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 > 第49章 欺人太甚

第49章 欺人太甚

  齐景湛在东宫收到圣旨,当场翻脸,甚至拒绝接旨,怒骂洛九渊欺人太甚,几乎就要闯进宫内找皇帝。

  可惜老太监也是有眼色的,等着太子殿下发完怒火,叹着气劝解,皇帝也是无奈之举,祭司大人逼得甚紧,请太子不要做无用之举,这种败坏门庭的人弃了也罢,不要抗之不尊,伤了皇帝的面子。

  齐景湛几乎是咬着后牙接的旨,他不知道洛九渊和虞昭华的情投意合有几分真假,但是洛九渊此时出手,极有可能是知道了虞昭华的处境,救她脱身。

  他虽然厌恶虞昭华,可是心里也被虞昭华种下种子而不自知,此时自己的正妻被权倾天下的祭司求去,他的怒气简直难以遏制,各种缘由纷至沓来,他甚至都没来的及惩处这个残害胎儿的毒妇。

  齐景湛越想越暴躁,提着刀便又去了天牢,吓得贴身护卫赵克连忙跟随,生怕出了意外。

  虞昭华躺在草上正在想商铺的事,突然听到一阵嘈杂由远及近,里面夹带着齐景湛这个渣男的怒吼,

  "虞昭华!你这个**!“

  虞昭华一脸问号,**?怎么一转眼就从毒妇成了**?

  赵克屏退了附近的狱卒,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自己跟着齐景湛赶过来。

  虞昭华的问号还没落下,齐景湛已经拎着一把长刀踢开牢狱的门,眼神激烈的射向自己,一刀指向虞昭华的脖子。

  小橘更是大惊,一下子扑到虞昭华身前,眼泪说来就来,惊慌道,

  “太子殿下就算不信任小姐,也不至于一刀取命,小姐明明是冤枉了,太子殿下要杀便杀了小橘吧,小橘不会让小姐受这般屈辱!”

  齐景湛懒得看她们二人表演主仆情深,直直盯着虞昭华,另一手拿出圣旨便扔在了虞昭华头上,砸的她痛叫一声。

  “难怪你要日日出门,说什么放松心情,原来一早便巴结上了洛九渊,祭司大人的权势,可是能保你这个不知羞耻之人的万年安定?若不是早有婚约,你以为本王愿意娶你给太子府蒙羞?既然你要二嫁洛九渊,倒不如送他一个全尸也好!”

  说完,提着刀便要砍下去,而虞昭华作为事件中心的当事人,还在一脸懵比的看圣旨,她比谁都心中跑过一万个草泥马,进了祭祀府,不就和原文的命运一个样子了?没有比留在太子府好上半分!

  只是眼前还来不及细想,她得先从齐景湛这个没脑子的渣男刀下捡回小命。

  赵克见状好在动作迅速,连忙阻拦住这一刀,齐景湛怒气太大,举刀又砍,虞昭华也顾不上其他,大吼一声,

  “齐景湛你这个懦夫!”

  看到太子一脸震惊的停下了动作,虞昭华心道好险,危难时刻还是骂人比哭诉更管用。

  虞昭华不给他继续的机会,紧接着道,

  “眼下这么多事都直接指到我身上,我就算解释估计太子也不会相信,我说我没有和祭司苟且,估计还会被你当成满口谎言,但是我必须问你,这个圣旨是祭司求来的,不管我愿意不愿意,这都是祭司本人的意思,太子殿下是觉得我一个女子有什么能力左右么,还是说太子殿下畏惧祭司的身份和权势,不敢与之对峙争执,偏偏跑来这里拿着刀吓唬一个女人,这就是男子所为,这就是未来天子所为?原来太子殿下欺软怕硬,最终只敢冲着女人下刀,太子要是真有胆识,就先去找祭司要说法,如果你这一刀能砍了祭司,我虞昭华,心甘情愿做你刀下亡魂,眼睛不会眨一下!”

  齐景湛听她义正言辞一顿怒吼,好像她才是那个受委屈的人,倔强而坚定地直视齐景湛的目光,没有半分恐慌,反而说的句句在理,他被说的心中一阵羞愧,拿刀的手也没了力气,脸色又青又红,这样的虞昭华,居然让他退缩了些许。

  “你……”

  你了半天,也没说出后面的话,反而精神也跟着冷静了许多,赵克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太子妃,心中也是惊诧万分。

  虞昭华看他说不出话来,缓缓起身,顺便拉起来被吓得腿软的小橘,继续道,

  “不是我要逼着太子和祭司决斗,只是请太子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我也不过是被权势左右的命数,何故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祭司本人喜怒不定,嗜血狠辣,谁人不知,我是有自虐症才上杆子求着嫁到祭司府?当然,已经成定局,太子殿下要是真有心思,好是好好想想你那个流了的孩子吧,自始至终,你听信的也不过是虞妙仪的一面之词,那些信件和尸体,要想作假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既然是要离开太子府的人,更没有必要骗你,只是不忍心看你被蒙蔽,你若真想查,想必对太子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齐景湛自然不是真蠢,他心思深沉的很,在政务上甚至喜怒不行于色,城府之深,让人很难揣度,也只有在遇到虞妙仪的问题时,才像个二百五一样一直被虞昭华嘲讽。

  他心里的疑点被虞昭华慢慢放大,直到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眼珠发红的盯着面前的人,没有来的一阵想让对方留下,他当然不会喜欢她,他只是不愿折了太子的颜面。

  但是齐景湛毕竟还不是皇帝,抗不过圣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虞昭华从天牢离开,然后带着自己心中的猜疑,暗中派人调查。

  虞昭华从天牢出去,走在路上才开始心思悲切,她筹谋计划了这么久,不仅改变不了重大剧情走向,居然连自己的命运,都TM一点也没改变,唯一改变的,是原文她被洛九渊掳走囚禁在祭司府,现在,她要正大光明的被抬近祭祀府,让洛九渊囚禁。

  她不理解洛九渊究竟要干嘛,去祭司府的剧情突然被触发,还提前了这么多,可是她到现在为止,也看不透洛九渊的心思,虽然和对方有了性命之交,甚至互相帮助过,可是在虞昭华心中,原文的洛九渊,是最大的反派,而她,现在就要落在对方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