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思维差异(上)

思维差异(上)

  我听着这刚刚出现的搭档仍然是表示不敢相信,如果说这样的事情是发生在我没有接收到我搭档的信号之前,那么这件事情肯定也算得上是一个可以信任的状态,可是这个家伙却发生在我发现自己的搭档对我根本就没有回音的时候,然后才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人,那么冒名顶替的可能性还是巨大的,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仍然是可能有些小题大做,但是对于现在的这个状态,我仍然觉得我做的是对的。

  我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来自于何处,而且是同样和我拥有着这样的能力,对于他而言,也许以前就这么展现了自己的系统能力,我肯定是能够相信的。可是现在黑衣人也来到了这里,那么有些时候就没有办法当做平常时候来面对了,虽然说我也明白这件事情,可能对于自己的这份搭档来说,可能算得上是一个10分不愿意看到的状态,但是不管怎样,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有可能发生的话,那么我还是要绝对的警惕或者是说绝对的防备。

  黑衣人都已经来到了现实的世界,又为什么不可能去结了我的信息波呢?对于这样的存在,我一直都是一个十分敬畏的态度,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的话,那么我肯定是不意外的,因为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可算的上是太多了,从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然后被这个老者盯上,然后被拽到了这个平行的虚幻的空间。

  再后来太急于告诉我我的能力,或者是说我的身份十分的关键说不定是哪里哪里的人,对于这样的存在我算得上是接受呢,能力也算得上是比较快的,所以说如果说这个家伙是真的能够定位到我的一些东西的话,那么我也是不奇怪的,毕竟怎么样我还是要学外界联络的,如果说真的是找到了我的信息波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毕竟我在这个世界也算得上是联系了许多次了,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一切我也算得上是心中有数,但是不管怎样,既然他也算得上是一个绝对警惕的态度,那么有些时候我也就必须要去警惕这个家伙究竟是从哪里拿到了我的信息波的,难道是刚刚还是很久之前就已经有了,而刚刚只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现在的主动出手,只不过是来好好的确认或者说敲打一下我的身份,如果是那位博士大人派过来的人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也确实是一个容易,而且绝对够准时的,这么一个行动了。

  默默看了一眼,这个仍然站着不说话的男子,我还是觉得有些相似,但是我也不知道这份感觉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真的,因为我们都有着相似的能力吗?如果说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我也就必须要小心警惕了,既然他就已经给我带来了一定相似的感觉,但是我可不能好好的去掉下了我的理智,因为在这个时候,相似未必是我的同伴,而有可能是来自于敌方。

  了解你的人未必一定是你的朋友,父母也未必一定是爱你的人,亲近你的人还有可能是来自于你的地方,对于这样的一切,我虽然都说也是明白的,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亲身体验过,但是现在我似乎是真的感觉到了,因为他身上的那份相似的元素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我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确认,或者是说没有真正的放下戒备,如果说这个人真的是我的搭档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你也算得上是一个绝对的误会了,但是他既然知道我的谨慎,想必也不会多怪我,所以现在他仍然是需要拿出属于自己的筹码或者是说其他的证明来证明自己究竟是谁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先生您在说什么,但是既然这件事情也算得上是因我而起,要不您喝杯水,对于这样的一切,我觉得先生您还是不要再说了,小时候我的父母就说我是天煞孤星对于这样的言论我也算得上说轻了许多了如果说我们的国家只不过是因为落后而且思想不开化的话,那么作为大周王朝自然还是要好好的去将自己的这份优良传统发扬光大的,如果说真的是要还要这么胡言乱语的话,那么我也就只能找国师大人来帮忙,对于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位公子还是要多加三思。”娃

  “我看这位公子也算得上是气度不凡,对于这样的一切,我觉得公子也是不希望我会这么叫人来吧,不管怎样,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的话,那么对于公子也算得上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不管怎样这仍然是在皇宫里,虽然说我的身份确实第1位,但是既然是在周王朝,那么就得遵循周王朝的规矩,公子,您说这说的是不是呢?”

  我默默的回应着这位公子,眼角的余光也在看他的表情,如果说这个家伙是真的生气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也就算得上是确认了一半,如果说这个家伙仍然是十分淡然的态度,那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家伙是国师大人派来的,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家伙是一个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淡然的态度,但是不管怎样这件事情仍然还是一个不确定的态度,如果说他真的是生气了的话,那么他肯定也会明白国师大人肯定是属于自己的敌人,而且我说的这么明白了,那么他肯定也会明白,国师大人肯定在暗中盯着那么,现在的状态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绝对不能慌的状态。如果说他慌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绝对无力的态度,如果说,这个家伙非常的淡然的话,那么一方面表示这个家伙和这个国师大人很有可能是共同的,一方人的话,也有可能这个家伙是真的非常的淡然,或者是说看我就这么被蒙在鼓里的表现吧。

  其实我是真的猜不出来啊,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的话,那么防备是我现在唯一或者是说可以做的事情,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肯定是要好好的重点保护的,如果说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仍然是属于自己一个根本就是没有防备态度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非常不满意的,这么一个搭档吧,如果说这个搭档足够的冷静,那么就应该想办法让自己的身份,然后过得了我的证明,如果说这个搭档根本就不冷静理智的话,那么我们两个现在的场景都是十分危险的了。

  既然我被国师大人重点关注了那么,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肯定是按照上师有所察觉,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的话,那么我也肯定算得上是一个十分可疑的态度了,如果说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另一个搭档的话,那么国师大人看到这样的表现,肯定也算得上是一个必须要认真排查的态度,而我也肯定是在排查范围之内了,就算是我真的是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无辜那么他肯定也会好好的排查,然后再把我的这份资料或者是档案认真保存起来,然后再看看上面的人会做合批的,如果说上面的人真的是想让我就地处决的话,那么我对这件事情也就算得上是一个非常无语,但是也没有办法自救的这么一个状态了。

  唉,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能不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如果说真的明白的话,那么现在就不需要给我去打乱了,如果说真的打乱的话,那么我们两个肯定是属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了,虽然说我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但是如果说他真的是我的另一个大的话,那么想来应该是能听得懂的,但是如果说这个家伙本来就不是我的,在那然后来莫名考验我的话,那么我是不是能够算得上是过关了呢?

  我不卑不亢地说着这样的话,但是内心里却想着很多的事情,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有可能成功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国师大人的这一关应该也算得上是可以过去的了,但是我也明白,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有可能成功的话,那么过世的人肯定还会对我下着另外的几个证书,然后来确定我的安全,如果说这件事情确实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我应该也算得上是踏出了成功的第1步,如果说不能成功的话,那么我也就只能等着国师大战,想出新招再来对付我了。

  我莫名的在内心叹了一口气,我这遇到的叫什么事儿啊,明明都是已经如此艰难的任务了,结果现在还来了一个搭档,甚至还不知道真假,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仍然是一个非常排斥或者是说吐槽的状态,但是我也明白现在的状态我必须要好好的去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不管怎样,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有可能成功的话,那么这一步棋或者是说这一个事情也肯定是我的这么一个拐弯点。

  是我彻底暴露还是能够得到过世道,人更多的信任是我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搭档还是这仅仅是国师大人的一个考核似乎都在这么一件事情上了,我莫名的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真的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