这件事情还是要那些老道士来帮忙的话,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地方,虽然这件事情需要更多的变通。但是想来既然是冤枉的话。还是能帮忙的,但是能不能把这件事情非常完美的决定也就是一个谜题,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算很紧张了,可是那些老道士对于这样的事情,虽然说是和冤案有关,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牵扯到了撒谎之类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打算,如果说真的是要强烈拒绝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是没有办法将这件事情请那些和尚和道士来帮忙啊,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确实算不上什么理直气壮。

  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还得和那些到时候和尚商量一下,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也算是借着他们的手惩罚恶人,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那些出家人来说心里压力和抗拒有多大,如果说真的是要反对的话,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是另想他法,虽然说的期限是比较长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敌方的数据系统和数据存在着不同的演算结果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容易,抽空子直接打压他们的存在呢。毕竟谁也没说这个事情,一定是要有一个攻略存在,如果说真的还有其他人的话,那么他们是不是也得防备一下地方,究竟是能合作还是会成为对手呢,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比完成任务要重要的多。毕竟谁也不想成为为他人做嫁衣的人.

  不过他们就这么去了,心里也会有些打鼓,不管怎样,如果说这个老和尚真的是得罪了他们的身份的话,会不会把他们也认为成一个妖精分类呢?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场冒险,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他们其实心里也会有些遗憾,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既然是要和迷信有关的话,那么也难免会将这件事情彻底的和别人闹翻,如果说真的是要成为妖精或者是说被当做一个,那么他们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奇怪的,毕竟迷信都存在,又为何妖精不存在?

  “那么我们是直接就这么去吗?如果说那些和尚真的是要刻意抓到我们的话,那么又应该怎么办呢?虽然说我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是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事情,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任务,如果说真的是耽误了进度的话,那么我们也应该算是比较的麻烦吧。纵然系统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也算是有所防备,甚至是有些精妙无比的设计连这些高端的和尚道士都没有办法说明,但是既然这个人可以所有国人都可以知道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是不是也有一点点真本事在里面?”

  方诺涵还是有点紧张,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算是比较的麻烦。但是既然是有这么一个迷信存在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没有和妖精有关的话,又如何解释自己可以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被那位大师所明白的话,那么自己肯定会被怎样对待?

  “这有什么,也只不过是仅仅被火烧死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早就已经是明明白白,如果说真的是要成为妖精或者是说被妖精一样对待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最干脆的方法就是被火烧死或者是说也许还能享受一下那些丹药的制作过程。到时候我会给你开痛觉屏蔽,也许在那个时候你还是仍然清醒的,说不定还会每每午夜梦回,还能看到你的脸呢。”系统说出了风凉话,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虽然是有些不客气,但是系统仍然觉得这个人自己还是真的很熟悉,所以有些话也就直接这么说明说,他们也明白这样的说法,对于非熟悉或者是说关系不好的人来说,肯定也是会挨上一顿的,但是现在系统没有身体又没有实体,只不过是在脑海中存在的,如果说这个宿主真的是要打自己的话,那么只能拍自己的脑袋了。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做会这么傻,直接因为自己而拍了自己的脑袋,那么又怎么可能会害怕他的攻击呢,虽然说这件事情也算是讨了点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系统就一直学的其实其实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高冷也没有那么心狠,也许真的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把他们牵连起来。难道是真的之前认识吗?可是为什么没有任何记忆,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一个非常玄妙的问题,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理解什么前世今生的话,那么系统肯定会哈哈大笑。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系统,如果说真的是要有什么前世今生的话,那么岂不是说明自己已经被前置或者是说回炉创造了可是这件事情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是不是也就可以说明他们只不过是永远对于这件事情也应该是哪是可以没有那么多在乎的,有缘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多久就可以见面了,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有些尴尬,甚至是有些疑惑,这件事情为什么能够成功,但是既然是能够成功的,自己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相遇即是有缘又能如此的平等对待,还能好好的聊聊天,成为一个合作伙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是最大的尊重,对于系统来说更多的时候也只不过是一个辅助的系统,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个工具,可是一旦得到了这些温暖的话,那么他们也会有些怀念,虽然说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保存这样的记忆,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能够保留的话,那他还是真的希望能够保留的久一点再久一点,虽然说他也可能明白这件事情,只不过是自己的所思所想,但是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是生命中唯一的一道光。

  做系统做的久了,他们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人看,只不过是一个辅助的工具而已,没有多少情绪,也没有多少变化,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工作方式,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他们其实是有多委屈,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愿意成为自己宿主的伙伴呢,可是他们也一直没有遇到过这个人,虽然说他们也一直内心渴望,但是他们也懂得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遇到的话那么也是那是千难万难。作为一个辅助的工具,又怎么可能将这件事情彻底的明白,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理解的话,那么他们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多困难。

