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暗中观察(下)

暗中观察(下)

  系统自然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因为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算得上是受伤比较大的,所以有些时候他也就只能为我提供一些新的能源以及所有的世界资料了,其他的内容也就是没有办法了,如果说我提出了一些建议的话,她们确实可以分析这件事情到底可不可行,但是如果说真的是要他来提出一个计划的话,那么现在是根本就不可以了,因为他现在也就只剩下那么多,如果说我这么强求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肯定有着一定的损伤,这个事情我也是知道的,可是如果说这件事情完全不会依靠他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也算得上是完全没有好好的去利用了这件事情。

  因为这件事情虽然说对他有了一定的损伤,但是不跟他们说,他的本能力量算得上是越来越强了,虽然说我也明白这件事对于他而言肯定算得上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

  但是因为他的本能力量还是存在的,所以有些时候我还是可以借助他的本能力来进行判断这件事情的对手,虽然说我也明白这件事情,我肯定是我走了后门,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是一个能用的地方,我还是要好好的利用我现有的资源,不管怎么说,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他而言,对于我而言这件事情都是必须要认真保密的,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我而言,这件事情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10分我们存在的彼此的秘密了,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没有能力去胜任的话,那么我们的使命也算是走到了尽头,虽然说我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的问题,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本能来做事情的话,那么似乎也是不错的。

  我默默的想着这些事情,他也就只剩下了本能,虽然说也明白我对他的本能进行了内容,但是他也明白这件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是完全处于一个穷途末路的一个地步了,可是他的系统意识却只剩下了一个本能。

  虽然说多了一个本能的反应,也是明白了这件事情,如果说真的是到了穷途末路的话,我也许可以激发一下其中的力量,但是这个肯定会让系统的报废,如果说真的没有什么必要的话,那么我绝对不会像这种事情发生的,虽然说他也明白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应该算多少是一个10分下流的手段了,但是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他也应该是毫不犹豫的为我如此做吧,我其实真的觉得我是自己根本就不如他们,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的话,那么我是希望这个系统能够先走的,不管怎么说,他的本体还是在其他的地方温养着,如果说有朝一日真的能够回来的话,那么他只要带着下一任的宿主来到我这个地方,然后默默的为我报仇也就够了,如果说真的是让我自己去完成这件任务的话,那么我觉得还是太极玉他自己能够完成的任务,对于这件事情来说可能会好一点,虽然说我也明白这样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应该算是根本就不能接受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是真心希望太极玉能够找到一个更好的速度,因为我这个速度实在是太过差劲了,如果说真的要有比较的话,那么我是希望有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去守护她,虽然说这样的话他会肯定会增加对我的仇恨,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他们能够平安,那么对于我来说也就算得上是最好的安慰了,因为不管怎样这件事情我可能是真的失败了,因为前面有黑衣人,后面还有其他的人追捕,如果说真的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还没有搭档帮忙,那么我也就只能好好的去想想这太极玉究竟应该如何安排了,不管怎样我不能将系统的这些数据链然后被黑衣人知道,如果说这个黑衣人真的知道了这个系统的数据量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肯定算得上是不利的,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太极玉的本体了。

  爱书屋而我根本就不想这样,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能够发生的话,那么我宁愿是用我自己的这份生命来去维护我这份系统的安慰,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样算得上生死之交,但是我对于太极玉的这份情感永远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不管怎么说他当初是帮了我,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没有帮忙的话,那么我也完全可以自生自灭,如果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无所谓的话,那么我的心里肯定会难过的,因为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对于我而言,他们肯定都是不愿意去接受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而至于这份意识系统也没有的,因为他现在只剩下了本能,虽然知道我是需要保护的,但是如果说现在要问其原因的话,那么他现在也是回答不出来了,当初他本体回答我的是我的身份很重要,如果说真的是因为我的身份很重要的话,那么我宁愿没有了这层身份,然后默默的保护他,虽然说我也明白这件事情肯定做起来非常的任性,但是我确实不想,因为我自己的愚蠢和无知让我的朋友们受到伤害。

  太极玉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多的朋友了,或者是说,他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自从我因为黑衣人的迫害也就是默默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以后,他也就是成为了我唯一的伙伴,虽然说我的心里永远是不开心的,但是有他在身边,我的心里总算是好过了些,默默的想了这么多也是抬头看了一下用秘术暗中观察的国师大人。

  这些事情可都是出自我的自身的想法呢,如果说真的是没有办法打动国师大人的话,那么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对于这件事情我也算得上是一个自我解剖的一个过程,虽然说我也不明白这件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但是对于我来说现在应该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了,既然国师大人那么喜欢看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暗中观察的过程是不是应该能够得到他的信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