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演戏的资格

演戏的资格

  “既然相貌平庸者是一个机会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启发,虽然说我这么说确实是有些直接了,但是如果我们这些相貌平庸的人都已经去了那那些长得好看的贵族又应该怎么办呢?虽然说我们这中间也有候选人,但是贵族当中也肯定是有的吧,不管怎样贵族的权力也好还是管理的态度也好,应该都是比我们强得多的,虽然说我们对那些贵族应该也算是十分的不满,但是人家的这些优点也是不得不去承认。”

  众人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事情表示认可,如果说真的需要在她们中间去选一个继承人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是被选中者之一,不管怎样这件事情肯定也是有贵族参与,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理应外合左右夹击呢,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仍然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盟友,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在前期中的话,那么应该也是要好好的去看看自己的实力,然后再决定自己是不是要被培养,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么他们也就是必须要更加的努力,因为他们比,至于贵族他们失学和缺少的东西太多了。

  贵族天生就拥有着足够多的资源,然后供他们学习,甚至是对于人脉的交往,可是对于这些平民甚至是相貌平庸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占优势,如果说真的是相貌甜美的话,那么早就已经成为了一朵交际花,虽然说他们也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些交际花有的时候也会成为这些长相平庸的人的这么一个偶像,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只不过是内心的隐秘,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明白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可望而不可求的,毕竟他们的脸如果说真的是没有更多的势力去保护的话,那么这张脸也就只能成为自己的附庸。

  然后甚至成为灾祸,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是完全不敢赌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它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本身就是一种考验,如果说真的需要放弃很多很多东西的话,那么她们也就是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如果说真的是有了一扇门的话,那么也得好好的留意着究竟还有没有开了一扇窗。

  这个世界没有足够的公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本就没有绝对的这么一个公众,有些人本身就是处于起点之上,有些人本来就是在草根中逆袭,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有很多人来说应该也算是极其不满,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发生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打算,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觉得这件事情没什么,可是如果说不能成功的话,那么她们又应该怎么办呢,也许那些贵族还会有着属于自己的逃生通道,但是他们会有吗这件事情也应该不太存在。

  他们前期被那些贵族洗脑,然后成为工具,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忘了反抗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也就是成为一个千辛万苦的这么一个关键,而且作为贵族他们也一直是需要一个根本不需要有多大脑子和算计的人,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确确实实是过于残忍,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在贵族眼里的话,这些却是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因为它们不能让有一个反抗之心的奴仆出现在了自己的圈养的圈子里。

  这些都会是他的视力,甚至是他唯一的依照,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也是要从基础抓起。不管怎样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件事情她们又怎么可能不懂的,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就会绝对的反抗。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说真的发生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理解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要反告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机会的,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能成功的话那么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是如果说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他们是没有退路的,她们也就必须要成功,如果说真的是不成功了的话,那么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将比那些贵族要多得多。

  有些人只不过是丢了一个眼面,但是有的人只不过是丢了一条命,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也只不过是因为身份而造成的不同,虽然说他们有心是有些气愤的,但是如果说真的需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会觉得这个事情有多残忍,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懂得,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极其不公平的状态,甚至是有些丛林法则,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懂了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

  他们究竟是只是丢了一个脸还是好好的,对丢了一条命,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都是未知的,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瞒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代表什么,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认为这件事情对于自己而言应该也算是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他们的心里其实也有些意外和犹豫。120

  他们是真的能够打赢吗?虽然说对于他们说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有机会,但是如果说真的是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应该怎么办呢?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比较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是不敢赌的吧,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而言肯定也算的是比较的麻烦,但是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能成功的话,那么它们应该也算是一步登天,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要自然是要努力的往上爬,可是如果说真的是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燃烧了自己的火焰,可是这个也就是有了这么一个转折点,这件事情那些贵族明明是做的是不对的,虽然说他们有心改正,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记着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相当的有利,不管怎样天道,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应该也算是顶头的上司,但是规则之力的约束应该也算得上是屏蔽了不少东西,现在规则在挑选他们的继承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不能说不行动,可是这要求是什么?他们究竟是棋子还是继承人?

  或者说继承人也算不上吧,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候选人,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把握,所以说他们也一直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比较的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了是一个必须要思考的问题,他们自己的定位究竟在哪里?

  如果说他们定位是一颗棋子的话,那么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如果说定位是一个继承人甚至是一个候选人的话,那么她们又应该做出一个什么样的答复,才能够完美的去越过这么一个挑选的?

  如果说真的是要挑战的话,那么他们应该怎么办呢,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一直是有些盲目,但是如果说真的要想清楚的话,那么他们也是解的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也算困难,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记下团那么,又何尝莫名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矛盾呢,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懂得的话,那么她们也自然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把握,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也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好好的去计较一番的话,那么他们其实也有些心寒,如果说这样的东西你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是如果说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应该怎样将这件事情给发挥出来呢,如果说真的是要选择一个继承人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可就算是很难懂的。

  如果说真的是要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把握,我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一个十分尴尬的余地。但是如果说真的要考虑清楚了,那么她们又何尝不能呢,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本身就算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想要记得的话,那么他们究竟是能不能够成功,甚至是究竟是棋子还是一个继承人的身份,他们就肯定要弄明白,否则的话那么他们一步差错可就是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了。

  “现在我们就必须要好好的想想,我们究竟是一个继承人,还是一个妻子,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们究竟是要要做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上,甚至是我们本身就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如果说真的是明白的话,那么我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肯定也算是很有负担,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我们肯定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我们自身来说,也就算当时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甚至是明白这件事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的话,那么我们也一定要是知道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究竟是有着多少的利益规则之类的保护肯定也算是有限的,不管怎样天大的力量也算是不可少缺,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正大光明对峙的话,那么规则之力肯定也是不小的,毕竟它是要挑选继承人,而不是需要保护另一方。”

  规则之内自然是有权利去选择这样的人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自然是有必要的,如果说真的是要记得的话,那么肯定也是他们被选择的一方,只不过是想看着一场好戏,甚至是双方战斗了,以至于其他的他们自然是不想的,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没玩这件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去了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场战斗还是一场好戏,对于任何人来说眼光里的不同也就会出现了不同的结果。

  眼界的不同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是一场好戏还是一场生死之战,也就说呢,是揭开了帷幕,虽然说他们也一直不明白,甚至是有些躁动,但是如果说真的要上了战场的话,那么她们又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好好的结局呢?

  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也是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很难去把握的事情。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一场生死之战。但是对于规则之来说,这件事情也只不过是一场选拔,甚至是一场好戏,虽然说他们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些事情他们也算是默认了,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多少的选择,如果说真的是要记得的话,那么他们可能连这场演戏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