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本来面目(下)

本来面目(下)

  伯邑考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为难,哈哈一笑,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也许是真的预料到了吧,毕竟不管怎么说,我表现的还算是挺明显的,也许是因为末日的到来,也许是因为王朝的覆灭,我和他的关系反而相对来说好了不少,虽然说我也一直是十分尴尬的状态,但是他也似乎是没有在这个方面过多的提及,因为现在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他莫名的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想看看我的脸?

  对于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似乎是有些惊呆了,因为我也明白,如果是真的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脸的话,那么这些问题肯定是一个经济,对于我来说,我如果真的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不礼貌的行为的话,那么就算是好奇我也不会问的,但是如果他现在真的问起来了,那么我如何回答才会让他觉得我不是唐突,也不会造成气氛的尴尬了,我做了只有自己的脸,因为我真的觉得这个不太好回答,可是他现在就在这里站着,我又能够如何逃得过他的眼睛,因为在这样的大脑面前,我觉得我的伪装全部都是没有用处的,也没有必要再去伪装,反而觉得自己不够坦荡。

  “说实在的我是真的挺想看的,可是我也明白这个是你的隐私,所以我也忍着好奇没有再说过,但是既然你如此说了,那么我也就说了吧,不管怎么样,既然这件事情你都已经主动提了,那么我再拒绝肯定也是你觉得我是假装的了。我确实好奇过你的脸,但是我也明白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我自然明白,现在是根本没有办法去瞒他的,所以也就不瞒他了,可是如果这样回答让他不满意的话,我又应该如何回答呢,我沉默了,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应该如何回答他,才能让他真正的满意,他也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尴尬,因为我们相识并不是很愉快。

  甚至于当时我还和他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的错,虽然也许确实是他的错吧,可是他也没有必要来掺合这个世界呀,虽然说我这么做确实是有些不太对,站在了情理上,可是人家仔细想想也没必要来帮我这么做,我也没有办法自欺欺人说他也是完全错误的。

  太极玉曾经说过,一个闯关者的世界里永远只会有一个闯关者和一个系统,但是我这个情况似乎是真的比较特殊了,虽然说我也是十分的惊讶,但是不管怎样,既然有大脑闯进来的能力,那么我想毕业我也管不着,毕竟我们的实力差距太大,想管也管不了,说不定在我上报其他的系统或者是告诉其他人之前,他把我灭了也正常,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也就只剩下一个闯关者了,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也从来都没有说过,他甚至也没和其他的人打过报告,也许是觉得我很乖爽,或者是说我比较识时务,他也一直没有布置什么其他的陷阱给我踩。

  我们也就这么一直和和谐谐的走到了现在,虽然说我一直也是十分的纳闷,为什么这个家伙一定要进来,然后还有黑衣组织的出现,如果说这个世界仍然是一个低等世界的话,那么黑衣人组织来到这里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要想拍出这样的主力精兵的话,那么想来也是一个问题吧,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面前的博弈考试率是有多么的强大,但是既然黑衣人组织的实力远远在,他们两个人至上,那么也就说明这个应该是一个比较中流砥柱的人物了。qq

  虽然说我的修为并不给力,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的精神力是十分敏感的状态,虽然说我确实是虽然没有增长多少,但是我的精神力却莫名的敏感了不少,对于强大人的人的信息和所有的气场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的,可是我觉得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黑衣人为什么突然来到了这里,应该也是因为伯邑考要来到这里,可是伯邑考又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里呢?虽然说我有些疑惑,但是我也明白这些话根本就不应该问。

  “想问什么就问吧,现在憋着难道也不难受吗?虽然说我确实是冷漠了些,但是都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下了,自然也可以解答你的疑难了,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对于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应该互相帮助的,虽然说你可能也会疑惑为什么自己一直都是和我搭档,但是只要你问,我还是会说的。”

  我默默的沉默了一下,难道我是真的能问吗?可是如果真的让他生气了又怎么办?因为我的这件事情他们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件事情又涉及隐私,如果我真的把他给惹毛了的话,那么想来我的后果应该也会比较凄惨。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站了半晌,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却也从来都不主动说话,我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他依旧是眉目淡笑的状态,也许他早就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可是就是主动想让我开口,可是这种话我怎么好意思说呢?

  “既然你说什么都可以同意的话,那么你就把你的真面目给我看看吧,我也知道你们肯定都不愿意用着自己本来的脸进行攻略,但是你既然都已经说明了那么想来也应该不会介意这种事情吧,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能够问一问呢,或者是说让我看一看?”

  我故作淡定坦然的对他说着这话,其实我的心里也是打鼓的,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确实是他的隐私啊,如果他不同意的话,那么我又能怎么办呢?那么如果真的生气的话,那么想必他一定是十分生气然后再打我一顿的吧,按照这武力指,那么我恐怕在诸侯联军到来之前肯定是亡命的了。

  因为这个周皇后在历史上也没有什么多多的记载,究竟是逃到了哪里也从来没有说过,那么他如果是真的想打我的话,那么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啊。因为史书上没有记载这些问题,那么他如果是想要有新的遮掩,一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莫名的感觉这个问题是不是真的不能问呢?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