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契约(下)

契约(下)

  “不过你们既然愿意如此的保证性能,那么也不是不可以的,传承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事情也算得上是见过了一次不止了,如果说你们真的是愿意听命于我的话,那么就不妨立个契约吧,我想对于这样的一切,你们心中也算得上是有所感觉,不管怎样,既然这两个姐妹花都是如此的信任你们,甚至是当你们当做自己人来面对的话,那么你们也应该想过这两个姐妹花会让你们立什么样的契约,不过我自然是不会有这两个姐妹花那么残忍,只不过我想让你立一个与我们各自都是有所利益的契约罢了。”

  黑衣前辈莫名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语之后让新人组的两个人莫名的就有些站立了,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算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了,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她们来说是不是也就成为了牵线木偶呢?也是了那两朵姐妹花如此的信任他们,如果说真的是没有绝对的手腕来挽住他们的中心的话,那么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消息都会跟他们说这么多的消息吧,如果说真的是有什么把握的话,那么看来也就只有契约了,也往往只有契约,然后才能够最伤人的,只不过这契约千千万万条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条才能够符合在他们的身上,虽然对于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是有所感觉的,但是莫名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之后,也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没有那么好笑了,如果说这样的事情该发生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还是从前的自己也算得上是一个问号了。

  “前辈既然知道我们两个是情侣,也知道我们两个绝对对您衷心的何必如此呢,既然是契约的话,那么想来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千辛万苦一中的契约吧,虽然说我们对于这样的事情,也算得上是必须要听命于你,也算得上是一个必须公顺的态度,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们还是我们吗?既然你们当初一定要如此的,绝对还要我们成就了这么一番,那么是不是对我们从来也算得上是有着一丝的怜悯之心呢,我也知道我们十分的弱,除了在你的面前耍一些小心眼也没有什么了,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要发生的话,那么我绝对是投这反对票的,虽然说我也知道,你们肯定是有着一定的方法来镇压我的,但是对于这样的一切我也仍然是需要说一句的前辈如果说真的要让一个人来中心的面对你的话那么不是按照契约的强制,而是按照主仆之间的情分的如何。”

  当然说完了这番话语之后,新人男生也知道自己说的不对,像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需要一个朋友或者是需要一个仆人呢,在他的眼里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这么做也只不过是觉得自己这样好掌控一点而已,如果说真的是有什么不对的话,那么也不是他这么一个新人能够好好的去反对的,既然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又有什么样的态度才能算得上是最好的呢,反正自己都已经是这样的状态了,可是自己的未婚妻却莫名的拖入了这一场战争,他仍然是不觉得自己是真正的负到了责任,如果说真的是要下契约的话,那么看来也不只是自己一个,毕竟自己的未婚妻和自己是站在一条路上的,如果说别人真的怀疑的话,那么自己的未婚妻肯定也算得上是免不了莫名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她自己不仅十分的若还是十分的无能为力如果说自己真的足够强大的话那么又何惧这个眼前的这个人呢,他眼前的所有咒语也好契约也罢,在他的眼里应该都不算什么吧,可惜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实力,如果说真的是获得实力的话,那么也看来需要进入那个轮回的世界了,可是这轮回的世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他也没十全的把握,然后将自己得这个,既能完完全全的带回来,如果说真的带不回来的话,那么自己的这份能力也应该只能在轮回世界中使用了。新乐文

  “你这个小孩子不愧是商业的精英,不过虽然说十分的灵敏,但是有一点也算的上是不好的,就是容易想的太多,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可能算不算是对你们根本就不公平,但是我也没有说是什么样的契约,你就这样炸毛了,对于我们来说合作可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必须急躁的状态,因为我看你们是情侣,又觉得你们两个确实是挺好,也有天赋,甚至也算得上是具备了一定的商人本质才选择了你们,如果说真的是认为我有什么图谋的话,那么也就错了,因为你们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我涂抹的东西,而且就算是现在找到了一个人,然后来帮助我的那位心上人的话,那么也肯定是有着一大把的人去让我选择,根本就不需要去帮助你们,然后再好心好意的去让你们完成这个什么样的任务,时至今日你们还不曾明白吗?”

  “你们对于我而言从来都不是唯一,虽然说这么说法确实是有些伤人,但是对于我而言确实是如此,如果说你们真的是有所反对的话,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不管怎么样,你们对于我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弹指一挥间的人罢了,如果说真的是比较合适的话,那么逼你们何事的人,我想也是大有人在,之所以会选择你们,也只不过是因为你们的感情足够好,而且我现在也没有说什么样的齐了,你就如此的急躁,那么如果说真的是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的话,那么你们是真不真的能够保护好我的那位朋友,也算得上是犹未可知,不管怎么样,既然你们两个情比今天的话那么我又不好让你们放下彼此,然后去救我的那位朋友,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算得上是有着一定考察的意味在里面,可惜你们却从未看懂。如果说你们真的是有一定会跟的话,那么对于这件事情你们也算得上是一个绝对有机遇的事情了,难道你们仍然不懂我的心思吗?”

  “那您的意思是想培养我们作为长期的或者是说固定的心腹吗?”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