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烽火繁华空城静(下)

烽火繁华空城静(下)

  伯邑考默默的走近了我的身边,然后笑着对我说:“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般地步,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了,又有什么好感怀的呢,我们最后再看一眼这样的繁华吧。毕竟明天或者明天晚上,我们应该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莫名的对他有些愧疚,可是经过了这番话听完之后也觉得很有道理,毕竟这件事情都已经进行到这样的地步了,那么愧疚也没有用处,只不过要好好的弥补,但是现在他们两个似乎已经把这件事情做完了,我唯一能够做的也就是未来如果有机会还能帮忙的话,那么自然是要竭尽全力的,对于这个世界的所有故事既然都已经成这样了,那么我肯定也是帮不上忙的,虽然说我这么做确实是有一些武断,但是想来应该也是最完美的结局了。

  我还想怎么再帮助他们的,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不需要我的帮助了,毕竟他们已经替我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只需要我和他默默的走下去也就够了,而且也就只有明天这样的情况了,最迟明天晚上这样辉煌的诚实也就不会再存在了,对于我来说这个也只不过是繁华中的一场梦而已,回头好好的想想这件事情似乎也是过得挺快的,毕竟我曾经在这里认了很多天的国师大人,然后新来的那个国师大人接替了我的位置,虽然说曾经我确实是有些质疑,但是既然他有这样的能力,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有这样的能力,那么自然是可以让能者而居之。

  后来他们两个想让周幽王自杀,我看不下去变成了如此的局面,对于我来说也确确实实是一个非常愧疚的事情可他们已经为我填补了后果,这件事情也没有必要再去通知我了,毕竟我是根本没有办法帮上忙的,对于他们来说我可能也只不过像一个废物一样,就这么默默的在这个宫廷里面呆着吧,如果不是我穿越者的身份,那么想必应该早就被他们嫌弃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的能力,又怎么可能会被太极玉认真的说,我的身份很关键,如果说我的身份真的很关键的话,那么想必肯定也是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吧,我的身份很重要,但是我的能力完全不够,究竟应该如何自处反而还是一个问题。

  既然他们说我的身份很重要的话,那么想必也有一定的原因,既然他们两个都是一个属于闯了很多世界的大门,那么想来应该能够看出一点什么,但是我现在的实力却没有办法来保住我这样的一个身份,莫名的是有些无力,我本来带了国师大人为师,可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帮上忙,虽然说确实是我的师傅也愿意帮我,可是现在的状况来看却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好好的来帮我了吧。

  帮我都不能,更别说什么好好的指点了,想来想去我觉得也就只有身旁的这个伯邑考可以好好的教我了,但是我又怎么能够开得了口呢?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伯邑考却点燃了烽火台,在我吃惊的目光之下,然后将所有的烽火台一个一个逐一点上,我有些惊讶,难道是周幽王曾经是真的点燃了所有的烽火吗?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应该是怎样的考验,或者是威逼之下才能够出现这样的状态呢?书荒啦书屋

  我有些无奈却也明白这是历史的走向,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然后默默的看着他做上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转回头来笑我,说如果还有下一次的机会,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重走着一个世界。

  看着他微笑的脸,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同意了,也许在我看来也许确确实实是愧疚居多,也是想看看他究竟是有多少的能力,也许对我而言这个可能确实是离我太远,但是如果是真有机会的话,我还是真的想看看他有多少能力,然后再进行这样的一个死中求生,或者是说能够完美的体现出一个君王该做的事情,虽然这可能只是一场奢望,但是却不能让我期待。

  “一个时辰之后这里就应该会出现诸侯联军,也是一个时辰之后,这里就会变得非常的灰暗,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呢?”他认真的看着我,什么也不愿意说,或许是等我的答案我有些迷茫,难道我不是和他一起跳下这疯狂猜的吗?如果是我和他一起跳下中国台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应该就不用问我了吧?

  “从实际当中了解过这个周皇后其实是下落不明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会不会和她的生平有关系,虽然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活着还是在这场烽火戏诸侯中亡命了,但是如果是我的话,那么我肯定会选择在这个黑夜逝去。”

  不过艺考有些吃惊的看着我,对于我的这样的看法,也许是确实是有些吃惊的吧,毕竟如果是史记上明确记载我已经死了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我肯定会在这天黑夜中逝去。

  可是实际上并没有准确的记载我这件事情究竟是好还是坏,或者是说我真的就这么死亡了,所以说在他的眼里或者是以我的能力,完全是可以逃过这场屠杀的,因为既然他们也没有办法找到我的话,那么如果我活下去的话,这件事情也完全可以成立的。

  “你其实是可以找到房间的周幽王的,对于你的安排,我觉得周幽王可能更适合你,虽然说你们只是朋友的身份,但是如果你们想平安的度过一生的话,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样的道路呢?难道只是因为愧疚吗?如果只是因为愧疚的话,那么我觉得你其实不用做这样的选择的,不用走这样的一条路。”

  伯邑考莫名的和我说的这些话语,虽然我也明白他的意思,也许是认为我的实力不够强,如果下一次遇到的话,那么他也确实是很尴尬,毕竟我是一个新手还有着很多的感情,对于他来说可能确实是没有办法完全接受的吧,因为他是一个完完全全非常理智的人。而我却截然相反,对于他来说可能也确实是一个累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