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气运剥夺

气运剥夺

  两个小王子自然没有办法,从他的语气和其他的方面来认出这个师傅其实已经变了模样,变成了剥夺他们气运的凶手。姜皇后又不在,根本没有办法去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里不管怎么说都是宫殿,有些不太方便,而且这个地方实在太小,也不符合练剑的要求,这些人都是宫女,虽然他们没有武功,但是如果偷学了我的武术,那么我就算是违背了师门的诺言,毕竟我这武功可是密不外传的。”

  “你先认了我作为你们的师傅,然后让他们全部都离开,然后我再慢慢的教你们,虽然这些公寓表面上说了根本对这些不感兴趣,只要服侍二位殿下便好,可是他们正因为都没有武功和殿下是在一条路线上的如果我教会了二位殿下武功,那么他们多少也能懂得一些皮毛,而这一切是根本没有办法去说明的。”

  二位殿下虽然年纪确实是小,但是这种事情却也是明白的,人家既然说了这都是不密的外传,肯定也是只会给他们两个的。不禁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小兴奋。但是同时也知道了这些侍卫和宫女的碍眼。

  便是立刻就传令下去,让这些宫女和太监立刻离开,太监和宫女多少还是有些顾忌的,但是奈何两位殿下实在太过坚决也不得不如此。毕竟想了想两位殿下明明是来拜师的,那么这首领的武功就一定很强,他们也不必要那么担心。

  而且首领自己也说了,这是不灭外传的功夫,如果被他们怀疑了,这个罪名又是要加在他们身上的,那么到时候又有谁来承受这个责任呢?如果这个武功外传了出去,那么两位小殿下肯定会怀疑他们其中的某个人,那么到时候他们可就划不来了。

  深思熟虑之后,皇后宫中的太监还是将这这宫殿里的所有宫女和侍卫全部都撤了下去,以防有什么让二位殿下和这位首领大人有什么不快的地方。毕竟这三位都是纣王眼前的红人,而纣王又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如果他们三个在纣王面前进了言。后果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不堪设想的。

  看到自己的首位和侍女太监全部都走得一干二净,两位小王子的眼睛也变得越发的火热,毕竟是师傅自己的不秘外传。这武功那肯定是相当的高啊。而且自己的师傅都已经做到了首领的位置,那么肯定是深得自己父皇的信任,而深得父皇的信任,肯定要绝对强大的实力,否则的话父王也是不会认可的。

  就这样想着两位小王子看相他的眼睛不由得越来越开心,仿佛已经抓到了成就大道的道路。黑衣人看到这一幕十分的不开心,为什么他们从出生下来就可以拥有着人皇的气运,就算是不成功也算是天赋异禀。什么努力都不要去做,什么功夫也不用去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神童了,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上苍为什么会这么不公平?

  这样想着黑衣人脸上的表情不禁有些愤怒。为什么有些人生活在这里,他们就可以享受着衣食华贵的物品?他们什么都不用做,为什么就可以添富一点,成为别人眼中羡慕的神童?每个人都说上苍是爱着万物的,可是每个人又是不同的。

  就如当年的师弟那样,自己明明是那般的努力,可是依旧比不上师弟的速度,他依旧是这师门中最优秀的天才。他长得很帅,也很得师姐和师妹的芳心。甚至连自己的初恋都是喜欢他的。

  师傅你曾经说过的,整个上苍对于众生万物都会平等的话语呢,在这里何处是显现了的?如果真的是平等了的话,那么为什么师弟会有那么优秀的天赋和良好的出身?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他,芳心暗许。或许你说的神爱万物确实也是真的。

  因为对于神来说我们都是傀儡或者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我们究竟是什么样子对于他们而言也并不重要,他们真的是一视同仁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我们都是一样的存在,对他们产生不了威胁,偶尔有些强大的人类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个婴孩儿。

  这世间从来都不是平等的,唯一要平等的,也就只能等自己变强了和自己一样强大的人才能谈得上平等一般的存在否则又怎么能成功呢?毕竟回头想一想一个上仙怎么会对一个人类谈什么样的公平?

