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 > 第47章 灵脉

第47章 灵脉

  天下灵脉,主苍生命运,影响上位者气运,偶尔有人听闻,却无人知其所在,更不知其详情,只知灵脉不可擅动,动则天下大变。

  洛氏有言,世代镇守灵脉已千年之久,生来的责任和禁锢,给他们无尚的尊贵和力量,也给他们世世代代无尽的痛苦和魂契,主掌灵脉祭祀,一生为灵脉奉献,永生为祭司,是责任是负担也是永恒的孤独。

  洛九渊自小,便是在这样的训诫之中成长,无情无欲的责任,让他很是厌恶这个身份,性格也十分的乖张暴戾,嗜杀残忍,尤其是每个月的魂契之苦,痛入骨髓,却要一肩担起天下之责。

  而那个满脑肥肠的老皇帝,却只会踩着别人镇守的太平,坐享天下,又毫无半分君王之姿。

  洛九渊自幼便知自己样貌异于常人的俊美,但是当他戴上面具的那一刻,他的命运也同样被禁锢在魂契之中,和洛氏镇守的灵脉融为一体,洛氏有训,将来第一眼见到自己容貌的女子,必须娶之,方为始终。

  可是洛九渊的成长,让他对世间之人没有半分好感,更别说兴趣,天下女子,又不会让他想与之相伴终生,他的冷厉和嗜杀之气,也不需要任何人靠近,他早就打算好了,第一个见到他容貌的女子,必然是要被他亲手杀掉。

  昨晚虞昭华揭开他面具的一瞬间,一股力量迫使他睁开双眸,清醒过来,看着一脸呆怔的女子,是往日熟悉的样子,也是他越发感兴趣的人,他鬼使神差便将对方揽入怀中,贴近了那人的唇瓣,他想寻找第一次的模糊和记忆,可是对方却挣脱着离开了。

  洛九渊盘坐在床边,蹙眉思索,心里却是跳的厉害,他到底怎么了,竟然会对这个人网开一面,甚至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对劲,难道就因为平日里的陪伴让他不那么孤单?还是对方惊人的商业才能让他惜才?

  斩眠单跪在那里,抬头看了一眼主人,自己说完话后,主人就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也跟着有些微变,耳朵发红,就连眉头,都一会儿松一会儿紧,莫不是这些刺客还有更深的渊源让主人猜到了?

  或者说这些刺客背后的势力已经无法撼动,让主人忧心?

  斩眠也跟着洛九渊的频率忧心起来,他觉得主人不是这般犹豫不决之人,肯定是遇到了棘手的事,唉。

  洛九渊终于再次开口,

  “昨夜太子妃没有受伤吧?”

  斩眠舒了一口气道,

  “回主子,太子妃无碍。”

  洛九渊缓了缓心中对虞昭华的情绪,接着那刺客的事情道,

  “你说那些刺客服毒自尽,并且下午就藏在闻雨楼,专等夜间下手?”

  斩眠立刻回到,

  “是的。”

  洛九渊道,

  “若是为刺杀而来,月圆之夜我虽然需要禁锢在寒池,却也是最为暴戾和失智的时刻,那个时候刺杀我,即便有寒池束缚,我的功法也会因为魂契影响大涨,他们到底是刺杀,还是另有目的,还是说,掌握了什么。"

  斩眠低头思索,他倒是也没想这么深,不知如何作答。

  洛九渊问道,

  “能否看出对方的武功路数?”

  斩眠摇头,

  “既不像京城内的侍卫高手,也不像齐国其他江湖派别的路数,还是诡异,用的剑法也不是普通剑法,而是形似弯弓的长刀,锋刃无比,对了,对方的内力不是特别深厚,但是轻功极好,属下也是被他们的轻功引出去太远,才导致主子……请主人责罚!”

  洛九渊摆手,没有责罚之意,那双碧眸却深邃了许多,透出沉思,

  “难道是他们,看来,都想出手了。“

  斩眠不解,

  “是谁?主人猜到了?”

  洛九渊摇摇头,并没有解释的打算,但是他话锋一转,

  “太子妃昨夜回宫那么晚,可有派人盯着,是否有异常。”

  斩眠突然伸手,一把接住了外面飞进来的一根利刃,利刃上插着一张纸条,斩眠打开查看,瞬间惊了一下,连忙行了一礼道,

  “是太子妃。”

  洛九渊立刻道,

  “将。”

  斩眠迅速将太子妃回到太**后,被太子拦住质询陷害流产的事,以及后面的种种证据和反抗,最后被关进天牢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说罢言语间忧心道,

  “看太子的意思,是宁愿进天牢,也没有将会见主子的事情说出……”

  洛九渊心中有些感触,内心那种感觉更深了一点,碧眸如海,

  “回祭司府。”

  天牢内的环境虽然差,但好在虞昭华适应的也快,晚上折腾的实在太累,她和小橘二人,竟然真的就蜷缩在干草上睡着了,而且睡的挺香。

  虞昭华累得够呛,她坚信楼焱或者毕方,总有人会发现异常,实在不行受一顿板子,她也不是坑不过去,但是漫漫长夜,也不能不睡觉,明天不管斗智还是斗勇,都要养足精神才行。

  心态调整的挺好,拉着小橘还真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还是被小窗**进来的阳光唤醒,虞昭华揉揉眼,看着四周恍惚了一下,才想起来身在此处的原因,摇了摇小橘,那孩子立刻惊醒,眼睛都没睁开,就一脸提防的喊着小姐。

  虞昭华叫醒小橘,这才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她是真的饿了,昨天两顿折腾,晚饭也没吃,午饭也消耗殆尽,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这般。

  她站起身直了一下腰身,朝着牢门外面的狱卒道,

  “几位侍卫大人,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点水和食物,牢房应该也有早饭吧。”

  那狱卒自然知道关押的是太子妃,听说是害死了虞妙仪肚子里的孩子,这种宫闱内的事他们听太多了,可是第一次看到真有人下了天牢,虽说如此,也不敢太过怠慢,对方再不济,也是相府千金嫡女,他们有几个脑袋,也不敢两边都得罪。

  很快就给虞昭华二人找了饭菜和清水,太子虽然吩咐不可照料,但是这都是平常的牢饭,狱卒也不算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