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熟悉的世界线

熟悉的世界线

  所以在进行宿主登记的期间,他们都是掌握着一定的宿主消息,然后再进行选择的,虽然说对于她们来说可能算到是一种隐私的侵犯,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决定了一个人究竟是能不能为自己所用的话,那么他们的隐私和权利都是被动给屏蔽掉的。不管怎样,既然是觉得这个人可以合作的话,那么有些事情也就算他是可以不知道了,虽然说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也是有些残忍,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考虑得到的时候,也是为了保住那些宿主的隐私,因为被屏蔽掉了,所以有些时候也不会露馅,甚至是有着什么样的其他风险,而且也不会让两个人出现信任的危机。既然是两个人可以合拍的话,那么世界观也是相同的,三观也是差不多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算是可以更好的交流。

  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自然是一条好的消息,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划分清楚的话,那么他们如果说真的是要找到一个比较合理的朋友,还真的是有些困难,因为有些宿主真的是没有他们想象中或者是说伪装的那么友善,如果说真的是要选择开封了这位宿主的伪装皮层之后也就说明这件事情其实是自己已经默认了,选择这位宿主作为自己的盟友,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一旦选择了开启,那么也就算那是永久的绑定,虽然说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些不公平,但是既然是可以看到别人的隐私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也确实不必多言了。

  虽然说安全仍然有隐患,但是有了这种渠道的话,那么隐私和宿主之间的联系也就是没有那么多的必然,虽然说对于系统来说可能有的时候还是会被坑一下,但是不管怎样,既然是宿主,也没有将系统作为一个知心好友的话,那么她们的伪装对于系统来说也是有效果的,所以再三权衡之后,对于这样的知道她们也算是保持了原样,对于这样的事情并没有造成什么更改,如果说真的是要造成什么更改的话,那么更多的也就只能是理智和效果的判断,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提前预判了,这个人究竟会不会黑化吧。

  考虑了许久之后,对于这样的事情,系统也算是处理的十分得当了,但是因为不是数据系统的强项,所以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除了好好的分辨一下,浙报上来的数据之后,他们还需要有着更高的智慧来反馈这些人,究竟是不是可以作为合作伙伴,而这也是成为了系统的杀手锏,数据系统只能是分析一下他们的数值,而无法判断他们究竟是不是可以用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也无形中的成为了系统的这么一个保护膜,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实力的威胁的地位,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也算是攥在自己手上的这么一个难以抗衡的问题呢。

  如果说数据系统真的是分析了很多的数据,然后形成了自己灵智的话,那么对于系统来说也算是一个很大的危险,但是因为数据的限制,对于她们来说拥有着很多的数据,可以让他们保持随时的理智状态,而且它们的理智和数据对于她们来说也算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虽然说系统也曾经是有所反映过,但是因为他们系统并不具备着数据系统的能力,所以也就只能是处于两相平衡的状态。

  如果说这两个方面真的是要融合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也算是有一个比较大的争论,所以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胜利在望,但是顶级的系统和顶级的数据系统之间的还是没有办法插句,如果说真的是两者之间互通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突破,但是这种突破究竟是一场灾难还是一件好事,他们谁也不敢说明白,这件事情不是一件好事的话,那么这个融合造成了之后,他们又应该怎么办呢,对于这样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是两者合二为一,又拥有了理智,又拥有了人情为了他们,会不会更像一个人类,而更像一个人类,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在没有任何结论之前,他们也是没有办法说明这件事情究竟是对还是不对的。中原书吧

  虽然说他们也有意改成这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要明白的话,那么他没有合唱,不懂的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把握,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样的问题,但是如果说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虽然说他们也有意去改正这样的一个波动,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改波动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两厢争夺对于他们来说自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如果说真的是发生的话,那么他们也是提前要做好准备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划分清楚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他们两个之间肯定是必须要合作的,可是如果说真的是没有人愿意合作的话,那么他们又应该怎么办呢,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又应该怎么去做?

  顶级系统和顶级数据系统的争锋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算是年度的谜题之一,虽然说他们也有意识改正这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能够改正的话,那么他们也不觉得这件事情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矛盾,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无法改正的话,那么他们又能去思考什么呢,所以说对于她们说这件事情也应该算是不算什么困难,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自己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可能对于那些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好文的棋子,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是生命或者是说其他的问题也就算是永远都不曾存在过。

  迷一样的世界线,从来都是没有什么反角和更改的余地,他们甚至也不知道这些究竟是谁写的,但是有了这么一种熟悉感,对于他们来说事情可能算是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说真的是系统被重置了的话,那么他们又有何处拿来的记忆,如果说真的是要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话,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会选择,保留着属于自己的记忆,只是为了考验他们的情感嘛,如果说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保留的情感,对于他们来说意义究竟何在呢,虽然说他们也有意的去改正这些事情,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能力的话,那么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算到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品,既然是作为系统,甚至还是保留了前几世的记忆,那么对于它们来说这件事情自然也是明白,可能是没有那么容易打破的,如果说真的是要强行打破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是冒险的一件事情说不定这件事情还会影响到了自己的宿主。

  不过好在自己的宿主既然说这件事情很熟悉的话,那么它们的把握也就算是打了一分,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没有什么把握的,但是既然世界线已经发过来的话,那么也就说明他们必须是要按照世界线走的,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和宿主当中的记忆不是一样的话,那么他们究竟是该听谁的呢?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无法更改世界性,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波动一下的话那么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他们只需要结果对于这样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硬性要求,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是那时钻空子,但是既然是有印象的话,那么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难道这些世界线是由其他人去写的吗?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算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是如果说真是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一场多少钱,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意味什么,如果说真的是什么都不在乎的话,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拥有这条世界线呢?既然这件事情有一定的波动,甚至是有一定的偏差,那么这有一定偏差的世界线究竟是何人造成呢?

  “既然你说这世界线是有偏差的话,那么你是否能够告诉我,在你脑海中的世界上究竟是该怎样的呢?既然说这件事情你感觉很熟悉,但是你的脑海中又没有记忆,不妨先告诉我,我可以向你发誓,这件事情绝对不会上报我的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