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黑衣人再现

黑衣人再现

  也许是为了印证我的不安,我的系统竟然在现代的世界立刻就响起了警报,然后还说我现在被攻击了,但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感觉到,我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也许对于我而言,这些神出鬼没的家伙似乎是把我看成了一个猎物,然后因为我是一个新手的缘故,精神力也没有多少,然后积分也没有多少,如果是真的被抓去的话,那么想来也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也许是在死之前总会想着很多很多的事情,莫名的觉得我这一生似乎是有些活够了。

  我这一辈子虽然说遇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甚至还闯入了一个需要用命去玩的游戏,但是活了两辈子似乎也是大起大落的状态,虽然说活的时间不长,但是也似乎是波澜壮阔的一个梦,仔细想来应该是两个梦,毕竟活了两辈子我有些无语,难道是就这样结束了我的生命吗?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倒也好过被其他人利用了呢,不管怎么说,我对于这样的状态竟然出奇的平静,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该,似乎是我从前似乎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然后平静的去面对一样,我感觉有些奇怪,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活了才十几岁吧,按照这个现代的社会面面来说,就算是我拥有了两世的记忆,然后还未得善终。

  但是对于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还是有些奇怪的,不管怎么说,似乎是有些不太对呀,但是我也没有觉得到底哪里不对了,似乎是我的大脑停止了工作,然后还觉得这件事情似乎理所应当,也许是真的出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情况吧,系统竟然主动报了警,我有些意外,难道是真的发生了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吗?虽然说这么做确实是让我的生命得到了保障,但是如果真的没有人来的话,那么你又能怎样呢?我也只不过是默默的死在了这里罢了。

  系统的能力也只不过是在一时间去想弄警报,而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好好的去思考,或者是说叫一个什么样的人来,不管怎么说,系统与这个现代社会永远都是不同的生物,如果说两种不同的声波段还能重合在一起并且被人听到的话,那么我也算是大开眼界,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没有超出能力的范围的,虽然说系统一直在不停的响,但是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听得到,也不对,除了我自己基本上没人听的。

  既然这个世间除了我一个穿越者之外,那么肯定还有着其他的穿越者,虽然说对于我来说这个可能是十分的罕见了,不管怎么说,我穿越了这么久,还没有听到系统报警的声音,就算是太极玉破碎的那一晚,可也没有给我产生什么样的报警系统。

  也就是说这次的行动可能会更加的严重,如果说更加的严重的话,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更加的严重呢?如果说用我这样的一个能力的话,还会莫名的让我产生一个非常平静的状态,那么看来这个人肯定也是一个非常高段位的人了吧,不管怎么说,如果这样的情况肯定是一个胸围非常高的人吧,如果说胸围不高的话,他们肯定也闯不过来。阅读书吧

  虽然我对这样的法术一无所知,但是我也明白,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要闯出去的话,那么肯定也要有着大量的能力,不管怎么说我也考虑,因为复活着原本的捉妖王就已经触犯了所有的禁忌,然后还用了颠倒时空的法术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虽然说我的心里从来都不在乎,但是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是不知道的,如果说她们需要闯入这一时空的话,那么想来肯定也修为需要非常的高深,虽然说这个世界莫名的多了一个人也许没有什么大碍,如果说他们是隐形的话。闯进来肯定是没有什么大碍的,但是如果说要破了这个世界的隔阂的话,如果不是有密保的话,那么肯定就是修炼的非常的高深的内力了。

  否则的话,世界的一直也会排斥,莫名的想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似乎也是明白了,到底是哪个人家搞鬼了,然后莫名的叹了一口气,我明明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也许是太极玉说的太重要,然后让它们起了警惕之心,可是我真的是觉得我什么都不是啊。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黑衣人这个组织,然后来莫名的来盯梢了,虽然说我这么做确实是10分的无奈,甚至是有些意外,但是如果她们是真的盯照的话,那么我想我也没有什么真假的必要了,因为我根本就打不过。

  莫名的叹了一口气,也觉得他们的手里实在是有些无奈了,不管怎么说,如果这件事情他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的话,那么似乎也不奇怪,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太极玉还是那个国师大人都觉得我是十分的,像一个人甚至是说是那个人的转身,虽然说我自己十分的拒绝,但是他们两个说的似乎也是有些道理的,也许是因为我长的实在是上那个替身,然后还是把我当做一个提升来对待,虽然说自己的正品不见了,但是这个赝品既然能够这么相似的话,那么可能也会有一定的要挟作用?

  把一切都捋顺了,似乎还是真的这样的解释才能比较的合理一点,我莫名的抽了抽嘴角,这个家伙我还是真的不怎么在意的,如果说这样的情况下,我是真的要走到这样一个绝境的话,那么我实在是10分的无奈啊,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赝品,甚至是其他人都明白,如果说我真的是一个转生的话,那么根本他就不会同意我们,只是这么有着夫妻之名,然后还未曾败过天帝的这么一个状态,想来想去这一切还真是有些可笑呢,只不过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像,然后还是因为其他的一句话,然后就把我这么给确认了,既有些草率也有些无奈。

  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我十分的重要,而且还要把我当做另外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