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 > 第92章 还不来人

第92章 还不来人

  闻雨楼有太多能令人昏迷的药物,吃的喝的闻的涂的,无色无味,根本没有让楼焱反应的能力,用这个办法对付他,足够了。

  只要放到楼焱,小橘那个丫头随便糊弄几句,应该也就过去了。

  话已经说完,洛九渊正准备进入山洞,却见斩眠还站在原地不动,以为他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便道:“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来。”

  “大,大人,”斩眠的声音听起来十万分尴尬:“要不要――我给您准备一些洞房的东西?”

  洛九渊的耳根“腾”地一下就红了。

  好在是深夜,没有一点光亮,所以一点也看不出来,要不然的话,洛九渊可算是把脸给丢尽了。

  “糊涂东西,准备那些东西做什么?”

  洛九渊轻斥道。

  斩眠连忙道:“对不起大人,是我想多了。”

  “还不快滚?”

  “是!”

  斩眠一刻都不敢多呆。

  其实斩眠作为一个只会耍剑的铁憨憨,暂时也不知道东方到底要用些什么东西,只是想到洛九渊和虞昭华共处一洞,说不定会需要一些什么,没成想他一句没有心机的话,戳中了洛九渊的处子之心,闹了一个大红脸。

  洛九渊回到山洞里,过了许久以后,耳根还在发热。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稳定了心绪,正在熟睡的虞昭华却发出了一声似有若无的呢喃。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于是非常非常不幸的,这一次整张脸都红了。

  洛九渊一时间分不清,他将计就计,让虞昭华暂时和他共处一室,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选择。

  ……

  夜雨逐渐滂沱,小橘已经被送回去,楼焱孤身一人寻找了四五个时辰,浑身淋得和落汤鸡一般,还是没有找到虞昭华的下落――斩眠告诉他的可能的地方,距离虞昭华藏身的山洞正好是相反的方向,他要是找得到的话才是有鬼了。

  正巧小橘见楼焱湿淋淋的回来怕他受了风寒,专门端了一碗姜汤送过去。

  楼焱不疑有他,咕咕咚咚喝了下去,小橘刚出门,他就白眼一番,睡得天昏地暗。

  已经走出去的小橘一点也没察觉,端着瓷碗准备回房,正巧看到斩眠,眼圈又红了:“我们家小姐怎么还没回来?”

  斩眠握了握右手手里的药,思考着要不要给小橘喂下去算了――这样的话,最起码她不会再一直哭了。

  但是他走进,最后还是把左手的手帕取出来递给小橘:“你掉的手帕。你们家小姐一定会没事的,我用性命担保,只要有我们家大人在,他们两个就不会有事。”

  小橘觉得斩眠说的话十分不可信。证据就摆在眼前:“可是祭司大人也是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大人的行踪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知道的,总而言之,你这几天就好好的,你们家小姐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的。”

  “真的吗?”

  虽然小橘现在对斩眠没有信任可言,但是人在不安的时候,总是想要抓住什么当做安慰。

  “真的。”

  斩眠十分肯定的点点头:他们家大人不过是想要和虞昭华待一会儿,怎么就那么难?

  ……

  虞昭华是被一阵烤肉的香味叫醒的。

  她揉揉眼睛坐起来,就看见洛九渊正在火堆边烤乳鸽。

  天上不仅仅会掉馅饼,还会掉乳鸽了?

  “这这--鸽子是?”虞昭华跑过去。

  “我打下来的。”洛九渊道:“本来就受伤了,飞不快,用石头一打就下来了。”

  “看来这鸽子和我们一样,都是惊弓之鸟呢。”

  洛九渊笑了:“所以你心疼了?”

  虞昭华使劲摇摇头,看着鸽子上已经被烤出来的金黄脆皮和滋滋冒出来的油道:“它一定很好吃,要是有孜然就好了。”

  她已经好久没有吃东西了,睡着了不觉得,一醒来肚子就咕噜咕噜的。

  洛九渊失笑:“吃之前,先去打水,山洞外有泉水。”

  “好,我这就去!”

  听到可以吃鸽子,虞昭华欢天喜地的跑出山洞,可巧旁边有几株斑竹,拿出随身的匕首,割断了竹子,取了两根竹节当杯子,洗了脸以后装了水给洛九渊带了回去。

  “吃吧。”

  正巧鸽子肉也烤好了,喝着甜滋滋的山泉水,吃着油亮亮的鸽子肉,虞昭华觉得自己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不过,说来也奇怪,斩眠他们怎么还不来?”虞昭华啃完了一半的鸽子肉,意犹未尽的吮着手指道:“已经整整一个晚上过去了。”

  “急什么?昨天大雨,会让我们滚下山谷的痕迹消失,斩眠不容易找到也是正常的。”

  洛九渊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谎话。

  虞昭华对洛九渊十分信任:“你说的有道理。”

  反正现在好像也没有别的事情等着她去做,一直回不去除了小橘和楼焱会担心以外,也不会发生其他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担心她。

  虞昭华想起了那个带着狡黠的狐狸面具的人。

  她对这个书里面所有出现的人物都大概有一个了解,包括身边的洛九渊。

  但是唯独毕方,这个从未在书里面出现的角色,他的人物性格,他的目的,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虞昭华无从得知。

  而不知道,就会新生好奇――虽然虞昭华一再告诫自己好奇害死猫,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去想。

  这个毕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你若是不想在这里呆着,我们就出去,说不定会自己回到上京。”

  “可是你的腿也走不了啊。”虞昭华道。

  “若是强行用功力,还是可以走的,只是会损耗元神,回去需要修养。”

  洛九渊继续不动声色的卖惨。

  虞昭华自然是信以为真,立刻紧张地问道:“那你昨天带着我进山东的时候岂不是已经损耗了元神?”

  “嗯。”

  洛九渊厚颜无耻的点点头。

  “那还是不要了,”虞昭华把头摇的如同拨浪鼓:“还是算了吧,我不想让你受伤。我们暂时就带在这里吧,这里有吃有喝的,其实也不错。”

  “不觉得无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