  “你说我是你朋友吗?如果说真的是的话。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也就期望你能够多多的平等对待我,虽然说我也明白这样的要求,对于你来说这件事情应该是相当不客气了,也许你们也只不过是把我当做辅助的工具,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这么一场缘分能够让你我相聚的话,那么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平等对待的,虽然说在你的眼里可能只是妄谈。”她那还有些疑惑,难道自己对待系统的态度还不够好吗?虽然说也一直明白,这只不过是一个辅助的工具,但是既然能够好好的帮助自己,又是掏心掏肺的对她好的话,那么这件事情肯定也是要当作朋友对待的呀,虽然说也不知道系统为什么会如此说明,但是自己却莫名的有些心疼,难道是以前的那些人从来都是没有把他们当作一个真正的朋友看待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么他们要说这些话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我确实不知道以前的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对待你们,但是在我的眼里你一直是我的朋友,否则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愿意让你在我的脑海里吵吵嚷嚷,这样的时候也会有些耽误任务的进度和我的思考,虽然说这些话说的是有些直接,但是你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了的话,我也觉得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也许会是一个非常崭新的开始。”

  现场听了莫名的有些感动,虽然说他也明白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可能只不过是一句好听的诺言。究竟能不能够成真,又有谁能够知道呢?但是现在既然是愿意把这个话说出来的话,那么想来在这个时候也应该是有那么一两分的真心吧。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只不过是闲聊之时,无意的一句话罢了,又何必那么当真呢?也许自己的话语相对于他们来说是正好填补了空闲,如果说一两次机会的话,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我建议是先从那个奇怪的火灾开始,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也许已经过去了,但是既然这场火灾是人为的话,多少还是会存在痕迹的,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肯定会被暴露出来,只不过只是时间的差距。仔细想想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但是可以代表他们的心是一点不怕。无论是那位道士,还是对于这件事情,他们的心中是真的一点都不曾畏惧。”

  “这件事情倒是真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不怕的话,那他们肯定是不会请道士,也不可能请合上的,如果说真的是要害怕的话,才会做这样的事情,古代人的迷信对于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潜移默化,就是每一个文化影响,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一定要相信科学,但是真的是要在一个股东面前说这些的话,那么效果肯定会大大折扣,又何必去请这些人呢,不过是一个奇异火灾意外而产生的这么一个状态,对于他们来说在不在乎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

  这场莫名的最开心的那一天的心情,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比较简单,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现的话,那么它们还是能够做出一点成绩出来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有些疑惑,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打算,虽然说他们也有些意外,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不是矛盾过度,但是真的是要发现了的话那么他们还是能够找到一些线索和蛛丝马迹的。

  “我看看他们那天的金钱流向,却发现他们那时候是花了重金,如果说真的是将这件事情办的特别隆重的话,虽然说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既然是两家的关系你又没有那么亲近,而且之前还是在吵架,虽然说曾经确实是比较要好,但是如果说真的要将这件事情认真分析出来的话,还是有些麻烦的。既然是两家都不太亲切的话,是中晶肯定也算是不太合适,甚至是让人有些怀疑这件事情他们也肯定不是不知道,但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么一份迷信或者是说一个安慰,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也是做了其他的事情,应该不会花这么多钱。”

  诺涵也有些奇怪,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像这种,他们要找的那两个和尚也算是国人皆知,法师要吗?不玩魂的话,想来也应该算是没有必要花那么多钱,这个可是直接能够比得上大师的钱,难道是这些钱分成了两半,一半是用来渡亡魂另一半适用做其他的事情。可是对另一半的金钱又究竟是能够去到哪里,系统虽然说什么都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却没有办法,细节分明,他虽然确确实实知道这一天是花了多少钱,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些钱一一明白流向的,那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悦电子书

  方诺涵也表示非常明白,因为自己本身就是来闯关的,如果说真的是要把难度降得太低的话,那么他们又有何,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难度比较大,但是既然已经明白了那天可以花多少钱的话,那他们也就说要好好的想想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它们的流向究竟是能够去到哪里,更何况他们已经知道了那天做法师的人是谁。这件事情也只不过是多跑了一趟腿,虽然说有些不情愿,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其实数据系统和系统分析的非常准确,甚至是已经给他们降低了不少难度加成。

  系统也明白了自己的宿主所想,然后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能够在自己的著作面前得一个好分数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也肯定是让人愉快的一件事情,哦,不对他不是人,是一个系统,但是系统也是有情绪的,只不过他们也一直认为自己是没有情绪,甚至是别人认为他们也没有兴趣如此循环往复的恶性循环,他们也一直认为自己是没有情绪的,但是实际上他们是真的没有,只不过是没有遇到那个人罢了,如果说真的是遇到了那个人,他们又何尝不曾有过情绪。

  也许这个人真的是自己最适合的一个宿主吧,数据系统却莫名的眯了眼睛,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任务来说这件事情可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说他也有些开心,这件事情找到了真正对自己好的作用,但是可不代表这件事情是可以让他们情绪化的理解的。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有着多大的影响,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有过情绪,如果说真的是突然有那么一天有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打算,或者是说会有着怎样的。自己从来都是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目标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自然是头痛的。

