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我究竟是谁

我究竟是谁

  “既然你已经决定进宫为妃,那么我也没什么好劝你的,毕竟这么些事情你都已经想清楚了。有些事情你甚至比我都明白。我也想不出来,我有什么好劝你的。毕竟到了宫中你也不失为一个帮手。”

  “纣王那边我肯定是不愿意去曲意逢迎的。我在宫中的处境也许就真的只能靠你了,我不求我可以成为他的妃嫔。只求我有朝一日可以报了仇。便是死也无憾了。”

  “想让我帮你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我也需要准备好我自己的后路,这一点我想你也比我更加清楚。我所求不过才。你的所求不过报仇我们的目的没有什么可以纠葛的地方。不如我们合作。”

  “以你的美貌自然是想赢得大王的注意,肯定是简单不过,但是你不愿意我也就不愿再强求你。但是就以你现在的目的。得到大王的宠爱才是最佳手段。”

  “你这话说的倒是容易,可是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呢?且不说他是我的杀父仇人,就算是我失了忆也不会好坏不分。也许在你看来这确确实实是最佳的方案,但是我不愿意。”

  “所以如你所愿我愿意陪你进宫。既然你同意,那么就不可再反悔了。我祖上曾会巫术。但是因为此事太过有伤天和而且并非顾及他人意愿,但是如果是你愿意的话,我们先可以签订一个契约。”

  “如此看来,我们这将军府倒是卧虎藏龙就连一个小小的丫鬟竟然也是会巫术的,这倒是让我自行惭颜。”

  “你又不是原来的大小姐,有什么好愧疚的。自从你那一次说你是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大小姐了,大小姐之前曾经中过我的巫术,虽然我并不是有意的,但是这个痕迹却仍然是留了下来的。你的灵魂上面并没有这种痕迹。所以你肯定不是大小姐。”

  “灵魂的印记,你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她又为什么会突然消失把我换到了这里。”

  我听到了她的话语实在是无法再维持自己的淡定,所以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仅仅是因为那位大小姐不愿意做替罪的羔羊,所以把我扔了过来吗?

  想到这里我实在是怒发冲冠。我在另一个世界活的好好的父母健在,成绩优秀,同学友善。可是却因为这个大小姐任性的举动却更改了我的一切。甚至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这么擅自地将我扔了过来。

  “不不不,其实在多年以前你们本来就是换过来的身份,如今你到这里来也不过是物归原主,这本来就是你的身份,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只不过西伯侯曾经算过你儿时多灾多难。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所以把那个找了过来。”

  “她用着你的身份和了许久如今也确实轮到该还给你的时候了,那什么时候是我灵魂彻底物归原主的时候呢,你们又是怎么计算的?”听到这里我冷静了下来,这些人虽然说有些神神秘秘,但是看仍然愿意对我耐心解释的份上,应当也不是个坏人。

  “苏将军是你的守护神,只要这座将军府有着苏将军的庇护。一切要么写水解是进不来的,但是如果没有了苏将军的话,那么这一切也就成为了虚设。而因为血脉的联系,你肯定也是要被这股力量重新拉回来的。”

  “所以照你的说法来看我的。穿越只不过是因为苏将军将要死亡是吗?”听到了她的话我莫名有些伤心。他们说我是他的血脉至亲。可是却存活不了多少年岁相处也没有多少日子。

  “那我的父亲他知道这件事情吗?他是否知道我如果回来的话他就会死亡或者时日无多。”我泪眼朦胧的问道。

  “这件事情太过残忍,所以我的师傅并没有告诉你的父亲,只是说如果你们两个缘分到了的话,自然会重新再见面。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您请放心。”水玉摇了摇头对我说的。听到了这番话与我的心中也是去掉了一丝遗憾。

  “如果我当年留在了这里,那么苏将军府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者说现在的你们和说服人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的心中仍然有一丝侥幸的可能仍然不愿意放手。

  “如果你在这里的话,那么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变得更惨。这是毋庸置疑的西伯侯曾经算过你命带天煞孤星。本来就是不吉之人,不过苏夫人一意想将您生下我们这些人也拗不过她。所以只能将您二人折中的方法暂时分离了。”

  “所以如果赵琳这份口气,苏将军其实是我真正的亲生父亲对吗?想不到我们的相处十日竟然这么短暂。也没有想过我们的缘分竟然会如此的浅薄,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我是否能选择在与他们做一次女儿呢?”

