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选择

选择

  “那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也就只要广撒网就好了,只要是有人上钩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也就算了,是相当有利,虽然说我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说应该也算是10分生气的这么一个举动,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呢,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懂得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肯定也算是比较的有利,如果说真的是有人去计较这件事情的话,那么我们也算倒是有什么理由可以说明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我们也肯定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那么我们的竞争对手也肯定不止一个,如果说真的是要防备的话,那么我们恐怕还是防备不过来的,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变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也就相当于是处于一个人多羊少的状态吧。”

  哥哥有些不耐烦,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一向都是懒得去管,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轮到自己头上的话,那么他们还是觉得有些忙的,对于这段时间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了的话,那么他还真的是懒得去交际这些东西,不管怎样,他们也一直愿意把自己放在这么一个最高贵的位置上的这么一个皇室。

  他们最看不惯的也就是自己一直把自己给放到一个非常高贵的位置上,对于这样的事情,其实对于这些合作商来说也是不太好办,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也可能是他们的高傲所致,但是如果说真的想明白的话,那么她们既然是作为一个合作者,那么他们也就不能是那么高傲的,可是那些皇子自然是认为这件事情真的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是完成的豪豪的话,那么他才能作为这么一个吉祥物存在的话,那么哥哥自然也是十分气愤的,虽然说也明白这件事情也算是没有办法去弥补那么多的东西,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也是十分生气的。

  不管怎样,她们确确实实借用了这个名头,但是也不代表他们真的是要完成这么一个任务,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是是他们彼此处理,但是也不代表他们真的是要把所有的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要划分清楚,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是要去寻找一个更好的选择。如果说真的是没有的话,那么他们也是觉得放弃没有什么可惜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不太合适,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拒绝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如果说真的是不合适的话,那么他们也是宁愿放手的,不管怎样,这皇室的人多了去了,如果说真的是要有这么一个理智性存在的话,那么她们也肯定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要怎样的去划分清楚,然后再去找这样的楼阁。

  不管怎样,她们建立的这么一个场所也不是什么白费功夫的,如果说真的是有人记得的话,那么他们就何尝不美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把握,如果说真的是有人去捣乱的话,那么他们也会使我们的妥当,只是这样的事情对于她们说也就算了,是从来不愿意说,如果说真的是要划分清楚了那么,他没有和张伯伯这件事情,对于资产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懂得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如果说能够懂得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要放下这皇室的高贵投入,那么究竟是有多少人能够放得下他们,也算是比较让人想想的,不管怎样这件事情既然是这个国家已经亡了,那么他们所有的一切也就是只能靠着利益来,而不是靠着这些国家来,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许国是根本没有办法再复原的。

  他们也只不过是想凭借这样的机会,然后来给自己发上一笔财富而已,如果说真的是要有这么一个清高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觉得10分放弃的,如果说真的是他要为了这么一个国家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也是要把自己的这么一个人脉网打碎对于她们来说,如果说真的,除非是非常有能力的这么一个才子,或者是说有能力的这么一个行动和计划,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才算得上是比较可行,如果说真的是其他的这么一个方面的话,那么也就算得上,是直接放弃了因为他们要的是一个合作者而不是一个君王,因为许国这个地方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算倒是没有什么利益可图的。

  他们这个国家也算是比较的弱小,甚至是对于这样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是富国的话,那么也就算上是比其他的国家更加的贫穷了,甚至是比原来自己富国的国家更加的贫穷,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又怎么能容忍呢?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打算,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样的事情,难免说他是过于残忍,但是他们又何尝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懂得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要尽早放弃这样的人,选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算是没有办法去认真比较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那些皇室来说,算得上是一个让人十分生气的结果。

  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那些皇室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算是尽早放弃吧,如果说真的是没有办法给他们谋取更多的利益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也就可以放到一边了,不管怎样,她们既然是一国商人的话,那么他们也就是成为不了臣子,对于这样的事情,就算要是成为了了臣子的话,那么他们是真的能够放弃自己是真的被商人扶持起来的吗?我看书

  他们这个时代本来就是重农易商,如果说真的是一个皇帝被一个商人给抬起来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有着多大的把握,甚至是觉得这件事情有着多大的耻辱,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这些臣子也算是处于一个10分危险的举动,这些商人可不愿意去趟这趟浑水,不管怎样,她们对于商人来说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十分看不起的状态,虽然说他们彼此都没有说,但是其实谁都是明白的,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对于皇室来说商人应该是对于她们来说是最看不起的人。

  所以商人对于这样的仇恨应该也算是心知肚明,但是也从来不愿意提起,不管怎样自己如果说真的是有利益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也就相当是处于一个十分理解的状态,只是他们也不愿意承受这样的状态罢了,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难以接受,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认为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10分被动的局面吧,其实谁都不愿意把这话放到明面上说,但是其实谁都知道这算得上是个公开的秘密了。

  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算得上是不公平,但是如果说真正明白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10分的被动,如果说真的是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会觉得有些心痛,只是不明白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如此的针对自己。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想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无话可说,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没有衡量不定主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懂得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把握,如果说真的是能够忍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早就已经忍了,可是如果说真的是不能忍的话,那么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情也算是可以趁机报复一下了。

  “可是要和这些人合作的话,那么我也应该是要提出几点的,不管怎样,她们也一直是看不起我们,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也算是比较的一个把握。但是如果说真的是他们仍然是端着自己高贵的架子,还那么我们也就算他是免谈了,虽然说我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说都算男人不太公平,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记得的话,那么谁又不曾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如果说能够忍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觉得这件事情我们应该也算是得寸进尺,如果说真的要发生的话,那么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能完成这么一个心愿呢?我们确确实实是为了自己的这么一个爱国之心来,但是如果说我们的这份爱国之心真的是要被践踏的话,那么我觉得是第1个放弃的。”

  有人看了看这样的话语之后,也莫名叹了一口气,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样的时间对于自来水能够懂得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如果说能够懂得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有压力的事情,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也算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是如果说真正要发生的话,那么她们又能怎样呢,甚至是对于这样的事情根本是没有什么能力去反驳的,虽然他们也一直明白自己是身份高贵的人,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划分清楚了,那么她们也知道现在真的是有求于人了。

  如果说这群皇室它们仍然是不愿意放弃自己高贵身份的话,那么他们也就相当于不用多说了,不管怎样,她们是养了一群皇室,对于这样的事情,甚至还需要付出自己更多的努力,对于她们什么这件事情也就算算是彻底玩完了。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样的事情,说的是有些残忍,但是如果说真的想明白的话,那么他没有和尚不明白这件事情,其实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不太合适,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比较的难以选择,虽然说他没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大众来说也应该算是有了一个交代,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让他们改了这么一个印象的话,那么应该还算还是比较难的。

  因为在这个国家里本来就是重农艺商的,如果说真的是要计较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美,对于商人的偏见,其实他们从来没有改过,只不过是现在他们需要这些商人的帮助,然后才不得不去合作,以至于其他的内容也就相当于是免谈了,虽然说他们也表示10分的气愤,但是如果说真的要想着原来的话,那么他们也没什么好气的,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没有何尝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得罪了那些商人的话,那么他们这些全国的经济也就可以崩塌了。

  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发生的话,那么这些商人也就算是掌握了许国的命脉,虽然说他们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就是事实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