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险棋

险棋

  “曾以为这件事情应该是楚国的寂寞吗,不管怎样这件事情我也应该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了,然后才做出如此的决定和推测的。”

  “他们这么做的决定也只不过是让主吵的人看到他们的无能,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会觉得十分的好奇,这一只骑兵的人究竟是怎么出现的,但是如果说灯需要划分清楚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特殊的部队上面呢?”

  这样的话那么带给楚国就有着更大的社会和生活,虽然说我也知道这样的说法,可能现在是彻底给她们打响了名气,确确实实是不太好,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的楚国名气应该也算得上是彻底的,远洋可是她们打败的对象是什么呢?是许国是他们本来就是放在手心里的一块肉,如果说真的是在灭国的时候还能给自己打下了这么一份名气的话,那么对于楚国来说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虽然说许国确确实实是个国家,但是和综合实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如果说真的是要有什么决定的话,那么又何尝瞒得过其他人,虽然说这样的事情难免说得上是有些绝对,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也觉得这件事情不足为惧,所以他们也就只能是将这个名气给压下去,但是他们对于这样的部队暂时又没有什么办法,所以也就只能这么先僵持着。

  “僵持着之后,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是要找一个切入口的,所以他们也就只能是从情报网入手,只要是他们愿意把这个消息打探到的时候,那么他们绝对会制作出一系列的部门。”

  但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是制糊的,所以他们需要有着许许多多的情报网,然后才能好好的将这件事情给拿下来,但是这个时候他们楚国的百姓却也在疯狂的吸收自己,他们认真的去想的,也只不过是利用这件事情,将自己这么一个国力上升到一个明朗高潮的地方去。

  不管怎样就算呢是普通的兵种也好,还是计谋也好,她们永远都是需要有着不断的人才进行接纳,虽然说这样的事情难免才能是有些绝对,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没必要的话,那么大家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说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买这件事情,人力才能算那是最关键的事情。

  只要是人力跟上了的话,那么什么东西都可以培养,就算那是这种特殊的部队他们也是有迹可循,虽然说这样的事简单点存到是绝对的,有一定的理想化,但是对于楚国来说,这件事情确实没有什么不可以完成的,周朝是默认的,老大对于这件事情虽然说确确实实注意,但是注意力绝对仍然是放在齐国手上的,不管怎样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应该是男士用齐国的兵力去打楚国,然后自杀残杀才能算得上是他们最好的办法。

  周朝是个极力保持完美的人,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们也应该算男孩子早就知道,但是没有绝对的自相残杀的寂寞之外,他们是绝对不愿意将这件事情公开在外地,虽然说这件事情难免周朝是这些绝对,但是对于周朝这么一个老大的作风,看来他们应该是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去完成这么一个行动的。

  所以他们也只不是想利用着自己的时候,对于这样的事情有着一定的推动力,虽然说这件事情确确实实是不太公平,但是真正的去考虑这个明白之后,齐国也算当时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利害关系,他们是周朝的一把刀,虽然说这样的事情说的是来,确确实实是有些别扭,但是认真思考之后这件事情又何尝不是一种天理呢?

  主要是周朝百姓觉得这件事情仍然是可以做,他们也仍然觉得这件事情仍然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话,那么天下的百姓也一直认为齐国只不过是楚国的一把刀,这样子的话,就算那时齐国赢了,它们也有着一定的罪名背在了身上。

  如果真的说这么做的话,那么周爽才能算得上是最后的演讲,虽然说周朝也只不过是一个空壳子,但是难免还是有些人在的,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肯定也是有一定的人去选择寂寞的,虽然说这样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应该也算是一个十分意外的表现,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才能算比较好。56

  只要这计谋用的好,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慢一点又能算得了什么呢,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明白了之后也觉得这件事情做得**道,但是既然是已经成为了这么一个存在的话,那么他没有何尝不明白,他们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这样早就能被别人看出来,但确实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阳谋。

  “虽然说这件事情确确实实是不太好的一个阳谋,但是只要是按照国情来算的话,那么楚国应该也算是处于一个10分被动的局面吧,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有和尚不明白这件事情其实做的并不合适,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也是懂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是那是一个难以把握的问题了。”

  但是综合国情来说,这件事情确确实实是做到了巅峰,虽然说他们也明白这一步是一个险记,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怀疑应该也能算到是降到了最低,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们也表示十分的不客气,但是如果真的是要换位思考的话,那么也不得不佩服,他们这么做法确实有一定的勇气。

  不管怎样,周朝的眼皮底下做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应该是,那是一个非常挑战的问题,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除了这个楚国应该也算是没有谁了吧,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功劳究竟是归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能做的话,那么想来应该也算算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看来楚国的那些人应该也能是考虑到这些事情,否则的话,否则的话也不会愿意这么做,虽然看起来十分蠢,但是却是一部十分危险的陷阱。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了的话,那么他们也恐怕是在读这一任的周王,没有像上一任天子那么一样的昏庸无能吧?”

  不管怎样外气十大对于她们来说,永远都是悬在这喉咙中的一颗子,虽然说他们也一直明白这件事情应该也算是不应该多提,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她们又何尝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那些人来说似乎因此呢是一个比较被动的问题,如果说真是能成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也算是相当的麻,烦,能够成功的话自然是没什么,可是,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看来这周朝的那位天子和齐国那那位公主恩爱的事情已经传入到了楚国这件事情,也应该相当是值得冒险一读,不管怎样,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也算啊,是一件好事啊,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能不能够成功,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肯定也是,那是一个非常值得冒险的一件事情了。”

  既然如此恩爱的话,那么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狂暴之途,虽然说这件事情难免损倒是绝对了,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有何尝不能的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意味着什么,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划分清楚的话,那么她们肯定也是明白,这件事情既然是越恩爱越有防备之心的话,那么齐国的危险性永远都是要比楚国大的。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他们也真的是有恃无恐,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也是明白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如果说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虽然说任何人都不明白也不愿意去承认这件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合适还是不合适也就算走一步险棋,试探一下也没有什么。

  “那你觉得这楚国还有其他的招数吗?不管怎样这一步可是一个险棋,如果说真的是没有什么准备的话,那么似乎也不太可能,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确确实实是赢了,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赢了的话,他们自然是皆大欢喜,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输了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损失不小吧?”

  “或许他们也从这许国被灭国的这么一个途中获得了更多的道理,然后改变了自己国家的方针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