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心态的改变

心态的改变

  我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看着这所有的一切变为虚幻而无能为力,心中又将太极玉骂了一遍,这个家伙什么也不会做,反而只知道坑人,自己都没有打算再信任他了,结果还是自己坑了这么一晚。虽然我也明白他机遇,肯定会把我拉回来,但是这么被算计的情况实在是不太好,而且我也十分的不愉快。

  虽然说也许这个也能算得上是穿越或者是修真小说吧,但是在我的世界里曾经也是看过不少的,哪一个系统愿意把自己的主人坑成这个样子的,恐怕也是没有多少吧,除了我也没有谁了,既然是穿越,那么我应该是里面的女主吧,不是女主我也是女配吧。得到了一个系统,怎么就这么坑人呢?

  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也有过命的交情,何必这么坑我呢。我心中对于太极玉的印象再次又减了一分他本来就在我的心中没有多少分量。

  结果现在这么一减,又没有多少分量了。不过想来他也从来没有在乎过吧,如果在乎了的话,那么又何必这么做呢,毕竟怎么样我们也是有着朋友之谊,但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做朋友来看,否则的话又何必如此呢。

  我心中就这么默默的想着,梦境中的也有了许多的变化,让我眼神不禁一凝。也许这件事情比想象中的更加复杂,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去接受那么多的奇闻异事,这让我实在是有些感慨。

  可是这一次的梦境却似乎跟上一次完全不太一样了,似乎有点像我原本在我的原生世界里曾经经历过全息电影一样,我似乎成为了一个旁人,没有办法去终止这梦境中所有人物的动态和所有的话语。

  然后我就看到了伯邑考,看来那家伙还真是够阴魂不散的,为什么我都已经说了不再存在了,为何还要这么纠缠我呢?我本来转身想走,却发现无路可走,实在是让我更加愤怒了,怎么难道就打算把我困在了这里,永远都不让我出去吗?想来这个家伙也确实不值得我喜欢。

  那种得不到又被困了的结果,我实在是不太开心,难道在于他的眼里我永远都是这样的存在吗?如果得不到的话那么就直接困着,肯定也是逃不走的了。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梦境究竟是谁制造,又是谁将我困在了这里,反正我是不太开心,太极玉和伯邑考亦或是那个白衣人之间肯定是有所联系的。

  反正把我困在这里的人肯定是这三个人其中的一个,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他在我的眼里本来就已经不是很好的,我又何必因为这件小事情而不断的为难他们呢,本来就是没有多少感情的,也许伯邑考曾经我还确实是失恋过,但是现在还可能吗?

  太极玉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也曾经愿意将他当做好朋友来面对,可是我究竟换到了什么呢?我什么都没有换到。反而是被困在了这里,想想都莫名觉得好笑。

  我曾经拿着真心实意去面对任何人,可是任何人是怎么对我的,似乎却没有任何人知晓,也没有人再愿意对我说这些话了,我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被他们来关怀着来爱护着的人了。

  我从来不指望我的系统能够真正的帮到我,因为在他的眼里永远都是他的主人更加重要,我也不指望那个家伙能够真正的将我放在手心上,你认为他是一个大佬,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路的人,如果是要求他来帮助我的话,那么还不如让我来帮助自己更加稳妥。

  毕竟再怎么样靠别人也不如靠自己更加的稳妥。就这么想着这梦境中的所有事件,就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了。我本来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那么又为什么非要将我拉来了这里呢?毕竟我们谁也没有得罪过,谁,也不知道更谁也是没有交集。

  我是一个异世界的人,我比谁都清楚这件事情,毕竟我曾经还在那里参加过考试,那里认认真真的回忆,所有都封印在我的脑海里。在这里更似乎是一场梦魇。还是一张如果没有成功的话就会死亡的,梦魇,对于我来说这个可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回忆。

