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月下交谈

月下交谈

  “你也知道我仇恨纣王,这一点我们是有着共同之处的虽然你的成敌人并不是纣王可是你不是要他的人皇气运吗?但凭借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当然你也有自信将这三个人的人皇气运收入囊中,可是你现在一个都没有拿到啊。”

  “你究竟想说什么?”黑衣人被我的一番话语说得有些不耐烦让他有些恼火了。

  我低头笑了一笑:“我不过是如此说了几句,你就如此的心急,看来你这家伙也是没有办法成大事的,这样的话我还不如找其他人合作呢。就算是被你抓住了水玉,可是以我家族的势力找到一个巫师还不容易,这家伙如此的毒舌,我也不必和她多啰嗦,进了我家的门,就要有着被我放弃的心理准备。”

  “你也许修为有得,但是没有办法了解这些豪门心中是怎么想的,因为这个是天生的差距,而不是一个凭借修为的人就可以弥补了,不管怎样,我以前也是侯府的人你真的认为我家里的人只给我配了这么一个巫师吗?姜皇后家里有多少人?有多少势力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而作为他对头的我,你觉得我会差吗?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么我也无话可说。”

  我故作淡定的和他说的这些话语,丝毫不觉得有这些话语又如何的刺痛他,这家伙自然想成为人上人的话,那么小时候的阴影肯定是不会少的,我这么说无疑是刺痛了他,可是如果利用的好了,肯定也能让他积极向上发展的心。

  我抓住了怀中的太极玉,是生是死在此一搏,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想其他的退路了。说来也是惭愧,我这么一个现代的人,而且还知道原来的历史竟然也是如此的如履薄冰。我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我不知道这一切那么又会是什么样子。

  “对于你手上的人皇蛊,我也是了解了一二。毕竟我手上也有着巫师的存在,这么个气韵,也就只能助你们修行成仙的机会大声一些,没有办法让你们成为这人间的王者,所以对于你我也是放心的。”

  “我和你的合作,并不是像姜皇后那么蛮不讲理,我只要求在你成仙之前,能够护住姬家坐稳这个王位,剩下的我什么都不求。当然我的条件也许比起江皇后而言,看起来似乎任务更加沉重一点,不过你也知道,如果姜皇后没有了你的帮助,那么她也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

  “她唯一翻盘的机会也不过就是他的孩子,可是我让你剥夺了他孩子的气运之后,她唯一翻盘的机会也就不在了,那个时候的她也肯定会失去家族的支持,大家族如同王朝一般,对于他们而言,维持家族的延续才是头等的大事,至于家族成员过得如何,根本就不在乎。”

  “如此一来,他们家族的成员也会站到姬家这边来,此消彼长之下,你觉得我给你的合作任务还是否艰难呢?如果你愿意站到这边来的话,那么对于他们那边就是碾压式的强大,姜皇后就算是个皇后,也不过是一个空架子了。你先剥夺了这两个孩子的气运,血脉相连之下,你觉得纣王的那份气运还会远吗?”

  “我说这么多目的就在这里和我合作也许比您和姜皇后的那份交易更加诱人,也更加轻松,不知道这位大师意下如何呢?”

  “可是姜皇后毕竟是宫中的皇后,你不过是他的一个妃嫔,又为什么有这样的底气去说这件事情呢?江皇后在宫中经营多年就算失去了娘家的帮助,但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妃嫔可以随意的说弄就弄的吧?”

  听了黑衣人的这番话语,我心中笑了,看来他还是对我有一些信心的同时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一定的把握。看来这个家伙在姜皇后的阵营中占了很大重要的角色,那么这个可就好办了,既然占了很重要的角色。那么这个家伙肯定能接触到那两个孩子。

  “如果说比位分的话,那么我肯定不如姜皇后的,更何况他还与纣王夫妻多年,那么我肯定也是比不过的。可是我有这个呀,只要这个我修炼有成,那么对于这件事情那么也就迎刃而解了。说到底纣王在这里谁是皇后还是他说了算。姜皇后究竟有没有皇后的实权决定的人也是他。你又何苦执着于我只有这么一个位分呢?”