  想到这里黑衣人的情绪越发失控,两位小王子看着自己刚认下的师傅有些不太对劲,便默默地端了一杯茶过来:“师傅您先喝茶。”

  小王子的话语成功将黑衣人的情绪拉拢了过来,立刻有些感叹为什么自己产生了这样的心魔。难道是自己的道心已经产生了不稳定的因素了吗?黑衣人默默的想着喝了小王子端过来的一杯茶。默默回想着当初想到的一幕。

  看来自己拿到人皇气运之后,还得好好的历练一番,否则的话自己的道心不稳,这可是如何是好?果然面对人皇气运,除了自身血脉的带有者之外,对于任何人都有着诱惑的效果。自己也是不例外的。

  看向两位小王子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的冷静和理智。自己拿走了他们的人皇气运,那么他们以后又会得到怎样的对待呢?这一点,其实连黑衣人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确定的,看着苏小姐文文弱弱的样子,可是却让自己做出了这种事情,想来也是绝对手段狠辣一个人。

  罢了罢了,想这么多干什么,等自己拿到了人皇气运,顺便再为他们两个求求情,然后让苏小姐放过他们一条生路也就罢了,对于这件事情他们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的,何必又拿着自己立下的功劳来向苏小姐讨生气呢?如果苏小姐实在不同意,自己再教教他们两个武功。让他们平稳的度过此生,倒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苏小姐对于他们的仇恨,也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的母亲杀了苏小姐的心上人。按照道理来说,这姜皇后做的也是正确的,不过一张釜底抽薪却触到了苏小姐的逆鳞才报复到了自己孩子的手上。说到底这件事情也算是有因才有果,谁也怪不了谁。

  “我这里的这一套密法只不过是针对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效果,所以你们两个得先让我看看你们两个的根骨如何然后再针对你们的根骨,再进行教武功,让你们事半功倍,否则的话你们也是白练,如此还是浪费时间。”

  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后,黑衣人默默的有些心虚,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到底能不能信得过自己,但是无论怎样黑衣人也就只能说出这些话语来哄骗这两个孩子了。毕竟他已经答应苏小姐剥夺他们两个的气运了。

  为了自己成仙的梦想,苏小姐已经被他背叛了一次。如今还愿意相信着自己,那么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如果自己再背叛一次的话,那么肯定是不可以的而且自己和那个苏小姐的手下打起来也是全凭运气才能赢。而且那个人也是受了伤的状态。如果权力爆发起来,那么这个家伙肯定是比自己更强的。

  就这么默默的想着黑衣人把自己的双手一左一右地放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默默的念起了咒语,两个孩子当然不知道这一切究竟会发生什么,反而闭上了眼睛默默的享受着。

  黑衣人默默的收回了手,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孩子,仍然觉得有些不忍心打晕了,他们才剥夺了他们身上的人皇气运,之后还默默发誓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好神仙,如果真的可以成仙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运用这份气运做好事。

  “如此也算是为两位小殿下积德了吧,毕竟这原本是他们的东西……”黑衣人喃喃自语的念叨着,自然没有发现,在自己的身后还跟来了两个人。

  “话说小姐你怎么那么肯定他会剥夺这两个人的气运呢?明明他下手很轻很轻,想来还是舍不得这两个孩子呀,你怎么有把握他一定会剥夺了他们的气运呢?”

  “修道之人自然对于未来有着一定的感应,这个也是我推测出来的结果,如果我的家里仍然气运通天我相信这个家伙肯定不会离开这里而寻找其他的东西。”

  “既然他舍得离开并且舍得告密的话,那么就说明我们的家里肯定是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也许很近很近又也许很远很远。”听到了这里水玉也是我反应过来默默的补充道。

  “那么这么说来的话,这个人对于气运其实是非常敏感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判离苏将军府而来到了皇宫,打算赌一把,现在的伤亡潮还没有腐败彻底,还要十几年才能彻底的腐败和剥离。想来这个家伙也是在等这一段时间的到来吧?”我默默的笑着,没有说话。

  “怎么?难道你也是知道这段历史的吗?明明实在是那么的久远?”水玉卜一下星盘,对我说出的这番话表示非常的惊奇。

  “不要忘了我来自于未来虽然这段历史足够遥远,可是也不是没有记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