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丢失的记忆碎片和情绪化的系统

丢失的记忆碎片和情绪化的系统

  既然这件事情主系统已经发布了话,那么任何系统都是愿意去听从的,不管怎么说,这样的系统也算得上是在他们的心中是群龙之首的存在。如果说真要说什么的话,那么整个系统除了主人不在的情况下,也算得上是主系统去好好的把握这件机会究竟应该怎么去说明。如果说真的有必要的话,那么主系统就是他们各自的宿主,主人不在的第2个主人。因为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事情也算,那是需要一个领导者,如果说真的是愿意领导他们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说这样的事情也算,那是一个必须要极度听从的这么一个态度,既然是第一个要做出来的系统,那么它肯定也是有着一定的优惠权利的。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说主人真的是不在了的情况下,那么对于他们说主系统肯定也会有着绝对的服从。

  对于她们来说,主系统也算得上是一个核心的存在,可惜没有情绪,当然他们对于这样的事情肯定也算是不算了解,如果说真的很了解的话,那么他们也就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因为主系统还真的算得上是有情绪的这么一类,只不过情绪比较少……毕竟控制大脑的系统不太成熟,如果说真的是要有很多很多的情绪去产生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也算是一种负担,甚至也会去发出一个错误的指令,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事情可算的是完全要不得。

  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事情虽然说确实是不明白,但是主系统的自身也是有控制的,如果说真的是有机会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事情也就算得上是一个很难以言明的问题了。只不过主系统一直很长的比较好,纵然是有些许情绪,也只不过是建立在了理智的分析之上,所以还真的没有多少人能够知道他还本身含有情绪,并没有完全的斩断。

  “既然我们是要去找记忆碎片的,那么我们就得先去看看这记忆碎片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虽然说你们应该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但是我们的任务表格中,其实还真的是在未来世界有这么一栏,如果说真的是有机会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派遣一个系统先去那里采集一个样本过来,然后我们再去看看这小女孩的灵魂碎片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既然现在的状态也算得上是一个十分严峻的状态,那么我们就只能去行非常之事了。”

  可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凝聚了许多愿望的小女孩,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事情也算他是无能为力,因为他现在也和自己的系统断了联系,根本就不知道身处何处,虽然说他也算得上是足够的镇定,但对于他们来说什么声音都没有的地方才算得上是极度的恐怖。

  因为在现代有一个叫绝对近视的囚笼,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事情绝对是所有罪犯的终极地点……因为所有的事情,或者是说发出的声音,根本都没有办法去返回给自己,对于她们来说也就算得上是绝对静悄悄的一片,可是就是这绝对的声音也是能够完全的制裁于人。53中文网

  因为时间待得久了,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心跳声也听不到,所有的动静也会归于沉寂,虽然说对于他们来说可能修身养性会更好一些,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在剥夺了所有的视觉和触觉。听觉是他们唯一能够指望的东西,可是现在听觉也没有办法去收获更多的东西,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听觉究竟是否还在了,正是一种诡异的错觉默默的去想众人的心中不断的靠拢,然后得到一个恐吓的效果对于他们来说也就算得上是一个极度的盛宴。

  可是,这盛宴的主人究竟是谁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究竟是打了什么样的主意,虽然说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事情应该算算是一个极度正常的状态,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说真的是有必要的话,那么还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能不能够成功呢。

  系统人员在那边辛辛苦苦的寻找碎片,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事情也算得上是一个极度重要的事情,虽然说也不知道这记忆的碎片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既然是已经遗落在了这个轮回世界的各个角落,那么仔细的寻找总是能找到些许的,不管怎样他也算得上是听到了,他的主人说,如果说真的是有朝一日有机会的话,那么他也是要在这个世界里好好的旅行一番,然后找回那些记忆,既然是带着找回的意思,那么也就说明这个记忆的碎片肯定是被遗落在了这个轮回三千世界的各个角落。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宿主已经算得上是完全被控制了,甚至也不知道是怎么被控制的,因为他们一直都是在好好的完成着属于自己的任务,结果却突然被剥夺了视觉和触觉,虽然说有很多人都说听觉是没有办法去好好的阻止的,可是现在这个场景却让他们没有办法,不想这件事情究竟是和听觉,到底有没有剥夺是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可是如果说是绝对安静的情况下,那么他们也没有办法将这件信息或者是说究竟有没有多少能力去阻止这件事情。

  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算是他们富于壮壮的小女孩,也没有办法去阻止这样的事情了,因为他们就算是赌约的话,那么他也算他是赌约的一员,如果说不是规则允许的话,那么她也是不可以插手的。也许这一次就绝对是让他们失望了吧,可是却根本没有办法去阻止这样的事情了吗?谁也是不知道的,如果说真的是必要的话,那么恐怕让系统养成自己的情绪或许才是最有可能能够获得自救的一种方式吧。

  不管怎样,除了自己这么一个主系统之外,不是还有一些其他的系统有了情绪的雏形吗?只不过没有人知道,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是情绪初步的萌芽,如果说真的是能够有机会的话,那么培养情绪也许会比找小女孩这一个事情更加的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