  为了取信于他,我将催眠术也告诉了他:“对于这个我也知道你心动,所以呢,我就喝以提前和你说清楚这个呢,只有凡人能够懂,对于你们这些修行巫术的恐怕是不会起作用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敢在你的面前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我就根本不怕你动手,即使你动手了你也学不到。你没有必要。”

  “但是拥有了这个助力,你觉得纣王的宠爱还会远吗?到底要不要和我合作?这件事情让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不急明天再说。不过为了表示诚意,你是不是应该把我的人还给我了呢?”

  “俗话常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就算我们没有办法将这笔交易做到底,但是诚意也是要有的吧。”

  我看了看黑衣人手上的水玉似乎并没有什么事情,如果真的有事情的话他也会通过太级玉和我沟通的,她曾经说过这个事不与这个世界相同的,所以如果沟通的话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既然她在那边现在仍然没有发出消息那么想来应该还是安全的。

  “既然苏小姐这么有诚意,那么我也自然愿意为您服务啊。毕竟虽然说姜皇后的利益确实足够大,但是比起您这边来恐怕还是差的多,而且我这个人一向懒散的很,既然更轻松又能获得更大的利益,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既然如此,那么就祝我们合作愉快。”我成功的赌了一局,把黑衣人抓到了手心略微感觉有些后怕。如果今天不是那个黑衣人的话,那么我还能这么成功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伯邑考……是不是你在天上也默默保护着我呢,自从有了换房之事的发生之后,我也许也默默地相信了这么一件事情的发生,甚至默默地希望有这么一个空间存在。而且那里会有一个我爱的人或者爱我的人在那里默默地等待。

  而现在我不仅确定了他深爱着我我也表示我深爱着他。是他在默默地帮助我吗?以这种方式默默的守护着。

  “其实我很好奇如果说你和纣王过不去也就算了为什么你会和姜皇后又过不去呢?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它是纣王的妻子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也太迁怒于人了吧?虽然我在姜皇后那边,当时不多,不过我感觉她还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听了黑衣人的话我默默的冷笑什么也不想再说,温柔?她什么时候温柔了?如果她真的是温柔而且善解人意的话那么为什么会将我心爱的人送上了祭天大典的祭坛之上。

  就是为了她的孩子也不必如此赶尽杀绝。前一段时间她还和我说她有多明白纣王与她的心意。如何能不知道我的心情,可是她依旧是如此做了,我许诺了他的孩子一生平安,如果愿意的话甚至还能给他一世的荣华,只不过让他没有办法再成为王者。

  对于历史上那些赶尽杀绝的人,我觉得我做的已经非常仁慈了,但是她仍然不愿意放过我。为了她的孩子杀了我的心上人,不过这又如何呢?历史是向来没有办法通过我们来改变的,我们只不过只能叙述而没有办法更改。

  姬家永远会坐上商王朝的宝座。无论姜皇后怎么努力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当然这一切他们肯定是不知道的,不过我清楚甚至明白这整个过程。奈何我却有了一个如此尴尬而纠结的身份。

  不过这又怎样呢?在我的眼里,伯邑考便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全部。他既然毁掉了他,那么就要有着被我毁掉这整个天下的觉悟啊,既然我的天下被毁了,那么只能用别人的天下来换啊,否则我这颗心又如何平衡的了呢?

  我不仅要得到他的天下,还要得到他所有的宠爱,让姜皇后一生也没有办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可求而不可得。她不是喜欢嘛他不是觉得自己被纣王深爱着吗?那么我就认认真真的让她看着她深爱的人一点一点的被我夺去,让他喜欢上我爱上我,为我疯狂痴迷。

  乃至丢弃整个天下都不觉得可惜,不知道这样的话姜皇后会不会痛心,会不会后悔呢?想到这里我不仅感觉有一丝丝的期待,说到这里我还真的是很期待我们未来发生的事情呢。自古人心易变,本来就是常理。

  姜皇后知道这个道理之后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呢?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辈子的恩爱是多么的美好。如果被我亲手破坏了,又是一种怎样的快感呢?

  我要让姜皇后到死都在痛恨和惋惜中度过。让她后悔自己的选择才是我最大的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