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 > 第85章 听墙角

第85章 听墙角

  齐景湛将虞妙仪,搂在怀里,深沉地说道:“不是因为她,我和你的孩子也不会还未来到这世上看一眼,便离我们而去。

  我心里对她有恨,恨她要了我们孩子的性命,若当日不是大祭司从中作梗,救了她一命,我定然会让她付出代价。

  她虽然是你的亲姐姐,但是他之前已经做了伤害你的事情,你又何必再去委曲求全?”

  虞妙仪有口难言:她非是心甘情愿的去找虞昭华,只是若是不去的话,虞相怎么可能答应?

  “太子殿下,我想起那个还未出世的孩子,心里也会隐隐作痛。只是姐姐之前虽然做了许多糊涂事,我们之间的姐妹情分却不能一笔勾销。

  “太子殿下,姐姐之前虽然做了许多糊涂事,但是我同姐姐从小一起长大,血浓于水,我怎么忍心与她不再往来?

  再者说,姐姐现在只怕是大祭司心尖尖上的人,若是我不让姐姐高兴,朝堂之上,大祭司也未必会对殿下和颜悦色。

  我虽然是女流之辈,也不能参与政事,但是这些道理我还是懂得的,殿下也不必担忧,今日去姐姐那里,她待我很好,兴许过些日子,我们姐妹之间的嫌隙便是尽数化解了。若是真是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

  虞妙仪柔柔弱弱的抬起头来,瞳孔之中似乎有泪光在闪烁。

  这是她的必杀技。

  齐景湛看见虞妙仪这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心立刻就软了,脑子也跟着没有了。

  “也罢,难为你这么想着,还愿意这么委屈自己,和那毒妇重归于好,”齐景湛搂着虞妙仪道:“只是你去可以,若是虞昭华敢借故难为你,那你就回来,日后不许再见她。

  我乃是当朝太子,若是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无法庇护,那我还何必做这太子?”

  虞妙仪感动的依偎在齐景湛厚实的胸膛上,抓着齐景湛的衣襟,浅浅一笑:“殿下放心,妾身定然不会让殿下忧心,也定然会好好的保护自己,往后,妾身还要给王爷生好多好多孩子呢。”

  齐景湛低下头,吻了吻怀里的虞妙仪,心中不由得涌出千万感慨:啊!他真是遇到了全天下最好的女人!

  至于虞昭华――齐景湛刻意没想她 ,那么薄情寡义的女人,不配他念念不忘!

  ……

  潇湘阁内。

  虞昭华嫌弃的把小橘刚端上来的青梅汁放得远远的,捏了两颗甜甜的蜜饯送到嘴里,皱着眉头问道:“不会吧?齐景湛和虞妙仪夫妻日常对话这么酸呢?”

  楼焱坐到虞昭华的身边,也捡出来两颗蜜饯吃了:“可不是嘛,我可是站在窗下亲耳听到的,一个字也没有漏掉,小昭华,你可不许不相信我!”

  “信信信,我就是不相信谁也不能不相信你啊――你这个完完全全可以在武林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如今都大材小用,被我派去听别人的墙角了,我要是还敢质疑 你说的话,那我也太没良心了吧?”

  楼焱听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哪有一点武林高手高高手的样子:“‘小昭华,会说话你就多说几句,我可爱听了。”

  “要不这样,我干脆出一本书,书名就叫《虞昭华夸楼焱地一千零一夜》,你看怎么样?反正你夸我会说话,那我不如干脆出一本书好了,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怎么样,”楼焱果断的拒绝了虞昭华的建议:“要是你真的出书了,我估计会花全部的银子把你的书给买下来,这么算起来,我可就一贫如洗了,小昭华你到时候看我孤苦伶仃的,还不得嫌弃死我?”

  “哈哈哈哈哈哈,”虞昭华看着楼焱水汪汪的大眼睛,忍不住捧腹大笑:“完了完了,我这个爱财如命的人设全是深入人心了,现在就连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握紧了自己的荷包。看来我这以后钱却是不太好挣啊。”

  “看怎么说吧。”楼焱道。

  “嗯?”

  “如果说你想赚钱乃至于赚大钱,还是有这个能力的,不过你要是想让整个国库都是你的,那我估计还有点难度。”

  虞昭华缓缓给楼焱竖起来一个大拇指:“大哥,真有你的,”

  “别了,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

  虞昭华今天让楼焱去听墙角,完全不是满足自己变态的私生欲,而是想要看看虞妙仪今天莫名其妙的前来监视她,到底是被谁安排的。

  本来虞昭华是一个知道一个所有人结局的人,但是鉴于最近许多情节都是凭空出现的,所以虞昭华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楼焱这一次回来,倒是让虞昭华肯定了虞妙仪背后的人――她亲爱的爹地,虞相。

  “说起来,你的牙刷现在怎么还不卖啊?制作牙刷师傅的工钱还有各种材料钱可都是你的酒楼再垫付的,这一时可以,可不是长久之计啊。”

  “我这不是在辛辛苦苦的找代言人吗?”虞昭华叹了一口气:“你别着急,给我十日时间,十日之后,我的牙刷绝对是当季必买单品之一,销量只会蹭蹭蹭地往上涨,怎么样,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当然厉害,”作为虞昭华的第一舔狗,楼焱将“舔”这一种行为发挥到了极致:“不过小昭华,你可不可以和和我透露一下,这个代言人到底是谁啊?”

  “这你就别猜了,过几天你自然是知道的。”虞妙仪胸有成竹地神秘一笑,实际上内心都快虚死了。

  她之所以不告诉楼焱代言人到底是谁,并不是因为她想要保持神秘感,而是――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和洛九渊说啊!

  “好,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楼焱天真无邪,还以为虞昭华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只是憋着不愿意说呢。

  是夜,风吹云动。

  虞昭华在榻上躺着,翻来覆去睡不着。

  “看来这个老不死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死我啊,不过,他到底想怎么做?”虞昭华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头顶黑乎乎的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