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 > 第9章 突逢惊变

第9章 突逢惊变

  三月十五,大楚上元佳节,举国与民同庆的日子。

  按照习俗理应由祭司祈福,相国准备祭司事宜,此刻上京软红香土,靡丽奢华,灯笼高悬,长街十里通亮如白昼。

  虞昭华身着火红长裙,紧束头发,正牵着一身鹅黄色衣裙的小橘逛街。

  半个月前,自从给虞相回信后,那边再没了消息,而洛九渊也是说到做到,暗中派了人护着她们,她也在加紧赶制现代商业图稿,想要和鬼王合作,争取开个商业连锁店铺。

  思索间被一道女声拉回现实,“小姐小姐,这灯笼好生漂亮呀。”小橘手里拿着个兔子绢灯,傻乎乎的像个孩子。

  虞昭华扑哧一笑,觉着这灯笼越看越可爱,直接豪爽道,“店家,我买啦!“

  今儿算是她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节日,不管怎么说,既来之则安之。

  一路上走走停停遇见不少小玩意儿,糖葫芦面人儿芙蓉糕等,她拉着小橘几乎尝了个遍,街巷处人山人海相互推攘,合着各式灯谜街会一派繁华热闹景象。

  “小姐,咱们还是先赶紧回到画舫上吧,不久就要举行祭司大典了,按理来说咱们是要在场的。”小橘有些犹豫,拉了拉她衣袖。

  虞昭华点点头,“行,正好逛这么久也累了,那就先回去吧,说来我还没见过你们这里的祭司是个什么情况呢。”

  小橘有些呆愣,“啊,小姐你忘了吗,每年都是大祭司在画舫高处为我大楚祈福,他真的特别厉害呢!”

  虞昭华笑眯眯的说,“落了水以后记性就不太好”,她接着有些疑惑道,“那个神经……大祭司你们不是挺害怕他的么?怎么听起来他还挺受你们尊敬的?”

  “虽然祭司大人以喜怒无常和狠戾闻名,但是他确实能护我大楚灵脉,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大事发生呢,所以大家还是很敬重祭司一脉的。”小橘歪头认认真真的和她解释道。

  虞昭华点头,心里依然对洛九渊有些想法,她有些怀疑这不就是历史上的巫师跳大神之类的神棍么。

  两人谈笑间已然上了画舫,一楼歌舞升平,二楼文风墨客饮酒相谈,直至三楼至五楼,层层护卫把守巡逻,虞昭华拿着腰牌一路畅通无阻来到顶楼,而小橘因为身份原因只能在一楼等待。

  她估摸着离祭司大典还有些时候,就离喧闹的人群远了些,独自推门而出找到一片僻静的地方,夜风袭人,她从怀里拿出在街上买的狐狸面具戴着,感觉大小正合适,正要取下来,就听见一声熟悉的轻笑。

  “小昭华,这狐狸面具和你真是般配呢。”

  虞昭华抬头就落入面前那人墨绿的瞳孔里,真是冤家路窄,又碰见了洛九渊。她皮笑肉不笑道,“谢谢。”暗自腹诽该找个什么理由离这人远一点。

  随即就见洛九渊向前,双臂搭在栏杆上,抬头看着漫天繁星问道,“小昭华,你相信命运吗?”

  这其实是个很俗的问题,如果搁在很久以前,她会嗤之以鼻道不相信,而今她身处异地时空,其实自己都不明白是不是命运如此。约莫是今夜月亮甚美,洛九渊也没了平时那副懒散却阴郁可怖的气场,多了些平易近人,虞昭华轻声道,“相信命运,但也不尽信,毕竟我命由我不由天。”

  就像她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就在不断的和书中规定好的她的命运做斗争,她不要虐身虐心,也不要英年早逝死于非命,既然命运让她重活一次,那么就应当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命由我不由天。”洛九渊重述一遍,轻笑一声,“小昭华,你真是很符合我的想法。”

  虞昭华习惯了这人喜怒无常的模样,瞧见他莫名的笑也不搭理他,只是安安静静的欣赏远处风景,两人谁也没说话,眸子里是波澜壮阔的海面和满天的星光。

  直到一声“砰”的声音响起来,虞昭华和洛九渊下意识的抬头,天空中燃起一簇热烈的烟花,盛大绚烂,亮如白昼,她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恍惚间以为自己是在现代过春节。随即而来的是不断的爆竹烟花腾空而放,一派繁华热闹。

  她唇角微勾,下意识的看向洛九渊的方向,没想到两人撞了个四目相对,洛九渊的眼睛真的可以用盛满星光来形容,她也不知怎的忽然就耳朵有点烧的慌,她镇定的清清嗓子,正准备开口道,“你……”

  却忽然被洛九渊打断:“小心!”

  随后就是劲风一闪,虞昭华被洛九渊推至一边,她抬眸看见洛九渊手里捏住从不远处射来的一支利箭,紧随其后的竟是源源不断的大批黑衣杀手!

  虞昭华下意识的想要拔腿就跑,她后退了数步,躲在柱子后面,腿却没再挪动半分,因为她瞧见洛九渊正在杀人,冷漠和暴虐在这一刻于洛九渊身上尽显。

  挥手,抬扇,掌击,一具具尸体倒下,一批批杀手前仆后继的涌过来,楼下一样喧闹,充满了救命声和呼喊声。

  她隐约觉得现在的洛九渊有些不对劲,他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漫天血雨落在他肩上,他甚至杀得有些入了狂,不对,洛九渊现在分明是有些嗜杀和癫狂的状态。

  她呼吸几乎要停滞,只听见有人指示道,“趁其失心状态,合力绞杀或推进河里,洛九渊不识水性。”

  洛九渊像没听到似的只是一昧的杀人,手起刀落,血腥味蔓延。

  黑衣人直接趁着众人围剿洛九渊的时候飞至他身侧,一箭射至他心口方向,只是被洛九渊侧身躲过,但力道之大直接贯穿洛九渊肩膀将他带进水里。

  虞昭华瞳孔凝住,她看到黑衣人在向水里射箭,仿佛又看见初见时洛九渊那副阴鹫的模样和今夕两人看同一片星空的祥和,还有自己欠他的两个人情。她没有丝毫犹豫,从柱子后绕过去,趁着混乱跳进水里。

  水面漆黑,但烟花如昼不断的映射水面,虞昭华无比庆幸自己会游泳,又无比担心洛九渊此时此刻会不会已经殒命。

  直到她瞧见那漆黑的长发和面具,,还有水里四溢的血腥气,虞昭华拼了命的游过去只想快点再快点。她本不该救这个变态神经病,她也没那么圣母和好心,毕竟这人在原书里想杀了女主,可是她接触到的洛九渊,她欠他两次人情。

  两人唇瓣相触之际,洛九渊似乎有所感应,他只是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无边黑暗,却恍若一束光照射进来,他便看见了他的小昭华。