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雨中梦影

雨中梦影

  我看到这个家伙剥夺了两个孩子的气运之后什么也没有再说,在水玉的掩护之下,他们也不可能看到我。对此我也是十分放心的。毕竟水玉的功夫虽然不及那个黑衣人。但是隐匿的功夫却是不差的。

  “小姐,我能问你一句话吗?”水玉在看到了他那个举动之后什么也没有再说。似乎是对这个没有办法接受,也似乎是觉得我有些许的残忍。像这些修道之人,心性单纯讲究的就是磨练心境,而无论是水玉还是那个黑衣人练的都不到家。

  我练的也许也是不到家的,但是我知道我应该怎么装,但是他们两个却完全不懂,因此他们的表情全部写在了脸上走在这路上,我也是一直在等着她问我。

  果然不负我的所望,她还是好奇并且甚至怀疑。

  “小姐为什么要剥夺他们的气运之后还要封印了,他们的记忆呢,如果被剥夺了气运的话,那么他们就已经失去了成为人皇的资格,对于你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阻碍啊,为什么还要封印了他们的记忆才好呢?”

  “因为如果按照气运来说的话,他们原本应该是太子和王爷的身份就算被剥夺了气运,落到了平凡人家,他们也是有记忆的,我没有办法确定他们是否会复仇,没有了人皇的气运,他们虽然没有办法去当一个时代的君主,可是却没有说他们到底能不能当将军或者是比较重要的官职,如果没有删了他们的记忆,我又如何能放心呢。”

  “幸运的是你们比我们懂的多,这一点不可否认,可是人间的事情以及人际的交往,我们却要比你懂得多,这件事情我们必须斩草除根,不能给姜皇后有着一丝一毫的机会,如果他们两个掌握了我们比较重要的地位,而且没有办法去撤换的话,那么这个王朝其实也是很危险的。”

  “伯邑考想要的是一个绝对强大是甚至是绝对民主的一个国家,而不是一个有着千疮百孔,仅仅只可以为国的家,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看向远方似乎从那落日的夕阳里看到了伯邑考的那双眼睛。

  记得那日他当我的夫子,我甚是不服气,考了他好几个问题,他一一答了上来,而且还让我佩服不已。而其中我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他说他不喜欢绝对的贵族制度,他希望可以足够的民主,而且足够的强大,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我和他虽然是生活在一个时代,但是因为我在未来待了许久,思想上有着相当大的差异,可是在这一点上我们却是相同的。也许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才是真正喜欢上了他吧。在一个近乎于远古的时代找到了一个喜欢自己而且三观相合的人,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只可惜最后我还是无福消受。

  说着说着我便流下了眼泪,只要提起他,我的心就会转转的就痛,然后默默的哭泣。这似乎成为了我的本能,又似乎成为了一种定律。我的脑中印象里乃至我的心。都是永永远远记住了这么一个人。

  不论我是怎么解释的,反正这个理由是足够说服水玉的。那一天的祭天大典,虽然水玉并没有参加,看到这一幕,但是她也明白我心里的痛苦。平心而论,我不觉得我这么做有多的过分。

  他们的母亲杀了我的心上人,而我只不过剥夺了他们的气运,而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他们也是没有缘分去做上商朝的王座。我认为我只是来了,他们不需要,而感觉又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补上了我心上之伤。

  “抱歉,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当时我没有告诉你,只是认为你们两个……”水玉看到了我这般模样似乎也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这件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但是就是没有告诉我。

  “没事,你不是也告诉我了吗?我们如果真的有缘分的话,那么我们下一次还是能够见面的,如果无缘的话,我们也是见不到的,我与他能够相识这么久也算是一种幸运,对于修道之人而言,我们这些凡人也不过是匆匆百年,对于你们根本就不算得上是什么。对于你们的想法,我也是理解的。”

  我默默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既然我没有责怪她,那么也根本就不需要去原谅。修道之人心性单纯,而且红尘不入这些东西,他们又怎么不明白呢?我们的三观也好,未来的路也好规矩本来就是不同的,我们只不过是暂时的相交,然后离开前往不同的道路。

