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三色盒里的书信

三色盒里的书信

  “那么小人这可就滚了。不过我想纣王也应该可以好好地考虑一下您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职位?不管怎么说,小人也是苏将军府内的贴身侍卫。您可不能就这么随便的打发了我。”

  黑衣人见此反而冷冰冰的说了句,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把纣王的愤怒放在眼中。又或者说不知道他用了多少年的岁月去寻找并了解这个人的弱点。才能达到如此有把握的地步。

  “寡人既然叫你滚子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而且你知道吗?给我送钱包的那些人大多数都已经死于非命了,如果你也是想和他们一起的话,寡人也是不介意的。”

  听到了黑衣人的话语咒文莫名的有些生气,自己的话语难道在他们的眼中已经这么没有用处了吗?连一个小小的侍卫都已经可以和自己来等价交换了。

  如果不是正好看再可以解决了西伯侯与苏将军的份上,你以为这个情报我会这么看重吗?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解决了的利益比你这个小小的侍卫更大,你以为寡人会在乎吗?

  黑衣人似乎是从现在才感觉到了纣王的愤怒似的马上退了下去。黑衣带风走的飞快。

  看着这家伙还算识相,纣王哼了一声带着随行的侍卫回了宫殿,那个设了宴会的地方。

  “大王原谅奴才多插一句嘴。您这么就放跑了,他有什么样的作用呢?为什么不让他去将他的情报说出来让我们相信。顺便直接在宴会上指正了苏将军呢?”旁边的奴才看到了纣王的心情似乎还不错,有些大着胆子问道。

  “你懂什么这次宴请这些家伙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为了吃肉而是为了看看这两个家伙拥有着多少的势力可是如今看来确实是势力庞大的。”

  “寡人本来就打算在这个宴会上直接动手。可是你看寡人亦说完这句话与这些人就围着他们两个恭祝不断。完全没有我这个宴会正主的存在和祝贺。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有了足够的力量来对抗我了。那么这个时候计划就应该被改变了。”纣王阴沉着脸说道。

  “是奴才太过愚钝,不知道大王的心思。又因为意识好奇而问了大王,实在是罪该万死。”旁边的奴才听到了纣王这些话语难免有些心惊。这个家伙虽然说的上是一个暴君,但是这心思也同样不输于任何人啊。

  奴才的面色不敢有一丝的马脚,恭敬地回答道不过言语中的颤抖和畏惧却着实被纣王听了一个透彻。纣王笑着看着自己身边的奴才。漫不经心的说道。

  “也只有你这么愚笨的人才会留在寡人的身边啊。你如果太过聪明的话,寡人也得防着呢。而且寡人可以保证你肯定不会活这么久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傻人,有傻福吧,你说是不是?”

  “大晚上来洪福齐天,那么我们这些跟在身边的人肯定也是如此的。我们这些人都是沾了大王的福气,更何况是我们这些随身就跟在身边的小侍卫呢。”奴才恭敬地回答道,言语中倒是一丝不漏。

  ……

  回到了苏将军府中的那个黑衣人倒是着了急,本来以为自己打算用这样的姿态去面对纣王一定会得到纣王的重用,可是自己说了这番话与纣王仍然没有心动,还让自己滚了回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啊?

  是自己的情报不够多,还是自己做的不够多,让纣王认为自己不够忠诚呢?那怎样才能表示自己的足够忠诚呢?黑衣人在自己的卧室里走来走去甚至都可以说得上是茶饭不思。

  这一切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明明自己根本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啊,一切都和自己预想的一样,为什么纣王的态度却变得如此诡异?自己究竟还差了些什么呢?

  不过无论自己差了些什么,他都明白今天晚上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因为纣王将他们请去宴会当中服装无人,如果今天晚上没有抓住机会的话,那么等苏将军回来了,今天也就再无一翻身之地了。

  自己都已经做到了这般地步,如果还被苏将军抓住,那么肯定是难逃一死的。赵王那个家伙翻脸不认人已经是个经常的事了。黑衣人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博。

  “罢了,无论做不做,自己都是死路一条了。不如就此拼一把好了反正死了也是没有遗憾了的。选择了这条路,那么肯定就会明白这条路是没有后退之路的。”

