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左右开弓

左右开弓

  “话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你难道就真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吗?如果说真的是没有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不管怎样,我觉得你的心里应该还算是有点感觉吧,如果说真的是什么感觉也没有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对于这样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谁能够真正的懂得,如果说真的是你觉得什么都是没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你来说是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吗?我感觉我自己本身就是很吃醋的,虽然说我也知道这样的方法对于你来说应该也算算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毕竟作为一国之君,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任何人都是没有察觉过的,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对于我们而言应该也算算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懂得的话,我也希望你是自己真的是明白一点什么的。”

  “那作为一国之君你是想着这件事情,我应该好好的吃醋吗?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觉得这件事情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呢?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懂得的话,那么对于我们而言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可就算得上是难以言明了,虽然说我们也明白这件事情真的是能够成功也算得上是从未想过,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谁又不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本来就算得上是一场考验呢?”

  皇后娘娘看着周天子,对于这件事情也算得上是男的说,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说明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是相当难以言明了,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懂得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或者是说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件事情也算得上是从未想过,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他们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明白的话,那么他们肯定是要好好想想这件事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了。

  “臣妾不吃醋对于您来说难道不是更好的一件选择吗?对于您来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不值得去思考的,如果说真的是有人去思考的话,那么我们也应该好好的想想这件事情究竟值不值得,不管怎样,既然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决定了,这么做的话,那么对于我们而言不吃醋反而是更好的状态,虽然说我也知道你有可能根本没有办法接受的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肯定也算是绝对排除干扰的一个最佳的选择,虽然说我也明白您可能会有些不适应,但是没关系,只要是臣妾适应了也就可以了。”

  然后年龄冷漠的说道,对于这件事情也算倒是难以言明,如果说真的是要好好的把这个计划给延迟下去的话,那么她们也就必须要好好考虑这件隔墙有耳的事情,不管怎样,他们就算那样是对于这件事情再有抱怨她们也是不肯多说的,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还真的是不希望这件事情,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这么一个言行还就这么发了出去,虽然说她们也明白这件事情,肯定也算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明白的话,那么他们自然也是懂得这件事情对于她们而言肯定也算是相当困难,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可就算得上是从未想过了。豆子文学网

  周天子也算得上是明白了,皇后娘娘的意思,不管怎样她们也算是必须要把计划进行下去的,虽然说也不知道现在未来究竟是否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对于自己而言肯定也算是没有办法不理智的,如果说真的是有朝一日不理智的话,那么他们可能就会因为自己的言行举止对于这件事情给予一个沉重的打击,这件事情自然是他们不希望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他们又应该如何去想这件事情呢,虽然说她们也懂得,这件事情任何人都是不应该将自己的情绪发送给对方,但是他们也是忍不住,对于这件事情任何人都是要好好的,去询问一下这件事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因果。

  “如果说真的是我问你的话,那么你是真的觉得这件事情真的是无所谓吗?如果说真的是觉得无所谓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有朝一日发现了这件事情的话,那么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打击,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明白。虽然说你们懂得这件事情也确确实实是为了我好,但是不管怎样既然这件事情都是已经发生过了事情,那么我也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不管怎样,这件事情既然是发生在了我的身边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肯定也算是有着一定的打击,我知道在你的眼里我可能根本就是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军王,但是就算是做不了一个合格的君王,我也是希望能够成为你的一个非常合格的丈夫,对于这件事情我是有着绝对的希望的。”

  男子自然也是明白,这件事情肯定也算得上是相当之难,不管怎样,既然是这件事情已经有所决定了,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肯定也算,他是一个很难想象的问题,虽然说大家都是明白这件事情,也是需要着彼此的努力,但是皇后娘娘的过于理智却觉得有些难办了,不管怎样,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要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话,那么他们还曾经真的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他们还是真的想想这件事情究竟是谁是最大的赢家。

  他们谁都是不希望假戏真做的,可是如果说真的是要假戏真做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可就算那是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