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千年参语

千年参语

  周幽王许久没有出现过我的院子,然后突然出现了,反而把我吓了一大跳,那个时候我是正在这里看风景的,因为再次卡住的时候,我实在是有些郁闷,也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真的是不适合修炼了,也就默默的把自己的这个状态调整了一下,也许看看风景可能会更好,默默的也就离开了这里。

  因为又被退婚了的缘故,我现在的身份十分的尴尬,如果说皇后的话也不是,如果说不是皇后的话,那么周幽王对我的在乎别人还是看在眼里的,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称呼我比较好,我笑了笑,然后告诉他们你们不如叫我沈小姐好了。

  如果不是沈小姐这个称呼仍然存在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我可能真的会忘记曾经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过的一切,我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要挖一个这么大的坑给我,但是既然我选的比较重要,那么我自然也是有所用处的。

  “那既然小姐都已经如此说了,那么我们就叫你沈小姐吧,不知沈小姐曾经家在哪里呢?对于这一切又有什么样的看法呢?周王朝究竟是覆灭还是中兴,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吗?”

  听到了这一连串的疑问,我似乎是吓了一大跳,但是对于我来说仍然是有些疑问的,因为这些问题实在是像那些现实生活中的记者所问的话了,我默默的感到有些好笑,不管怎么说这些问题也是他们非常用心的问的,那么这件事情我也就不用多说了,可是对于这种话题仍然是保持着非常高的神秘性吧。

  不过这家伙既然敢问出来,那么也是很有胆子,如果是其他人的话,难道也就真的不怕这种事情被曝光吗?好吧,现在是古代恐怕没有办法做出这样高曝光的事情吧,不过这个家伙既然敢问的话,那胆子也是确实大。

  “对于这件事情,我想周幽王肯定会有着自己的看法,为什么不去问他要问我呢?对于我来说我不过是一个生公夫人,什么事情我都要靠着大王来决定,对于这件事情你们来问我的话,会不会有点不太合适呢?”

  这样的问题肯定就是一个死胡同,如果没有把这件事情推给周幽王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肯定又是要高参一本的事情,这种活我可不愿意去干,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要参照我头像的话,那么对于周幽王的面子也好,还是对于我的存在也好,肯定是非常不利的,我想了想,还是这么回答更好一点。

  “那么对于娘娘的存在来说周幼啊,应该是10分宽容的吧,如果没有把这个位置交给你的话,你会不会真的伤心了呢?毕竟你们也只是合作者的关系,如果真的要把这个位置给你的话,那还不如来一个贴心的傀儡,或者是奴仆更好呢,你觉得对不对啊?”

  他的话语带着一些淡淡的嘲讽而我也终于发现了这种状态的不同,如果是平常一般人的话,那么肯定不会称为座右王,是一个这么随便的称呼,这个家伙究竟是谁?我为什么不知道他的存在,如果是其他状况下的话,我应该不会这么放松警惕的呀。

  “看来我这么做确实是吓到你了呢,在下只不过是一个千年修行的普通的人参而已,略懂了一些卜算之术然后算到了这周朝的灭亡,然后又听闻这位姑娘是支持着周朝气运的存在,所以我也就只能默默的来探听一下周王和姑娘的意思。”

  “既然你都明白这件事情完全是掌握在我们两个人的手上的,为什么你还敢过来呢?如果是我们把你当做一个大补的药品直接给断了呢,你来了就不怕我有手段真正的把你给杀了,直接吸收了你的修为呢?”

  我云淡风轻的说着这件事情,可是心里却产生了波涛汹涌且不断翻滚着的巨浪,我为什么会有着周朝的国运?难道在他们的眼里我仍然是一个可以护卫着他们的人吗?可是我现在是真的做不到了呀,他们如此信任我,可我却要注定辜负他们的愿望。

  “如果姑娘是因为国运的问题,然后不断的去自责自己的话,那么我认为还真的不需要,因为周朝的国运到死,也就是走入了末端,虽然姑娘愿意拯救,但是不管怎样,你现在的状态还是根本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的,何不顺其自然让这个国运自然消亡呢?”

  看到我有些愤怒,这人生经似乎从来都不在乎我杀人的目光,然后又接着说了起来,似乎对于我的看法根本就不在乎。我实在是有些愤怒,不愿意再理他,可是这人生精确追赶了上来,让我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

  “对于说的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真的,你也能够明白这个事情究竟是怎样的,这个王朝已经存在了足够久了,已经八百年了,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应该是很清楚的,为什么就这么执迷不悟的一定要帮助他们呢?”

  我又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让他这个外人能够明白的呢?不管怎样,他仍然是我心中的周朝,我付出了很多的感情,虽然我也知道这个不理智,但是我仍然会努力。现在因为黑衣人的事情就已经让我足够的烦恼,结果又来了这么一个人生还特不要命的和我说了这些话。

  “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既然能够清楚的话,那么又为什么来劝我呢?何不如让我做出了这一切举动之后,然后又默默的离去更好呢?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我们是输的,那么又为什么来劝我呢?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这周朝在我的心中有多大的影响吗?”

  那家伙没有多说话,似乎是有些愣住了我又有些悲凄:“你既然都已经明白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去阻止的了,那么又为什么不让我做完这件事情,让我半途而废呢?我想送周朝体面的走,难道不可以吗?”我突然有些悲伤,然后立刻就走了出去也不在乎这个家伙还在走廊上站着吹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