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 > 第60章 醉酒一夜

第60章 醉酒一夜

  四绿互相看了看,自告奋勇,对小橘道:“你整日要侍奉小姐。这样的话,不如让我们去找吧。我们人多力量大,说不定可以找的到呢?”

  小橘一想也是:那就辛苦你们了!

  “小橘姐姐整天照顾小姐才算辛苦,我们几个人哪里算得上是辛苦呢。”四人之中,绿画最是机灵,嘴巴也嘴甜。

  小橘被夸的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好!那你们尽力去找,若是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没有关系。”

  只可惜虞昭华现在不在场,若是她在场,听到小橘和四绿这一番话,应该会直接笑晕过去。

  风吹云动,斜月明明。

  桌上银酒壶里的花雕酒已经喝了一大半。虞昭华脸色如同沾了些许胭脂,眼神迷离,月色下更显得尤为动人。

  “这酒……怎么这么厉害啊?”

  她以前还可以整一整件啤酒呢,怎么在这里喝了七八杯而已,就意识昏沉了。

  “我以为你很能喝。”

  洛九渊不动声色的把虞昭华杯子里的酒倒到地上。

  “其实我真的挺能喝的,是这酒太厉害了,”虞昭华软绵绵的趴在桌上,晕乎乎地指着天上的月亮:“你看着月亮,多圆,我好久都没有看过这么圆的月亮了。”

  洛九渊微微抬头。

  ……月亮像是一把弯刀挂在天上。

  看来是真的喝多了。

  “你喝醉了。”洛九渊用肯定的语气道。

  “醉了好啊。”虞昭华昏昏沉沉的站起来,走到凉亭边,动作霸气地撩开自己的衣裙下摆,一条腿抬起来踩在栏杆上。

  这哪里像是一个太子妃,哦不,前太子妃做出来的举动?

  洛九渊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虞昭华。

  斜月下细风中,虞昭华的背影弥漫着一种悲伤的意味。

  虞昭华看着面前偌大的荷花池,心中憋闷的不得了,静默地站了好一会儿,把手比成喇叭状放在嘴边,用尽全身的力气,冲着夜色中的荷花池大声吼道:“你大爷的--”

  为什么要让她来到这个根本不存在的鬼地方啊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她来到这个根本不存在的鬼地方啊!

  为什么让她莫名其妙的进了大祭司府啊!

  为什么她不能喝肥宅快乐水配卤味和火锅啊!

  酒精将虞昭华心里面的无助和愤怒最大化,平时根本不会注意到自己的情绪,在此时此刻全部都被表现出来了。

  她到底从什么时候才立刻从这这里离开,回到她原本应该生活的地方?

  现在,就算是一个瞎子,也能感受到虞昭华现在一点都不高兴。

  洛九渊自然不是瞎子――他站起身来走到虞昭华的旁边,道:“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

  “都没有人听我说话,没有人喜欢我,没有人。”

  虞昭华转过头,双瞳潋滟,发丝微乱,我见犹怜。

  “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洛九渊伸出手想要扶着虞昭华回去,但是虞昭华却“啪”地一下甩开了洛九渊的手。

  “……我不想嫁给洛九渊。”

  虞昭华慢慢的低下头,闷闷地说道。

  洛九渊再一次伸出的手就那样停在了半空中,手指微微蜷缩,泄露了某些不为人知的情绪。

  虞昭华一直低着头,所以自然也没有把这一幕看在眼里。

  “我想回去了。”

  虞昭华的意思是想回到那个有空调wifi西瓜的,真正属于她的世界。但是在洛九渊看来,虞昭华的意思,是想要回太子府。

  洛九渊心中有一股子难言的憋闷:“为什么要回去?”

  “因为那里……才是我应该在的地方啊,”虞昭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觉得头晕,就干脆扶着柱子坐下来:“那里什么都好,可惜我回不去了。”

  难道你就那么愿意留在太子府?

  洛九渊忍了又忍,面具上都似乎笼罩着一层阴影。

  “我送你回房。”

  他不想再听下去,干脆直接伸出手将烂醉如泥的虞昭华捞起来,扶着她回去。

  两人靠近,一股似有若无香气在洛九渊鼻尖缭绕,还带着淡淡的酒香,两种气味夹杂在一起,就如同是三月醉人的暖风,令人微醺。

  清白月色下,洛九渊的耳根微不可见地红了起来。

  始作俑者虞昭华对此一无所知,干脆抬起胳膊,一把搂着洛九渊的肩膀。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吐了――呕――”

  “别在这里吐!”

  “呕――”

  “喂――”

  ……

  花雕酒后劲大,虞昭华不知不知深浅,喝得真可谓是烂醉如泥,像一只袋鼠挂在洛九渊的脖子上,连路都走不了了。

  洛九渊沉思片刻,只好弯腰,将虞昭华稳稳的抱在怀里,往虞昭华的房间里面走去。

  走下凉亭的时候,看见小橘正坐在台阶上,枕着胳膊睡得香甜,虽然不是很想叫醒她,便道:“小橘。”

  小橘在凉亭外等着他们吃完饭,等着都快睡着了。听到洛九渊的声音,还晕晕乎乎的,就连忙站起来,意识不清的转过身:“我在这里!”

  洛九渊:“……”

  主仆两个怎么都这么不让人省心?

  小橘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见虞昭华被堂堂鬼王抱着――这画面冲击太强,小橘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这要是大祭司知道了还得了?他们都得脑袋搬家!

  “去房间,你去打一盆热水。”

  洛九渊抱着虞昭华稳步走下台阶,在皎洁的月光下抱着虞昭华走到房间。而虞昭华早已经依偎在洛九渊的怀抱里,暂时忘却了所有的烦恼,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

  好容易把虞昭华抱进了房间,安置好以后,已经是月上中天。

  虞昭华一沾上枕头,就睡的昏天黑地。

  小橘只好代替虞昭华对洛九渊道谢:“多谢您把我家小姐送回来。”

  “嗯。”洛九渊点点头,正预备转身离去,小橘却连忙叫住洛九渊:“那个――等一下。”

  洛九渊停住回眸:“还有何事?”

  “今夜之事,能不能不要向别人提起?”小橘紧张地看着洛九渊。

  “为何不可?”

  “我家小姐……现在是祭司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