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重新组建

重新组建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我们是共同的敌人,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他们绝对是不会客气的,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明白这个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如果说这些人真的是觉得,这节应该是要好好计较的话,那么你觉得他们会将这件事情处于一个十分绝对的状态吗?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必须要团结一心,但是真正团结一心的人有多少虽然说我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她们来说应该也算是绝对的把握,但是如果说真的要想清楚了,那么他们也应该明白这件事情应该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吧。不管怎样,他们虽然说有着共同的敌人,但是如果说真的要考虑清楚了,那么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是如果说不能成功的话,那么她们又应该怎么说呢,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它们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可是真的是有人不愿意做的话,那么她们又应该怎么想呢?”

  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他们自己绝对是有着一定的代价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不明白这件事情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去做,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代价,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想象的应该是没有那么简单的,但是如果说真是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代表着什么,合纵连横之术,既然是那些凡人都能用的事情的话,那么用在这些人身上自然也是有着同样效果的,虽然说他没有明白这件事情做的是略不厚道,但是效果来说既然是一样的话,那么又有什么好客气的呢,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矛盾,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件事情一一拨开的话,那么他们是真的能够将这件事情坚持到底吗?他们可不觉得这件事情是真的能够成功的。

  虽然说他们现在团结一心,但是他们不代表这件事情是真的能够成功,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问题出现在了哪里,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承认的话,那么他们有何尝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代表什么,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会将这件事情退居二线,但是如果说真的是不能成功的话,那他有多少人将这件事情化为一笔笑谈,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纯粹的是一个纸老虎呢,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也就不是他们的作风了,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他们而言究竟是代表什么,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不会客气,可是如果说真的是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他们自然也是要看看笑话这件事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划分,他们也是要说清楚的,甚至是也要认真猜测的。

  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现在应该也算是信心满满,但是如果说真的要考虑得到的话,那么他们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是一个纸老虎呢,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达到足够的信任,虽然说有了交流,他们也应该明白这接下来的路究竟是能够怎么走,但是究竟是能够得到多少的信,任他们可就相当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了,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算是彼此信任和默契的考验,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想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情却会有点可怜,不管怎样这件事情,他们又何尝不是你用了自己的性命来为这件事情作为更多的筹码呢?

  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姓名自然是可贵的,如果说真的是要呼出去的话,那么他们是究竟是值不值得甚至是会不会有人从中破坏,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有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又有谁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只是为了保全他人呢,她们没有多少了感情,只不过是为了联络,只不过是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他们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宣之于口,甚至是没有过多的去培养感情。

  他们的矛盾一直存在,只不过现在被掩盖,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完完全全是致命的,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安排,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也是要讲这件事情说清楚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不懂得这件事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考虑懂得的话,那么他们也自然懂得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又合唱部门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或者说对于那些人来说,也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压力了。

  “其实你看她们现在众志成城,但是他们的问题多的是,虽然说我也知道这件事情说的是有些太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你也应该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清楚,现在的状态应该也算是矛盾重重,如果说真的是要一一解决的话,那么他们还得费上一番功夫,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件事情处于一个十分矛盾的状态的话,那么他们有合唱部门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打算,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所有的事情处于一个10分绝对的态度的话,那么我们就算到是耍了大牌。”

  虽然说对于她们来说,这个效果应该也算是达到了,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其实也有些好奇这件事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发展,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其实在内心深处也是觉得他们应该也算是能够成功的吧,毕竟他们是有着各种各样的能力,但是因为有了各种各样的能力,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情其实自己也是有着多敌的机会,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可能算得上是成功性不高,但是也不代表是没有机会,所以人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算是比较的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理解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把握,虽然说他们也一直不懂得,这件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如此的划分,但是只要是有人的话,那么自然是有江湖的,只要是他们心中有了矛盾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好收场了。久久看书

  他们自然是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一个怎样发展的,但是他们就不能说明,甚至是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是旁观的态度,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算到是有些见了,但是既然是愿意去看这场戏的那么她们肯定也是明白,这件事情也应该算是不能说的,如果说真的是说了的话,那么也就算了,是提前违反了规则,对于他们来说治安的时间自然是不合适的,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了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把握,真的是要将这件事情处于一个10分被动的局面的话,那么自然不是他们想要的,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将这件事情处于一个10分能理解人的态度的话,那么似乎也没那么简单,毕竟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虽然说是一场好戏,但是却堆积了无数人命和血色的渲染。

  对于他们来说这场不是一场游戏,甚至是一场残忍的交易,虽然说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没有多少的贵族愿意去交流,甚至是愿意去关注,但是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些表演者和那些将被转化成系统人员将会面临什么,虽然说它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但是却不代表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算上是比较的麻烦,但是他们又回答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代表着什么,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她们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其实他们心里也清楚,只是从来都不愿意承认,甚至也是不敢去说。

  他们没有天道的那般能力,也没有那样的权利,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算是心灵上受到了谴责,但是他们又能怎么办呢,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能够破口大骂吗?自然是不能的,甚至是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就只能默认,虽然说看起来觉得10分的生气,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也何尝不是他们的无奈呢,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懂得这件事情,确确实实是应该阻止,但是他们拿什么去阻止呢,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划分。

  这场游戏不仅是为了警告那些表演者和即将转化成系统的人,也是在警告着某一些的小贵族,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存在不急。

  但是她们也可以明白这件事情有些人也是蠢蠢欲动的,这样的时候真的是打击人心的好时候,对于他们来说又怎么可能放弃,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虽然是有些毁了三观,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又何尝不是一种自身能力的认知呢,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本身就存在着挑衅,可是他们又能怎么办呢,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权利和能力去做这件事情,他们也就只能默认。

  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不利,但是如果说真是要划分清楚了,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对于自己的警告呢,那些小贵族自然是将这件事情没有办法去参加的,所以说她们也明白,甚至是有些气氛,但是他们却无可奈何,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其实也明白,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把自己排除在外的,如果说真的是要毫不犹豫的将这件事情又懒嫁给自己的话,那么多多少少也会出一点茬子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是十分气愤的,不管怎样,这也一直是把他们的实力往脚下踩着。

  如果说真的是要努力变强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途径是什么,如果说真的要这么做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也是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他们又如何能够忍的,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要产生一个什么样的伤害,那些大贵族和那些规则之力,自然是不会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问题,他们如果说真的是觉得这件事情有问题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把这件事情作为一场交易,甚至是一场了自来看,但是这些小贵族有些人还真的是将这件事情根本看不惯,虽然说他们从来都不敢说,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买这件事情,对于那些人来说,或者是说对于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权力和规则的洗牌。

  重新整理之下的他们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其实自己内心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