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制作地图

制作地图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了走珍稀路线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肯定不能多了,既然哥哥你也同意的话,那么我们就得去看看这父亲的想法了,如果父亲也是同意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开工了。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也算是第1次入手,但是既然哥哥你的记忆是如此高超的话,那么想来应该也能以假乱真,不知道我们这些糖宝图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的人,应该也会算得上是比较好奇的,不管怎样,这千篇一律的藏宝图对于它们来说应该也算当时早就已经看到了,如果说真的是相信了的话,那么应该也算呢,还是买了一份了,但是他们如果说真的是看到了那些千千万万的与她们大同小异的藏宝图,估计心情也是不太好的。”

  没有明确的指标,甚至也没有说明着保障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应该也算是一个根本没有办法顶什么用处的这么一张废纸吧,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一种挑战。但是如果说真的要考虑清楚了,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如果说真的是要求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也肯定认为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不管怎样,她们本来就是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先机,但是没有想到他们手上的这些地图他们其实在这个地界里随手都可以买到。

  既然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它们对于真实的这些制作的地图也就算了,是有了一定的把握,虽然说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真是假,但是如果说真的是一份很珍惜的宝物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也是明白这件事情也就只能是那些大家族或者是说其他的家族能够拥有了,至于其他的东西他没有怎么可能会随意的在小摊上面弄弄呢。

  不管怎样,既然是有了这么一份藏宝图的话,那么大家族要去找一个合作伙伴的可能性反而是高一点,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只是壮大运,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很明白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也绝对不会客气,只是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有多少好处,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比较的麻烦,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了的话,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是相信那些小一点或者是说少一点的地图,更加的可信一些。

  也许她们也只是打了这么一张牌,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没有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所以说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有着一定的迎面性,但是也被那些在地摊上明明白白写着,她们已经是可以输了的,状态要好的多,因为没有任何人愿意相信自己已经被骗了。

  不管怎样贵的东西,他们才会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心疼,甚至是觉得只是自己有些背,如果说真的需要发生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应该算是人心的一种把握了,虽然说他没明白这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许只是一个小技巧,但是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却是他们的立身,根本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有可能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也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也绝对不会把自己落入被动的状态。

  “既然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别人肯定也会啊,虽然说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也应该算是占了先机,但是如果说真的是别人的那些事情,也是做了一幅地图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如果说真的是有人去抢了这么一份生意的话,那么我们究竟是该信谁的呢?虽然说我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可能也算是看宣传的密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要好好的去观察一下这些敌方的动静呢?”

  听到了弟弟的话语,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也算呢,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虽然说她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病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清楚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本身就算他是什么的被动,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一个比较难以抗衡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要考虑清楚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没有退路的,他们是必须赢的,如果说真的是输了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赔不起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因为什么,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懂得的话,那么他们他们又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赢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不会放弃的,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输了的话,那么她们又觉得真的是干净的嘛,自然也是不能的。

  玩这个圈子的人又有谁是干净的呢?只不过是没有人愿意说出来了,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个多少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人生气的话,那么他们自然是惹不起的,不管怎样,她们既然是混了这一行的,那么多多少少都是有着一定的靠山,虽然说他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了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也是明白,自己肯定也是到了最后凭靠山的情况了。000文学

  “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有着一定的可信度,但是我们也不能太过高调了,不管怎样最后都是拼靠山的,虽然说我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作为一个商人的话,那么我们的靠山其实并不算大的,如果说真的是要算一些其他比较排在前面的那些人,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了,无论是皇室也好还是其他的人也好,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比较麻烦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也是认为自己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早就麻烦的情况了。”

  所以她们如果说真的是要要让她们取信的话,那么也就只能是找一位皇室来,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发声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比较的难以想象。虽然说他们也一直认为自己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身份被动的局面。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真的是能够放弃吗?自然也是不能的,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怎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要发生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火烧眉毛的情况了,他们从哪里去找一个皇室来衬托他们的这么一个信任?

  不管怎样我们是为了报仇的,而且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既然是不能相信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应该也算是十分的仇恨吧,不管怎样,她们被灭了国,虽然说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是群情激奋的,但是哪有在身处于漩涡中心的那些人更加的深刻呢,所以如果说真的是找到了一位小皇子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容易办得多,所以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孙老师不容易去做,但是既然是她们做了许多人都做的事情,而且颜色呢是成功率比较高的话,那么那些皇室的人应该也能相信自己吧。

  所以这件事情还需要它们的引线搭桥,但是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不高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比较的麻烦了,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又是怎样的状态呢,虽然说他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自己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弃,只是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们也肯定认为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比较的有用。

  “所以我们只要找到这么一个牵线搭桥的人,那么我们也就相当于是赢了,虽然说也知道这件事情赢面不大,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她们也肯定是要信任我们自己的所以,我们还得去拿一点本事了,过来过世,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究竟是怎样才能相信的呢?那么我们就只能是换一副宝物的图片,这件事情也就是为难大哥了,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大哥如果说真的做的话,那么是不是真的决定了?不管怎样,我们这些画展可是要给皇室看的,虽然说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应该也算到是十分的痛苦,甚至是有些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我们又何尝不买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唯一的机会了,所以如果说大哥你真的是不能做到的话,那么我们完完全全可以去找一个画师过来,不需要你来动手。”

  那个莫名的摇了摇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算是直接反驳了自己弟弟的提议,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让他自己经手的话,那么说不定还能得到父亲夸奖,如果说真的是请了画师过来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可就算是很难办的,所以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他没有何尝不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唯一的立功机会,如果说真的是错过的话,那么他们自然就觉得这件事情是什么可惜的,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了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不得不去争夺的机会了。

  “不用了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给别人知道的话,那么她们又会怀疑这件事情,我们的第1张图是怎么来的,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们还得去提前弄好一张图才好,虽然说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可能算算是比较的麻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考虑清楚的话,那么我没有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虽然说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比较的麻烦,但是你也可以相信一下哥哥的画画技术不是?”

  弟弟莫名的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事情表示认可,如果说真的是请了别人来画的话,那么他们也会怀疑这第1张画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因为这么一场临摹,然后让这位画师叛变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反而是不太好的事情,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也算是必须要传出去的内容,但是他们可不希望从这个画师的嘴巴里或者是说手上给传了出去,那么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可就算当是有些糟糕了。

  “那么就听哥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