  黑衣人这么默默地念着便翻进了苏将军的藏书阁里,在这个藏书阁里是有他的一位好朋友,想必进来应该非常容易。如果发现苏将军私藏禁书,那么想来也是罪加一等的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黑衣人就进了藏书阁。藏书阁里机关重重根本就看不到路。黑衣人点了一个火折子继续前行。他有个好朋友曾经在这里做过活机关什么的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黑衣人就这么既害怕又紧张的心态,走了许久发现了一个小抽屉。这个小抽屉与众不同,上面不仅制有花纹还有着颜料的涂抹。虽然说颜料的涂抹在苏将军的符中十分常见,不过三种颜色都在一起的却不常见。

  黑衣人好奇地打开了它,小心翼翼地抓出了盒子中一些字迹清楚的纸张。借着火折子的光亮,他看到那书信的内容和字迹满目震惊。而后又嘴角上扬,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立刻将这些书信折了折,塞进了衣袖里。

  ……

  宫廷的晚宴已经达到了尾声,这王和几位大臣说了几句便打算在宫殿的后花园里走一走。这场晚宴他并不开心。西伯侯与苏将军的势力已经达到了顶峰,已经是不得不除的状态。他们两个如果联手的话,那么势力将不可阻挡。

  可是如果反观自己这一堂又有多少实力了?说起来倒是好笑,自己的宫廷守卫军都是苏将军的人。自己又能拿出什么样的力量去对抗这股已经建立了十几年的文武之军。

  “大王有一个人说要见你,他说他是在晚宴的时候见过你一面的,他现在要求进来,不知道是否可以。”一个奴才恭敬地像纣王报告这个事情。

  这小奴才虽然只是一个刚来的可是他却不傻刚才有一位公公提醒过自己,有一位黑衣人在纣王宴会的时候,曾经告诉过纣王一个情报。而纣王非常看重这个情报,让他多用些心盯着这个人,他的衣着装扮那位公公刚才已经告诉了自己。

  如今看到了一个和这个公公所言相符的黑衣人,又说自己是在宴会上见过纣王的,这位年轻的小公公自然是不敢耽搁的。立刻就汇报给了纣王。

  “哦,他今天晚上不是来见过寡人一次吗?为什么又来见寡人了?难道是他又想过来提要求吗?如果是的过来提要求的话,那你可以告诉他,寡人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只要他表现的足够出色。寡人自然是不会亏待他的。”

  莫名在脑海中又想到了这么一个可恶的黑衣人嘴脸,纣王的语气也算不上好。立刻就挥了挥衣袖将他赶走。

  “那么这么说来大王是不想要这些来往的书信了吗?这些可有着他们两个之间所有的秘密,以及来往的诸位大臣的名单。这王难道就是因为我提的这些小要求而生气不愿意看到了吗?”

  行路至此黑衣人也不得不并走险峰,知道纣王现在不愿意见到自己,那么自己也就只能跑过来见到纣王了。他早上知道纣王很容易杀了自己,不过比起自己现在的处境来看,纣王反而是最为安全的存在。

  因为他现在手上还有着纣王想知道的东西,还有着他想要的情报,只要自己不贪心,那么这条命还是可以保住的,荣华富贵……可以酌情处理。

  可是如果做完不想见到自己,那么就处于一种非常被动的阶段。不得已的黑衣人只好利用自己的轻功跑到了纣王的面前。正好也秀一把自己的武功说不定纣王能看上他的武功。收他作为贴身的侍卫也不一定。

  “不愧是苏将军府内的人,这一生的轻功出神入化,只怕是所有的禁卫军也是挡不住你的行刺吧?”

  看到他这一身的轻功纣王又黑了一下脸,这个出身于苏将军府中的叛徒,武功就已经那么高了。如果是想要行刺本王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派出更加优秀的人来刺杀本王。到时候我身边的护卫是否能护住自己呢?

  “这个小人可就不知道了,毕竟小人的武功只能算苏将军的夫中排个中等偏上。否则小人也不至于郁郁不得志来投靠纣王了。”黑衣人好歹也是在苏将军府中混过的人物,自然也瞬间明白了纣王的意思。

  虽然没有达到自己预想的效果,但是却意外发现了一个惊喜到也是不错的。黑衣人偷偷在心中暗喜道。

  “哦,只能排一个中等偏上吗?那最顶级的人你是否见过呢?”听到了肯定的答复,纣王的心里略微有些不爽。“如果你见过的话就来做护卫军的首领吧。”默默又补上了一句,纣王转身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