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这是徒儿拜师礼

这是徒儿拜师礼

  在系统商店认真的转了一圈之后,我发现这里的君子兰确实是漂亮,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系统商店里面买的,如果是那个我是大人看出来了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应该也是十分尴尬的事情,认真的想了想,还是决定还是自己种比较好……

  可是在原山世界里,我也从来都没有种过花,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要落到我的头上的话,我也不禁有些愁眉苦脸,如果是我的太极玉在身边也就好了。这家伙虽然读熟了点,但是肯定会给我提一些建议,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似乎已经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了。

  也就是真正的遇到了这个时候,我才会真的发现,其实他们说的在外靠朋友是真的。也突然明白了那些家伙在外乡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同乡人,也是那么的开心,现在我算是终于明白了,但是我似乎明白的太晚了。

  也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拜一个根本就不知底式的妖精为师吧。不过对于他我也确实是要防一手的,如果这个家伙是真的想把我作为一个多少的容器,那么对于我来说可未必是个好消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我决定还是不要出这个宫殿好了,至少在我没有强大之前,周幽王的气运之力还是能帮我不少的。

  但是对于这个国师大人,我也没有在他的身上感受到对我的恶意。所以也就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下,我才愿意拜他为师吧,否则的话我根本连自身都没有办法保证,就如何能够将我自己的姓名就这么放在了别人的手里呢。

  我在系统中买了一个巨大的君子兰,然后又在系统商店看了一下注意的事项,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的那么娇生惯养,不仅需要专门的土壤,还需要保持足够的光照,但是又不能让太阳直射,默默的想了想我又花了一个5积分买了专门的土壤以及施肥的材料。

  这里是周幽王的宫殿,那么自然也不会缺少光照的,虽然说这家伙是一个傀儡,但是不管怎么说,国军表面上该享有的一切他还是享有的,所以我的花朵肯定也不会在这里受多少的委屈。

  “不过这君子兰也确实没有那么想象中的娇贵,原来在5摄氏度以上就可以足够越冬了,可是在这里又没有足够的温度计,我怎么可以知道这些呢,想到了这里真的是让人头疼了。”

  看到了这里我不禁喃喃自语的还是现代社会好,不管怎么说,我至少知道现在是多少度,可是现在的知识也就只能够让我知道零摄氏度是冰的一个形成的一个温度,但是这个花却是要五摄氏度以上才能够足够的越冬,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压力有些大,不管怎么说我没有足够的测量装备啊。

  翻了翻万能的商城系统却发现这个也没有也是这个本来就是不太需要知道的东西,那个家伙既然已经成为了神,那么知道多少温度肯定是可以的吧。所以不制作这个也是一个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说可是一个非常郁闷的事情了,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办法帮到我的话,那么我怎样才能养花呢?

  “算了,算了既然是摄氏5度以上就可以成功的过冬的话,那么对于我这件事情也不用担心了。”我认真的想了想,这个最低的5摄氏度肯定是一个最低的温度,既然这个温度保持在这样的环境下的话,那么所以的话肯定能够涨好,既然能够涨好的话,那么我又关心那么多干嘛呢?

  但是养花也一直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我默默苦恼了许久也没有找到窍门,反而是这叶子实在是太过枯黄。好吧,对于一个养花的外行人来说,我也不知道这是叶子还是花了。

  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颓废。这可是我的拜师礼啊,虽然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礼物他会喜欢。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既然是我非常认真的养着,也不希望这个就此泯灭,但是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去救它。

  “看来我似乎是真的不适合去养花,然后去送给别人,但是我这件事情做不好的话,那么我以后又做到了什么事情呢?”我默默的想了很多事情,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一样适合自己的,不禁有些苦恼,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我既然决定了,那么自然也就不能这么颓废了,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也就把这朵花给养好了。

  一条路你既然选择了又半途而废岂不是可惜吗?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对我的未来有利,但是我觉得他既然这个家伙对所有的草木都有着熟悉的敏感,以及不可分割的亲切。所以让我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是对于这一切一定有所把握的。

  那么我的情感也肯定是包含其中的,那么对于我来说这个肯定是一件好事情,虽然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感受得到,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千年的妖精,对于这件事情肯定有着自己独特的感悟以及理解,对于我来说他已经是不可或缺的了。

  对,我现在就是没有办法来脱离他的帮助了,如果我真的想摆脱黑衣人的调查的话,那么肯定还需要这个人的帮助,我也许太过现实,但是我真的现在非常明白我现在需要什么。我需要变得强大,但是同时我也需要有一个足够强大的人保护我在弱小的时候。

  “看不出来你竟然在养花,你以前不是从来都没有这么做过的吗?为什么突然想养起了花?这个应该是君子兰吧,怎么都弄成了这个样子了,难道你不知道君子兰是一种非常娇贵的花吗?也许在你的眼里,他们确实不算得上是娇贵,但是按照现在的天气以及所有的预兆来看,这朵花在古代还真的算是一种非常娇贵的东西。”

  我好奇的看着他:“对于古代来说你不是一个妖精吗?那么你肯定也是生于古代的吧,那么你为什么又会冒出这么一番话出来呢?什么叫在古代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