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过去的时空(上)

过去的时空(上)

  和周幽王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子反而看到了我的表情默默的笑了,什么也没有说,反而摸了摸我的头,他温柔的感觉让我对此似曾相识,却仍然想不起来这个家伙究竟是谁,但是能有着如此温柔的态度。

  我们以前应该是认识的,可是我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是为了什么竟然感到了如此温柔的触觉之后有些心软了,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应该的,可是为什么我就是忍不住呢,难道我们之前真的有过什么?或者是说真的动了心吗?

  我承认我确实对他动了心,因为之前的时候,我在第1个世界遇到他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一种非常熟悉到温暖的想依靠的感觉。虽然我并不知道这究竟代表着什么,但是我非常清楚,我如果做出了这样的举动,那么一定是对他有了好感到了极点。

  我那时候只是认为我对他的一见钟情才是如此,可是现在他抚摸了我的额头之后,我却发现事情可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只是单纯的暗恋的话,我肯定不会,因为他的一个动作而如此的牵引心神。也就是说我们曾经真的是发生过什么的,可是究竟是什么,我却偏偏想不起来,让我不禁有些郁闷。

  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一种非常被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让我十分的不爽,默默的踩了他一脚,什么也不愿意多说就离开了这里,他也许是看到了我内心的想法,默默的有些不满,立刻就叫住了我,我根本不愿意回头,但是他下一句的话语却让我默默的停住了脚步。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什么你和我会如此的亲密吗?难道你就真的不想弄懂这件事情吗?我想你也明白了这种事情的来源吧?像您那么理智的人,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作用呢?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知道吗?如果你真的不想知道的话,那么我们也就什么都不用多说了,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再多聊。”

  “因为如果你没有信我这番话的话,那么下面再说也是没有用处的,因为这个必须要你相信,然后我才能接着说下去,如果你不信的话,那么我也就没有必要说了,因为这件事情事关机密也许也和那些主神系统有关,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知道吗?我们现在已经明确的感受到了你自主神系统的敌意。”

  “如果你现在还没有办法弄懂现在的一切,那么除对于你来说将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难道你不懂吗?现在唯一的方式就是听我说或者是说你相信我说的话,毕竟我的话也不多。你为什么就不愿意听听留在这里听我说完呢?”

  “那么作为交易,你是否应该把我这个伤口弄好呢?我当然也明白,在梦境之中处理伤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处理完了之后会不会有更大的危机,这种事情不用你提醒我也是明白的,所以你是否为了保持你的诚意,先把我的伤治好呢?”

  我默默的思考着,这个眼前和周幽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所有的话语和表情听了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没有再多言了,毕竟这个家伙看起来实力挺强的,如果真的能够和他合作的话,那么对于我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对于我来说这个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利的事情,但是它接下来的话语究竟是什么样的,我心里也没有底。

  既然他感慨出这么大的条件,然后让我说出这番话语,那么他们的思维肯定就是非常有把握的,究竟是怎样的我心里也不清楚,但是我也明白今天我肯定是非听不可的,如果我就这么走了的话,那么以他的实力肯定是有能力把我给杀了的。

  他们默默的转,回头他笑了,也许是真的明白,我没有办法逃出他的手掌心,我有些无奈,但是也有些你毕竟他的实力摆在那里,我也没有办法去阻挡或者是说抵抗他,也许在冥冥之中我和他仍然是可以遇到的。

  因为我记得太极玉曾经在新手的第1个世界说过,像他这种大佬根本就不会随意的进出这里,因为每一个大佬都会有着更高的等级和更高的积分,需要拿每一个人都在争分夺秒的升着自己的等级经验,不可能来一个新手,世界里默默的闲逛,也就只有那些超级大佬才会有这种的权力。

  可正因为是超级的大脑,所以才会更加的珍惜时间,才不会在这种新手的世界里默默的闲逛,这也就是为什么太极玉闭口不言的原因,这个我也是明白的,毕竟作为一个大脑那么修炼的资源肯定会更多,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源的话,那么自己的修为也会倒退,这个系统的世界我也是默默的看过了,只要是在一个修仙的世界里练过。

  之后就可以在自己的系统空间里兑换出一本等级较高的修仙功法,然后给自己默默提升等级,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诱惑,就怎么可能想着来一个新手世界里默默的闲逛呢,这显然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可是这家伙不仅来了,而且来了还不止一次,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第2个世界的等级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肯定也不会比第1个世界高级出多少。

  那么这位大佬可是连续出了两个等级较为低等的世界,那么这对于他来说难道就不耽误时间吗?而且想了想这个应该还是个翻身,那么这也就说明他的真身还在另一个高级的世界里,或者是说没有办法去辨别的世界里。

  那么既然在这个世界里仍然可以把分身分出来的超级大佬应该也没有几个了,难道主神就不管管吗?想来这些家伙应该也是管不过来吧,否则的话你又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的情况呢,这个主神的系统也不知道出生了多少年,以后繁衍的很多很多的人肯定都是大佬,那么对于这件事情我表示着非常冷漠的态度,因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因为这个系统存在的年份越长就表示我要功课的难度就越高,如果攻克的难度越高,以我现在的能力,那么积攒的实力的时间就越长,那么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如果想弄明白这个高级的系统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表示可能真的会很艰难。

  “既然我们都必须要攻克掉这个系统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合作呢?毕竟怎么说我们的道路都是相同的,难道你并不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吗?毕竟在我的眼里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难道你就真的不想吗?”

  白衣男子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下来玩一场,更是希望这个女孩可以好好的和自己合作,毕竟从修仙世界坠落到这个世界,然后好好的和这个女孩来谈话的时候,他也明白自己的主神系统其实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只不过是没有动手,他也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也就只能这么默默的等待。

  好不容易等待出了机会,然后和这个女孩说明属于自己的一切,可是这个女孩似乎却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这样的态度让男孩非常的焦急,因为他的时间是真的不多了,这个分身即使是用他自己真身的本源而分裂出来的,如果长时间离开的话,那么也会导致增生的昏迷不醒,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修仙世界的掌门,事情管理的非常的多,这件事情可没有办法去耽误太长时间的。

  “我当然知道你会明白与我合作的心理,但是我也明白,你像你这样的大佬,根本就不需要像我这种小蝼蚁来帮忙,还有和你帮忙的时候,我还不知道究竟要付出一个什么样的代价,然后才能让你满意,这样的话还不如不和你合作,虽然这种事情做起来确实很难,但是只要有你和你的其他人在,我相信你们肯定能走在我的前面。”

  说到这里,我又默默的靠近了他,微微的笑了一下:“既然有人愿意为我做一个引路时,那么我为什么不好好用,非要和你们一起拼命呢,我的实力非常的弱,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走?当你们真正有这心思的时候,想必这主神的能量也消耗的差不多,就算没有消耗的差不多也可以消耗掉一部分了,这个时候我可以好好的看看我究竟该不该出手啊?”

  “我可不是那么非常莽撞的人,我相信这个你也看到了,否则的话你也应该不会和我合作,如果我只是一个非常莽撞,而且只知道用武力来解决问题的人,想必你今天应该不会站在这里和我讲话,毕竟如果我只会知道武力解决的话,那么在你的眼里我也就失去了所有合作的价值,不是吗?”

  我默默的冷笑着什么,也不愿意多说,这个家伙究竟是想和我合作什么内容也好,还是说要和我合作什么也好,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存在的。因为实力的差距,我们两个永远都没有办法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