  默默走在了回到宫殿的那条鹅卵石的路上,我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宫殿,有些冷笑。这宫殿是多么的繁华,就是有多么的冷漠。根本就不如它表面上的那么繁华热闹。

  须臾便下起了微微的细雨。我和水玉都没有打算。默默地感受着这雨滴轻轻的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不觉得疼也不觉得痒,反而就是一种超脱了或者洗净了灵魂的感触。似乎让我把一切的繁杂之事都放了下来。也许是太过于轻松我竟然默默的就闭上了眼睛。

  在这雨中,我看到了一位翩翩如玉的少年郎。他撑着伞却戴着面具,让我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脸颊,不过轮廓我依然是可以见到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是我的心上人。

  可是我永远也不敢将这件事情说出口,我怕这是一场梦,如果我叫醒了,那么他是否就不会再回来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否是一场臆想,如果我叫了出来,是否就没有做这种梦的资格了。

  不过我敢确定的是,如果这是一场梦,我希望能够做得久一点。最好永远都不要那醒了。就让我醉死在这梦里算了。我永远不想再醒了。

  或许在开始的开始,你没有给我希望我们永远也没有办法去相识相认也是不错的。想到这里,我默默的哭了出来。可是我不敢哭得很大声,生怕扰了这飘渺的梦境。

  山神是我的哭声,实在是让他吵得有些不耐烦了。站起来不在河边钓鱼了。默默的就离开了这里,如缥缈的云雾般散去。我立刻惊恐了起来。或许这辈子我是没有办法再去见到他了。

  “小姐,你怎么了呀?”水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让我不禁有些疑惑并且想起了这个事情,我们原本是在鹅卵石的石头路上走路,却不小心下了雨我们没有带伞,于是我便感冒了。最后发了低烧在这里没有办法。只好请了太医来诊治。

  “这里是哪里呀?为什么我突然不记得了,我记得我的房间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般模样,还有我原本在那个书桌上的书呢?”

  清醒之后,我便看到我的宫殿大变了模样,不仅有些疑惑,而且立刻发现了我原本放在书桌上的书不见了。那可是一本催眠术啊,这可是我在宫中安身立命的根本,如果这件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了的话,那么我一定是万劫不复的。

  如果苏家的势力被倒塌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一定是个致命的打击,姜皇后就算是被废掉了,儿子恐怕也是和姬家有着相同的势力。

  “没事没事的小姐,您只是感冒了,所以我让太医过来为你医治了,至于您的那本书,我们已经让人给您藏起来了,我也看懂了那书上的内容……不过您放心,我们绝对是不会按照这个来行事的,我们不会的。”

  “身边的侍女慌慌张张的和我辩解着这些事情,可是我却不想听,我只想知道那本书在哪里现在姜皇后的儿子才刚刚出了事,我可不确定他们身边是否有巫师知道了这件事情如果有,那么我一定是死定了的状态,我现在好不容易才翻了盘,怎么能让他们趁机而入呢?”

  “是吗?那么我应该是感谢你的,但是我现在就要看到这本书,还有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你不知道你是从哪个宫殿来的了,又收了姜皇后哪里的好处?如果皇后娘娘对这种事情实在是感兴趣,我也是可以赠送的,为什么偏偏要用这样的手段呢?”

  其实在进攻之前这本书我也是重新写了一遍,用白话文的方式去写的,毕竟我也知道这本书本来就是禁书,如果我用甲骨文去写的话,那么他们肯定都是认识的,所以我就把它给转化成了白话文,不仅转化成了白话文用的还是简体字。

  虽然我确实很担心这本书到底会在哪里。但是我却非常的放心这本书的安全,因为除了我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看懂这本书。纵然他们那边的巫师十分的优秀,但是字不认识你得到了这本书又有什么用处呢?

  “想不到皇后娘娘也喜欢在下的墨宝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在下呢?如果早说的话,那么切身可以给皇后写很多呀,为什么一定要抓住在下的书本不放呢?”我疑惑着问着身边的侍女,似乎对这件事情非常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