  “既然你们的师傅都可以让我的灵魂穿入平行世界,那么也肯定可以让我们重新相聚在一起重新再做一家人的对吗?”我近乎哀求的说道。

  “这件事情我们几乎无能为力,因为苏将军和苏夫人现在应该已经渡了轮回。而您现在仍然生存于阳间之中,说一句不好听的,您就算是现在死亡了和他们也不是同一个时辰。很难再得以相遇。所以奴婢是劝您死了这条心吧。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强求是得不到的,这件事情您也明白的不是吗?”

  “而且苏将军和苏夫人也不是同时死亡的,所以他们两个也可能无法相聚,如果您真的要选择和他们重新聚在一起,那么二者只能选择其一。您是否选择和谁再重新组一家人呢?与其您怀疑过去,不如让他们成为你的动力。既然你想和纣王报仇,那便去吧。”

  说完这句话水玉便不再理我了。拿出一个八卦盘在旁边算着什么,偶尔看看天下有偶尔看看地理的位置。我似乎变成了一丝空气不再让她注意。站着着实有些尴尬。

  “话说小姐,如果您现在决定去报仇的话,也许还有意外的惊喜。纣王这个家伙还被其他人控制了。虽然现在他仍然没有办法察觉。但是只要这个人处理得当,想必肯定也会取得不错的成果。”

  “如果你想亲手为自己的父母报仇,那么动作可得快点了,被人抢了先,我可不负责喽。”水玉神神秘秘的告诉我。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人盯着纣王这把宝座吗?那么除了我还有谁呢?西伯侯现在已经被控制起来了。姬发现在应该还没有得到消息。

  “这天下想要皱纹位子的人多的是,你为什么只认为只有他们两个呢?天下之主的这把王位可是人人垂涎的。不是吗?这世间大小的诸侯谁不希望坐上这把宝座?就算是世外的高人,也未必能够顶住这样的诱惑。”

  水玉对着我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太他理解我的想法。虽然他们两个是最容易得到王者的人。但是并不代表没有其他人会没有想到这个想法。

  “这世间的所有事情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与其去考虑谁是最大的收益者,不如去想想还有谁会在乎这么大的利益。只要有利益便没有人不会去。即使他并不是最容易得到这个王座的人。”

  我听了她的话,似乎有些理解了,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应该也说的不过就是这般模样。只要利益足够大,就算是不成功又能如何呢?这强大的利益就足以吸引别人能够在这里不断的往里面投入精力金钱甚至是性命。

  “你说这世间的。权力为什么会如此的强大不断地让人找你,也让人沉醉其中,哪怕倾家荡产失去了性命也在所不惜呢。”

  “其实你在问我这句话的时候,你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那么我告诉你的答案又能对你有多大的作用呢?说到底我说了再多你也不会相信的,你的想法已经定型在了那里,我们说再多对你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

  水玉对我苦笑了一下,似乎对我的做法仍然有着失望至极的态度。不知道她是否在现在也会后悔进宫帮我或者在十几年之前愿意将我送往异世界。只求我的平安。

  或许我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明显也让她发现了略微的不妥之处。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其实我们从来没有后悔将你送走,只不过是认为以你现在的性格和所处的环境,根本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么一个残忍的事实。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去阻止这样的事实发生。”

  “我们一让你过来就打算让你拥有着报仇的心思和谋略,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一点是我们太过心急。在未来你们一定是听过了这苏妲己是狐狸精,又是祸国妖姬的名字吧?”

  “你们既然能够预知未来为什么不选择改变呢?以你们的能力难道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些东西吗?”直到现在我才慢慢接受了我是一个生活在未来时间的一位古人。因为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感觉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