  梦境的转换就转换到了伯邑考那日,刚刚见到我的时候,也许我是站在他的角度的吧,我一直看着那个在脑海中闪闪发亮的自己,默默的有些笑了,这也许就是我当初遇到他的模样吧,可是明明是没有过了几日的事情,我却似乎是过了千年万年。

  我亲眼看到了周王朝的建立,又经过了八百年以后的周王朝穿越了回去,我也不知道这八百年来,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沧桑变换变成了这副模样,但是自古王朝以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本来就是一个常态,我也不觉得这个有什么,可是真的当自己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真的根本做不到。

  我可以接受空荡荡的将军府,因为这个本来就是我没有让他们建立的,可是这周王朝不断的毁灭和复兴当中,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样的挫折,我却不敢再想。也许是我对周王朝的感情实在是太多,又或许是我明白我的父母不是苏将军和苏夫人,所以感情上便有了一层隔阂。

  面对我一手精力建立的成果,我有私心,我不希望他毁灭,但是又明白毁灭毕竟是常态,没有必要去过度的感怀,可是我是真的忍不住啊。看着这梦境的一花一草,我莫名的更加伤心了,毕竟这里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可是就是这么毁灭了,悄无声息的毁灭了。

  我有时候甚至会私心的想,如果我是在一个周王朝衰败开始的那一任君王之中,穿越了过来,会不会真正的再来一次中兴之举呢?可是历史从来都不是会被一个人的所思所想有所改变的,白衣人是不可以的,那个伯邑考也是不可以的,虽然我也不知道那家伙叫什么,但是还是暂时用伯邑考的称呼吧。

  既然他们两个都不行,那我又为什么可以了呢?我并不觉得我比他们强大多少,又不觉得我能够比他们能够有着多种能量,我看着梦境中熟悉的一花一草,也许那个是白衣男子送给我的最后一番礼物吗?毕竟我从他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敌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是真的要感谢一下他的,可是我现在确实真的没有心情感谢了。

  处于一个周王朝已经即将快要灭亡的年代,又给我一个曾经辉煌过的图片,除了让我能够更加感伤之外,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我默默的哭了,在一个没有任何人看到我的地方,默默的哭了,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能不能看得到,但是我明白我现在忍不住。

  不过我即使是因为那些熟悉的景象而哭了出来,但是我也十分的明白周幽王很有可能面对的和我同样的情况,也许作为一个末代的君王,让看看先辈有多么的辉煌,对于他来说更是一种负罪感吧,我莫名的摇了摇头,我连自己都没有办法保护的主,又为什么一定要去操心别人的事情呢?

  我对于他的这场交易,也只不过是为了能够找到伯邑考罢了,可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必要去寻找他了,虽然这个交易的目的我并没有达到,可是我曾经做过的承诺却不得不算数,我需要陪他走完这最后的一程。

  我默默的看着曾经辉煌的一切,有些茫然,难道我的做法真的是错了吗?历史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算是我再努力,也没有办法改变着周王朝800年灭亡的历史和所有的证据。历史从来都不会为了一个人而改变一个人的印象而改变。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

  我转身离开了梦境,再也不愿意再回头一步,对于我来说过去的一切就像云烟,虽然说我为了周王朝的建立付出了许多的心血,可是这其中也大部分是因为伯邑考的缘故,既然这伯邑考我没有办法找到了,那么也就和过去做一个诀别吧。

  就像这被覆灭的周王朝一样,这个周王朝灭亡了,伯邑考也没有找到,正好也是死了我这份心了。也许在这个世界之后所有的梦境也好,幻境一般也不会再影响了我的心神,因为我从来不在所有的世界里浪费过多的感情。

  既然我不会再有过多的感情,那么这对我来说真的重要吗?那么也自然是不重要的,既然我没有了过多的感情,那么对于我来说这些不过是逢场作戏,既然是逢场作戏又能有多少感情呢,这个自然是,你看我眼中脑补有多少感情自然是有多少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自己脑补出我付出了多少感情,那么我就自然是付出了多少感情,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毕竟我只是一个过客,只是一个异世界的来者。这个世界的普通的闯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