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追捕术

追捕术

  我表达了我也想去看看的好奇心之后,我发觉这个部落对于我的厌恶算得上是跟踪了我虽然说十分的无奈,但是我既然这句话已经说出口了,那么也就不能退缩了,虽然说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但是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让人发现或者是说明白其中的奥秘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应该也算得上是比较实用的,既然信仰这里可以供给天道,那么有些时候应该也是可以供给我自己修炼的吧,虽然说我现在根本就不懂,为什么一个这样的信仰之力可以作为修炼的这么一个意识缠住了我的脑海,但是我觉得既然能够用的话,那么我也是要好好想想这件事情究竟应该怎么用的。

  如果说这件事情是一个坏事的话,那么我免除了这样的态度,那么应该是会让他们的想法改变很多吧,毕竟神仙当中也有好的呀,虽然说我现在可能已经算得上是名声败坏了,但是如果我能够改变他们的想法或者是说在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点点的善意的话,那么对于我以后的行动也会方便很多,不管怎样,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有些时候我们就只能想着去了一步了,虽然我也明白这件事情非常的难办,但是也不能不办啊。

  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能够成功的话,那么这个部落也就可以成为我的落脚点了,虽然说我对于这个部落的民俗甚至什么也不了解,但是如果说我就这么直接的给了他们所有的利益,甚至是有些时候我还帮助了他们的忙,对于她们来说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非常直接的恩惠了,我的名义或者是说我的目的已经算得上是表达的非常明确了,至于他们怎么想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但是至于我怎么想,那也就是我的举动,能否打动他们呢,默默的想着这件事情,我也是有些无奈了,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让人没有办法去抵抗或者是说其他想法的话,那么我也就只能换一种方式来打入这个部落的内部了。

  目前就算是核心,我也得明白我自己的身份是什么,然后去认真的思考一下我以后怎么做,而不是因为好好的去思考一下其他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事情,我虽然是十分的无奈,但是也没有办法,不管怎么说,既然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不反对的话,应该也只是一个我代替了他们公主出嫁然后才会出现这样的状态吧,不管怎么说,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出现在他们身上那么想来应该还是有着缓和的余地,我默默的想着,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是没有办法去打包票的,如果说这件事情但是让我无可奈何的话,那么现在应该就是这样的状态了。

  这个部落让我无缝可钻,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作为一个落脚点的话,那么我就只能好好的去经营一下自己的清醒了,但是这里的亲信似乎都是真的不太喜欢我呀,我如何去培养一个亲信却成为了一个难题。

  不管是怎样的情形,我都需要好好的培养,然后才能够出一个好好的使用范围,但是现在的状态似乎却没有办法去培养一个清醒了,因为她们现在根本就不相信我,这样的情况下,我是根本没有办法去找到一个非常信任我的人的,如果说我选错了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一个非常不利的状态也就出现了。

  我本来就是因为有着黑衣人的追捕,然后才来到了这里,如果说他们真的是非常不相信我的话,那么也就可以随时把我供出去,虽然说我也明白这件事情也只不过是互惠互利,但是我要的亲信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虽然说我也明白,我的要求确实是挺高的,但是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发生的话,那么我恐怕也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吧。

  黑衣人的恐怖我算是明白了,不管怎样,既然是伯邑考都没有办法去抵御的,存在的话,那么我现在的状态就根本没有办法抵御了,虽然说我也明白我自己的状态,但是有些时候我也懂得,这件事情我应该如何的躲避,但是我现在似乎是没有办法了,认真的想了一下,我也是十分的苦恼,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办法去做到的话,那么我以后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呢,究竟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然后才明白了,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本来就是不应该思考的问题,现在他第3层就已经出现了信仰之类的状态,我现在应该好好的去想一下我的信仰之力为何会出现在了这里吧。

  第1个世界是新手区,他们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走,然后第2个世界就是他们拿走了我的君子兰,虽然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觉得我似乎自然成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那么我身边的东西也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吧,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的环境中布下一个这样的局面呢?然后只是为了让我进入他们的计划或者是说圈套里吗?热搜

  那这么是否就可以说明我的计划本来就是一个非常不严谨的状态,或者是说本来就是被他们监视的状态,我明明就是虽然说离开了这个现实的社会,但是我现在也是一个非常让人追捕的状态了。

  默默的思考着我现在的处境,感觉真的是有些不好了,如果说这件事真的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提前追捕到了我的地位,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让人十分惊讶的状态的话,但是对于我来说应该还是一个非常不利的状态,需要极度脱身的一个机会了,但是机会在哪里,我却没有办法找得到,虽然说我非常的着急,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这种状态没有办法产生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应该也是需要一个耐心等待的过程,唉,好吧,我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去逃脱这种状态了。

  既然他们是提前定位了状态,那么是不是因为用了我周边的那些东西呢,否则的话那朋友怎么可能去抓我的君子兰呢?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十分的意外,但是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有可能的话,那么对于我的君子兰应该是非常珍贵的,或者是说,对于他们来说,某一种施法的道具对于这样的状态应该是必须的。

  所以说我的君子兰是拿来被施法了吗?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是真的话,那么我也还是真的无奈了,如果说真的是这样的状态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应该是十分不利的,我的君子兰在他们的手上,然后他们用了这种法术来对我实施定位,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去找到我的君子兰,对于这样的状态,我应该是真的很无奈了,这就我在鸣笛在岸,然后敌方还能力在我之上默默的想了想,都感觉此生无望。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多了,然后对于我的态度也算得上是好多了呢,虽然说对于这样的事情应该算得上是比较常见的,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种状态还是早点结束的好,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真的不喜欢去当那一只老鼠,而且还是被戏耍的那么一只老鼠,既然说他们已经定位到了,我现在的存在那么应该也是可以提前的,既然是可以提前的,那么他们的法术应该算得上是比较高超了对于君子兰的消失我还是有些介怀的,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或者是说因为这种悟性然后施法的状态,我也算是以前问过伯邑考她们,然后他们说确实是有着这样的法术,但是一般都是需要着修为比较高深的人才能够使用,让我不用担心,现在不用担心了,因为事实就在眼前了。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莫名的有些懊恼自己,如果说这样的状态,如果当初自己再多问一点点,问一下怎么破解就好了,虽然说对于这样的态度,我肯定是一个非常无奈的状态,但是如果说我以后问的破解的局面也许不会那么的糟糕,但是我也明白,如果说没有等同的实力,恐怕也没有办法去破解这种追捕术。

  这追捕书究竟有多么的厉害,我从系统上也可以看得出来,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也算得上是非常无奈,但是不管怎么说,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让我非常痛心的话,那么也就只能是这样的状态了,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追着我,虽然说太极也曾经说过我非常的重要,但是呢,我也没觉得我重要到哪去。

  我天赋不高也就只有一个精神利好,但是对于她们来说应该算得上是非常不重要的事情吧,不管怎么样,只要修行了好几年的普通人精神力现在都能比得上我了,虽然说我现在一直没有停止我的修炼,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的精神力似乎都已经是出现了一个屏障,根本就没有办法突破现在太极玉不在身边,我也找不到人问,至于伯邑考和国师大人现在也没有行踪。或者说有可能都不在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