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凤花锦 > 第276章 古北口松林遇伏兵

第276章 古北口松林遇伏兵

  过了顺义驿,就进入了山区,他们必须沿着山脉一直走到古北口,转头西北方向,才能去往顺天府北向的开平卫。

  呼延锦让多带的两匹马发挥了作用,路不好走,朱瞻基和花荞都改成骑马。

  小高给了花荞一袋切成片的苹果,教她用苹果讨好她的马,好像效果还不错。只有一次,花荞用手指抓着苹果片喂马,手指头差点被马当成苹果吃掉。

  驿道非常不好走,他们走了两天才过了石匣驿,等再过了前面的古北口,就是辽阔的平原,哪怕是跑马车,速度都会比现在快得多。

  “按这个速度,天黑之前能入关,那里有守兵镇将,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朱瞻基笑道,意气风发。

  他虽从小立为皇太孙,在宫中地位甚至比肩太子,但他并非养尊处优、骄奢淫逸之徒,甚至跟着皇上参加了第二次北伐,亲征蒙古。

  他的骑射功夫得到过皇上多次赞赏,这也是他敢于带一队精兵走险路的资本。

  呼延锦却觉得,越靠近古北口要隘,越有一丝不安。

  休息的时候,他提醒张樾和萧忠,不要求快,路窄,大家不能并行,几十人的队伍拉得太长,这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的路不就应该是要快速通过,才少一些可乘之机吗?”萧忠说到。

  “若不是追兵,而是伏兵呢?张大人在前,我居中,萧大人殿后,但我们不能拉开太远,要能后首尾呼应,及时补位。”

  张樾点点头说:“这一段确实容易埋伏兵,本来路就高高低低,一有转弯就互相看不见。”

  “尽量向太子靠拢,互相照应,这里不需要个人英雄。”

  呼延锦说完,三个人就各自散开了。花荞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看见呼延锦过来,将手中的水袋递给他:

  “怎样?还有多远?”

  “论远近,已经不远,可论时间,还要两、三个时辰才能到,再多,马也受不了了。”呼延锦也背靠着树坐下。

  满山的松柏郁郁葱葱,大暑三秋近,走在山里,幽暗之处已经有些沁凉。山风中夹着潮湿腐败的气味,一阵阵的袭来。

  花荞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抽了抽鼻子,憋了一口气,再抽了抽。。

  “太凉了?我去给你拿斗篷。”呼延锦说着就要站起来。

  花荞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紧张的说到:“师兄,你相信我的鼻子吗?我闻到了血腥味......”

  呼延锦急忙朝朱瞻基望去,他正让内侍给他从水袋里倒水,让他用水洗洗脸。

  “走!”

  呼延锦将花荞从地上拉起来,低声说到:“到殿下到里去,把这话告诉萧忠,我去找张樾,清点人数。”

  “哎......”

  花荞还是不松手。

  呼延锦低头看看她,轻轻笑道:“算我欠你的,今晚没人的时候还。”

  什么嘛!花荞抿着嘴朝朱瞻基跑去。

  很快,看似不动声色,大家都动了起来。萧忠最后一个走过来,他看着朱瞻基低声说:

  “少了两个。上马,走!”

  张樾带着十二个锦衣卫,太孙没有自己的专属护卫队,萧忠领的是金吾卫的衔,他带着十八人。呼延锦只带着李赫,加上花荞、小高,他们一共是三十七人。

  现在有人就在他们身边,悄悄杀了两名金吾卫,这有多可怕。

  “别怕,皇兄在,几个毛贼翻不天。”朱瞻基安慰花荞道。他看着花荞有些暗自庆幸,突然想起,在宝应县衙里看她验尸的情景。

  她说:不能燃香,香是能让鼻子好受些,但是也失去了对特殊气味的敏锐反应。

  可谁都知道,这绝不是的“几个毛贼”!

  大家都以最快速度上马,打算离开休息的树林,向驿道上跑。

  伏兵怎会让他们从眼皮子底下逃走?他们本想趁大家分散休息,悄悄解决掉一部分人,再跳出来杀了朱瞻基。

  没想到,刚悄无声息的杀了两个,就被他们察觉了。

  “射!”上百支黑亮的箭簇从松林后面的灌木丛里射出来。

  距离近,箭的力道非常大,现在上马简直就是活靶子。呼延锦鞭子一甩,打掉了几支箭,护着朱瞻基和花荞退到了马车后面。

  小高的剑也没漏掉一支飞过来的箭,他只管挡在花荞前面。

  呼延锦捡起一支箭看了看,递给朱瞻基道:“这是蒙古箭,箭头两边磨得像刀刃一样。”

  “这些是蒙古人?”萧忠问道。

  “不,不是蒙古人,但至少是从蒙古过来的人。”呼延锦肯定的说。

  “汉王的人?”朱瞻基听出了他话里的答案。

  呼延锦不说话了,只管用鞭子打掉那些飞箭。可这些箭并不见减少,反而一阵一阵越来越密。

  “这样不行,必须冲出去!等他们形成包围,我们就真的跑不掉了!”张樾大声的说。

  冲出去,至少有活着的可能。

  他们是伏击,而我们不仅人比他们少,弓箭手带的箭也只有三十支,耗到最后,也只有肉搏。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只放箭,而不冲上来的原因。

  树丛后面不时还有嘶鸣声,呼延锦眼前一亮:他们有马,他们是打算追击的。

  他看了一眼在小高身后,神情紧张的花荞,她身穿一身玄色男装,英姿飒爽,那么美好。

  呼延锦深深吸了一口气,解下自己的风帽斗篷与纱帽,向朱瞻基作揖道:“殿下,为今之计,只能由微臣去引开伏兵,我们古北口关镇里汇合。”

  “这......风险太大......”

  “我们现在被他们压着打,风险一样大,动一动,这局棋也许就活了。”呼延锦镇静的说。他又转头交代小高:“保护好姑娘,你在,她在。”

  说完,便静静的看着朱瞻基不说话了。

  花荞大气都不敢出,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呼延锦的脸,仿佛只要盯着他,他就不会消失。

  朱瞻基心里有点堵,但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他知道呼延锦在等什么,他默默的解下头上的乌纱翼善冠,和身上披着的金丝盘龙斗篷。

  两人换好衣帽,张樾挤到前面说:“走,我替你护驾!”

  呼延锦、李赫、张樾和另两名锦衣卫找到了马,其余的人藏在土垛后、草丛中。

  “驾!”

  趁着箭雨间歇,呼延锦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瞬间射出一阵箭雨,可已经迟了,五匹马已经冲了出去。

  “太孙跑了!快追!”

  灌木后钻出马队,向着呼延锦他们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