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 > 第89章 坠落山谷

第89章 坠落山谷

  “洛九渊会不会很喜欢书里的虞昭华啊?如果真的喜欢的话,那我该怎么办呢?他该不会让我当替代品吧?”

  虞昭华一边推着洛九渊的轮椅,顺着小路往前走,一边在心里面直打鼓。

  “在想什么?”洛九渊的声音冷不防地响起,把虞昭华吓了一大跳。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山里的风景很好,所以不由得看呆了。”

  “这里算不得什么好景致,静安寺内的花木长势很好,和尚又经常修剪,景致倒是不错。”

  “是吗?那我等一会儿可是一定要好好欣赏了。”

  虞昭华顺着洛九渊的话往下说,只是语气中多少有点心不在焉。

  试想一个定时**跟你说:“晚餐想不想吃番茄牛腩”,相比你也会心不在焉的吧。

  洛九渊往山谷下看了一眼:云雾缥缈,如同仙境。

  虞昭华没有注意到洛九渊的动作――她推着洛九渊往前走,根本看不到洛九渊的眼神。

  “这些日子可见过齐景湛?”

  洛九渊闲聊一般开口,于虞昭华来说却是芒刺在背。

  “就街上见过一次,还有上次进宫的时候见过一次,”虞昭华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怎么了?”

  “我救你出天牢,似乎从未问过你愿不愿意。

  若是你不愿意的话,我倒是成了罪人了。”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虞昭华提起“前任”就想翻白眼:一个合格的前任,就应该像死了一样,怎么齐景湛偏偏不一样,时不时地就要以各种形式在她的生活中刷一波存在感呢?

  “为何?”

  “因为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做太子妃的,”虞昭华道:“虽然那个位子看起来挺让人向往的,但是我可不稀罕。如果不是你帮我和太子府划清界限,我自己也会想办法拜托齐景湛的。”

  洛九渊听得出来,这是虞昭华的肺腑之言。

  虞昭华回答完以后,本来还以为洛九渊会再问她一些什么,比如她为什么不愿意做太子妃,为什么一定要和齐景湛划清界限,为什么旁人趋之若鹜的,她却偏偏不屑一顾。

  但是洛九渊偏偏什么也没有问。

  山间小路中,树林荫翳下,只有虞昭华和洛九渊两人,耳边传来的是山鸟啾啾,还有轮子在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在这样安逸又惬意的气氛之中,虞昭华忽然感觉到,洛九渊之所以不问她那些问题,是因为他太过于聪明清醒,不管任何人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张纸,只要他扫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如何,根本无所隐藏。

  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虞昭华心不在焉地推着洛九渊往前走。

  忽然之间,林间树叶微动,虞昭华还未来得及反应,一支冷箭便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直直的朝着虞昭华射过来!

  “有人暗算!”

  如果是虞昭华一个人的话,那冷箭倒还可以躲避得过,但是虞昭华顾念着自己松手的话,洛九渊就可能跌落山谷,一份心,那箭便要直直的射入她的眉心!

  “啊!”

  虞昭华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紧闭双眼,但是想象的剧痛却没有出现――洛九渊正拿着那箭,右手微微一动,那箭便化成了粉末,风一吹就没了影子。

  “快跑!”

  虞昭华来不及感慨洛九渊武功高强,天生神力,推着洛九渊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但是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射过来,好在洛九渊都稳稳的接住了。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虞昭华趁着空隙,忽然拉住了洛九渊的肩膀:“我们跳吧!”

  虞昭华一把扯着洛九渊,把他从轮椅上拉下来。

  “抱紧我!”虞昭华在洛九渊的耳边飞快的说完这三个字,就一咬牙,紧紧地抱着洛九渊,毫不犹豫地纵身越下山谷。

  虞昭华心里清楚,这一次的杀手必然是冲着她来的,不是虞妙仪,就是虞相派来,想要了她的性命。

  她虽然忌惮害怕洛九渊,但是不代表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因为自己再一次陷入险境。

  虽然洛九渊武功高强,但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洛九渊如果把一大半的心思都放在保护她上,就不知道哪里得暗箭会伤到她。

  所以跳下山谷,完全是无奈之举。

  洛九渊被虞昭华奋力从轮椅上扯下来的时候,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了虞昭华说的那一句攻气十足的话:“抱紧我”。

  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虞昭华是抵挡千军的高手,而他是一个娇弱的大小姐。

  真是胡闹。

  夜色渐深,洛九渊坐在山洞里生了火,让昏迷的虞昭华枕着自己的腿睡着,外袍也盖在她的身上。

  滚落下来的时候,洛九渊虽然帮虞昭华挡了许多,但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难免会昏迷,休息过后就可以醒过来。

  借着火光,洛九渊端详着虞昭华。

  他当做毕方的时候,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虞昭华,但是作为洛九渊,这算得上是第一次。

  虞昭华不会对他露出“克制着自己的害怕”的表情。

  而他,至今仍然在困惑,为什么从看到他的时候,虞昭华的眼神里面就藏着深深的畏惧。

  ……

  火光明灭之间,一直昏迷的虞昭华终于有了动静,她揉着脑袋,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

  你大爷的!

  虞昭华顾不得自己的脑袋痛,忙不迭地从洛九渊的大腿起来,脸涨得通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醒来看到的会是洛九渊的那个地方!

  还好他穿着裤子!

  “行了?”

  相比于虞昭华的慌不择路,洛九渊淡定的像是老僧入定:“你醒了?”

  “嗯……”虞昭华轻轻咳嗽了一下,重新坐在洛九渊的身边,环顾四周:“这是――什么地方?”

  “山洞。”

  我当然知道这是山洞!

  “我的意思是,我们从山谷滚下来以后,怎么会直接滚落到了山洞呢?”

  “你不会直接滚进来,但是我会把你带进来,同理,这一团火也不是自己点着的。”洛九渊看了虞昭华一眼。

  虞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