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轮回(下)

轮回(下)

  “我知道你在里面也就不用躲着了,其实在我们谈话的时候,你就应该已经在外面了吧,又有什么好等的呢?你是一国之君又是天下之主,如果真的有疑问的话,你可以问我的,又何必如此呢?虽然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他,但是作为天下之主,你应该有着相对的等级意识。”

  “即使你不是那个人,你也是有着帝王的权利,我和你就算是再要好也只是朋友的关系,对于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是非常清楚的,那么有什么是不能问的呢?”我看着周幽王的脸默默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家伙确实已经被毒害的很深了,否则的话又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作为一个帝王一个人在墙角默默的偷听,还好,现在已经被我和姜子牙点住了宫女和太监的穴道,否则的话这一幕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你觉得我现在还像是一个帝王吗?如果说是我有帝王血脉倒还是好一点,可是如果你说我是拥有着帝王的权利那可别说笑了,我本来就不是帝王,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由我做主的,是由你做主的,就算是我登上了这个帝王的位子,也是由你来帮我的。”

  “否则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出那个囚笼,你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个家伙来升仙呢?他留下来帮你不是很好吗?而且我也看得出来他是非常真心的帮你的,为什么你要赶走他呢?还是你说你已经看出来他也喜欢你了,不知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呢?800年前的故事,不知道能不能和我说一下呢?”

  我默默的扭头看着他,不想和他说话,这个和八卦一样的男生真的是我真正选择的周幽王吗?为什么一点都不像天下之主的样子,反而是一个好奇,男生的样子呢,一点都没有着帝王的风度。作为帝王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应该伤心好不好,如果是我的话,那么我应该会努力的去寻找破解的方法,而不是在这里偷听八卦。

  “虽然我知道作为合作伙伴我这么说你确实不太好,但是我也要非常努力的提醒你你现在是个帝王,虽然现在就是被真正的坐上了王位,但是你身边的女人却是不得不防,我承认对于他我还是有点儿嫉妒的,毕竟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他,如果不是他的话这件事情确实用不着我管,但是如果你是他,那么我也肯定不愿意让你这么做的。”

  “那么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呢?或者是说让我怎么做你才会满意呢,没想到你也有如此任性的一面,倒是有些意外了,在我的眼里你可是一直认真严肃的。”左右王默默的说着,眼中有些意外,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家伙本来就是应该非常理智才对的,就比如说他非常理智地拒绝了他的帮助,让他飞升成仙。

  一个得到大师的帮助啊,这对于他来说有着多大的助理好吧,这种朋友虽然确实不是他的,但是他也可以羡慕一下吧。但是自己的这位搭档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帮助,实在是让人有些意外,难道是说他根本就不需要这个人的帮助或者是传说中的过河拆桥吗?

  但是又莫名的不太像,毕竟这个人确实有着很大的能力,而且在他们的称呼看来这个要飞升成仙的人也是十分的愿意听着这个女人的话,想来这个女人的地位还在这个飞身成仙的人的地位之上。

  “刚刚那个人说你也有着飞身呈现的可能性,为什么不去呢?如果去的话,那么想必你也能够成功的话,为什么一定要赖在这里不走呢?”周幽王默默的问着,似乎从来不觉得这个问题有多么的傻,我似乎也是被他气笑了,然后默默的问了他一句。

  “怎么我们还没有正式合作呢?你现在就想气我,然后好让我气的飞升么,你这样的合作伙伴那么确实也不敢合作了,毕竟你这可是坑人呢。”

  我没有非生成酸,难道对于他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我愿意和他去做这个交易,并且愿意当上皇后的名义去为他的朝堂增添助力,虽然我们也永远只是朋友的关系,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朋友应该非常的重要吧,这个家伙竟然拒绝了,简直是让我有些好笑。觉得这个人挺傻的。

  “我和他真的很像吗?让你不惜完成这个赌约,也得去找到这个人,甚至还和我完成了交易,难道这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卓越王似乎对我的理由十分的牵强,因为从小到大他一直生活在牢笼里,根本就不知道这感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也许说状态也是不对的吧,不过他一直生活在牢里,也没有办法去了解这世间的情爱与真心的可贵,有些人真的是愿意为其付出一切的。想到了这里,我又莫名的想到了史书上记载的烽火戏诸侯。

  也许在我之后这个家伙也能去寻找到一个真爱吧,然后为她烽火戏诸侯,我认真的想了想,如果这个家伙真的不是他的话,那么我们之间的交易也可以结束了,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理由。如果他仍然觉得为难,我也可以用系统的伪装术将他爱的人变成我的样子,让他们继续生活在一起多好呢。

  “对于感情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应该怎么说,但是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轮回的存在,并且认为他仍然在一个地方等我,虽然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见面,但是我仍然坚信着,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也许这也是我心中为数不多的执念。”

  “也许在他的眼里,我不过是他万千过客的一个我确实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喜欢我,他虽然给了我一个法官,但是我也无法确定我们究竟能不能在一起,三观到底合不合,甚至不知道他真正的脸是什么样子,否则的话也不必这么找了吧……”

  “如果我有他真正的画像,那么对于这件事情也不过是去找皇帝做个交易,然后让他去找找这个人……”我情绪低落的说着,然后回到了客栈,没有再说任何话,甚至是把周幽王丢在了那里。毕竟太监宫女都已经被我们点了学,他如果要回宫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他的安全问题也不在我的考虑之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