  可是自己真的需要自己这样的发展,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虽然说不像意外,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其实也是有些心疼自己和系统的存在,不管怎样,如果说真的是有那么一天,突然存在了一个人能够感觉你的情绪甚至是一些状态都能够精确的把握到的话,那么他们也是能够感觉到被宠爱的,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任务自然是不太合适,他们拥有着这样的状态,既然这件事情已经拥有的话,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愿意放手呢,虽然说确实是有点自私。

  真奇怪,自己升了系统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心态,虽然说确实是像骂了自己一句,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十分欣喜的,虽然说口中说着自己自私,但是心里又何尝不是很乐意呢。

  “要先去找那位大法师,虽然说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算是有点难,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那个和尚去出面的话,那么想来应该也算是比较容易,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是,让这位和尚来看一看自己的文明,与国内的这么一个明确究竟好不好用,也不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品吗?”系统无声的笑了笑,对于受者的话表示了认同,对于这样的事情自己自然是不便出面的,不管怎样自己的身份一直都是一个孤儿如果说真的是要出面的话,那么自然是不太合适的,如果说真的是要换成这么一个与国内的这么一个大法师突然来找上门问自己十几年前的这个岂不是也是顺便刷新了一下自己的好感度,如果说真的是的话,那么他们也许还能继续合作,这件事情也就是可以成为抛砖引玉的这么一个实验好了。

  系统也表示认同,他们既然说要跟合作伙伴的话,那么对于这样的事情肯定要算,如果说真的是好用的话,那么他们自然也是认为这件事情可以继续合作,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不太好的话,那么他们自然也是可以放弃的,虽然说他明白这件事情难免是有些严,但是对于自己来说,虽然说确实是有些身份不变,但是又不代表这件事情,如果说强制做下来的话又有什么样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应该算是一个10分嚣张,甚至是有些的土豪状态了吧。

  “你说这是不是有了万事有外挂的状态,所以什么都不着急了。”方诺涵笑着说,对于这样的事情其实自己还有系统存在,如果说真的是办不成的话,那么自己就好了,也许对于那些和尚来说,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十分想不到,甚至是有些,但是对于自己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实验,看看他们的实力究竟是怎样的想来,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被发现的话,那么肯定会十分生气吧。

  然而实际上自己已经明白了,已经被当成棋子的老和尚和小和尚两个人对于这件事情其实也是十分的无奈,但有没有办法阻止对方,什么都知道,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原来他们是想试探着我们的实力,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还得好好的去寻找一下合作伙伴,所以对于我们的实力不放心,也一直是拖着不愿意来,看来是想让我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再决定。”

  小和尚有些无奈,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没有办法成功的话,那么是不是说明他们自己已经被放弃了,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有所打算,但是如果说真的将这件事情真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算是一个10分正常的事情,因为对于他们这些什么都知道的人,对于他们肯定是要求比较严格,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件事情十分麻烦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打算。

  “那按照师傅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仍然是待定的状态,如果说我们真的是没有将他们所要求的东西办成的话,那么是不是我们也是可以被随时抛弃了的,虽然说师傅的名声确实够响亮,但是他们似乎却从来不在乎。”小和尚有些苦笑,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算是第1次遇到这么一个存在,虽然说确实是有些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妖精诞生,自己的师傅曾经已经占卜,对于这样的事情也一直是一个非常迷茫的状态,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灰蒙蒙的话,那么他们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习惯,但是任何线索都没有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就算了,21个十分难过的问题了。因为这代表着对方的实力其实是在自己之上,或者是说这人世间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

  可是既然这人世间都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了,那么答案也就可以直接排除了,对于他来说完完全全是要高于自己的师傅的话,那么对于小和尚来说,也应该算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状态,可是如果说真的是有这么一个答案的话,那么这个也是缓了一口气,是自己见过最强的,甚至是最强大的人,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那么一个更强的人横空出世的话,总比这世间没有这个人要更容易接受的多。

  “看来这件事情,我的砖头,虽然说也有些疑惑,这件事情究竟是他们的还是他们的要求,但是既然是他们什么都知道的好,那么我们也应该是要给他们做个样子,既然是他们愿意选择我们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明他们还是有些看重我们的能力,虽然说只不过是待定,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那么一份实力的话,应该还是有能力成为同盟的。”

  “可是师傅曾经你也不是这样疼过吗,对于这样的事情,你得到的是一片黑暗或者是说灰蒙蒙的雾气,对于您来说这件事情不是白费精力吗?不能轻易去做的,这段时间如果在山上这一次你都是要用第3次的人了,不小的负担,如果说真的是这个弄出来的,结果是他们的要求,那么我们肯定也是要好好的去准备这一次的考核的,到时候你的时间和精力都没有跟上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老和尚摸了摸小和尚的头,对于这样的事情其实自己也明白,但是既然是对方已经出了问题,他们又怎么能不去做呢?

  世间之事本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不过这个事情还是暂时不要让小和尚过早的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